從母親的離世向內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四日】我是一名新學員。修煉大法之前,因為丈夫有外遇,我離家出走,去了青島。那時是出於報復他的心:你不是找小三嗎,那我也能找,要不心裏就不平衡,就出不了這口氣!就這樣隨著社會道德下滑,我也跟著滑了下來──我和丈夫辦了離婚手續。

不過我還是萬分幸運的──二零一五年秋我喜得大法了。

我是通過弟弟得法的。雖然得法很晚,我還是很容易就走進大法來了,可能師父就是讓我在這個時候得法吧。之前弟弟也給我講過大法真相,我告訴弟弟說:「我不反對法輪功。」弟弟要給我一本《轉法輪》讓我看看。我說:「看看就看看。」沒當成個甚麼大事。

可我一看就看進去了,還挺吸引我的。當我看到「過去道家講師父找徒弟,不是徒弟找師父」[1]這句話時,我這眼淚就流了下來,哭了好長時間,哭的一塌糊塗,卻不知道我為啥哭?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書讀完了,對法理並不明白,就知道這書挺好,讓我做個好人。我對自己說:「你已不是一個好人了,從現在開始你要按真、善、忍做個真正的好人。」

我就這樣走進了大法修煉。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就太難了。母親早就煉功了,她沒有文化,也學法,可帶修不修的,特別是對利益看得比命都重要,還有點勢利眼,她的處事方式我就看不慣。她跟三個兒媳都不合,跟大兒媳好幾年都不來往。我說:「你都修煉了,你應該對誰都好啊,怎麼還不如一個不修煉的人呢?」 她衝我發火,說:「你知道甚麼?我家的事不用你管!」她就不搭理我了,我也不理她,即使跟她說話我也沒有好態度,跟她頂嘴,每天如此。因為法理不清,不知道這是母親在給我提高心性呢,我不但不感謝她,反而還怨恨她,我那時根本不懂也不會向內找,錯過很多很多提高心性的機會。

有一天母親說牙疼,疼的直叫,父親非讓她去醫院,母親就去醫院做各項檢查。做了各種檢查後,醫生說甚麼「好像是肝癌」,母親就住院了。第二天我去醫院看母親,我說:「今晚咱就出院吧,這不是你住的地方,咱們有師父在管,你要相信師父,咱們回家學法、煉功。」我這一說母親好像開竅了,說:「出院。」我們打車回家了。

回家第二天早上,父親非要讓母親再去檢查,母親又同意了。我不同意去,父親就對我破口大罵。唉,那就去吧。到總院,找個專家看片子,一看就告訴父親和弟弟說是肝癌,說:「回家吧,沒有治療價值了。」這時我也到了醫院,弟弟說是肝癌晚期,我聽到這消息,大腦反應出的是:「這都是假的,不是真的。」

師父說,「作為修煉的人哪,那個心會被這樣考驗的。在這個時候那可真是在考驗你,你到底是用修煉人去看待,還是用常人心去想。你用人心去想,那你就上醫院吧,你就看病去吧。可是哪,作為一個修煉不是那麼精進的,或者是新學員,那這又另外看了。」[2]。

到家之後,我就給母親播放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到第二天上午,我和弟弟出去講真相,中午我們回來一看,母親像丟了魂似的趴在桌子上。我問她:「你怎麼了?」母親說她的頭好像有很重的東西在壓著。於是我和弟弟又叫來了一個同修,我們三人幫助母親發正念,那天當地所有的大法弟子都知道了母親的情況,都在家幫助她發正念。

母親也和我們一起坐著發正念。母親的天目是開著的,能看見她自己的空間場。第一次發了半個小時後母親說,她的空間場黑壓壓的一片漆黑,我們又趕緊發第二次正念,懇請師父加持。發完後母親說她的空間場有一半已經清亮了。我們接著又發第三次正念。快到半個小時的時候,母親說:「行了,不用發了,空間場锃亮锃亮的了。」母親說我們發正念的時候,在她空間場跑出去兩個穿黑衣服的人,一個高個,一個矮個,還挺頑固的,大個子的對小個的說:「快跑吧,再不跑就沒命了!」

我們知道這是師父幫助我們把企圖迫害母親的邪惡因素清理出去了,空間場清理乾淨了,母親也精神起來了。

父親一看母親一下子全變了,很精神了,馬上說:「這大法也太神奇了!」我們說:「感謝大法師父吧,是師父救了母親。」我父親和母親馬上給師父下跪,磕頭。父親對著師父的法像說:「師父,您好!是您救了我老伴一命,謝謝您!過去我說過大法不好的話,請師父您原諒。」

母親說從現在開始她要好好修煉。父親這時也在主動證實法,見著熟人就說我老伴得了肝癌,是煉法輪功煉好的。

但是我們還不能放鬆,接著又發了兩、三天正念,其實我知道母親的執著心和各種不好的心一大堆,她都沒去,沒實修。白天下午發正念,晚上和弟弟就跟母親交流。我一下想起來了母親有裝老衣服,就對母親說:「您這個肝癌假相,就是你做的那個裝老衣服招來的。」弟弟問母親:「你做裝老衣服幹甚麼?」母親說等她死了好穿上,她還說她怕冷,她做的都是棉的。這時弟弟說:「行了,找到根了。明天把裝老衣服扔了。」母親說好,就扔了吧。第二天早上我就把裝老衣服扔進垃圾桶。

從這開始我每天下午和母親一起學法、交流,母親精神頭越來越足了。我們每天上午出去講真相,中午一進門母親就很快把飯做好了。吃完飯發完中午正念,我就和母親學法、交流。可是時間長了,我對母親又放鬆了,又恢復了原樣,學法各學各的。這時我發現我的自私、怨恨、看不上她的心又起來,我就趕緊用法歸正自己,發正念清除這些不好的心,不要這些不好的心。其實母親有很多閃光點,我都看不到,這就是我的自私。

可是在去年正月十六日,我的大弟弟去世了,這對母親的打擊很大。母親想兒子哭,這時你跟她交流也沒用了,她也不聽了,她甚至說:「我就這樣了,你們不用管我!」剛剛過了半年多,也就是去年七月五日母親突然離世。

母親的離世與我這顆隱藏的私心有著直接的責任。由於我的自私,總是用自己對法的理解去衡量和要求母親,沒有向內找自己,沒有為她著想,只想自己在正法中別被落下,也怕母親陷在情中不能自拔,就生硬的對待她,反而讓她有抵觸情緒。

母親離世後向內找自己,挖出了我這顆隱藏很深的私心。在正法最後時刻,我一定多學法,歸正自己,去掉各種執著,修成無私無我、為他的正覺,勇猛精進,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不辜負師父對我的期望和要求。

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