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中修 苦變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一日】我是修煉了二十二年的大法弟子。回想修煉前後,感慨萬千。修煉前,多年積累下的對丈夫、婆婆的怨恨,使我活得很累、很苦,在情中苦苦掙扎。

一九九七年我和丈夫一起走入大法修煉。剛開始得法時,丈夫很精進,參加集體學法、煉功,而我是一個性格內向的人,一直躲在家裏自己學。直到第二年的下半年,師父慈悲安排同修把學法小組安排在我家裏,我才慢慢的跟上了整體。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一夥開始瘋狂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同修們放下生死走上了天安門。一次學法我正陷入迷糊時,一個聲音傳到了我的耳邊:「到北京去!」我立刻清醒了。與到過北京上訪的老同修切磋,有了正念,知道自己應該走出去證實大法,告訴被中共欺騙的世人大法的真相。我與丈夫是搞水暖安裝的,就利用這個便利條件,走家串戶維修安裝時證實大法的美好。

在這些年講真相救度眾生中,由於沒有真正的按照法的要求去實修,遭惡黨迫害,三次被非法抓捕拘留。深刻的向內找,才發現被迫害的根本原因,就是始終沒抓住修煉的根本──向內找,修自己,對婆婆、丈夫的怨恨心、嫉妒心、爭鬥心這些人心長期不去才招來了迫害。

在家庭魔難中修煉

丈夫姐弟三人,在幾個孩子中,婆婆最疼愛我丈夫,丈夫也特別孝順,事事都順著母親,沒有自己的主見,他常說:長輩錯了也不是錯。慢慢的婆婆把她的一些不好的觀念、習慣等傳染給了我丈夫。

結婚後,我倆的事婆婆甚麼都管,我活在婆婆與丈夫的夾縫中,活的很苦、很累,年紀輕輕就得了一身病,對婆婆和丈夫的怨恨也越來越深。

二零零七年,婆婆得了類風濕關節炎,生活不方便,丈夫與大姑姐商量,把婆婆接到我家來,兩家輪流伺候。婆婆剛來時,我勸她學大法,她不信,一直使用藥物來減輕病痛,吃了兩年電視上打廣告很火的抗骨片,不但沒吃好還吃癱瘓了,胃、腸道都吃出了毛病,兩個小時藥勁一過,關節就疼的受不了。這時我又耐心的勸婆婆:趕快學大法吧,只有大法能使你解除痛苦。你看我一身病不都好了嗎?這是你知道的。萬般無奈,婆婆才捧起了大法書。剛剛接觸大法,她馬上就感到身體不像以前那麼疼了,能承受得了了,婆婆高興了,但就是不能按大法的要求修煉心性,天天求大法師父把她的病治好。有兩次,同修在我家切磋,我沒聽到婆婆召喚要小便,等丈夫回來就罵我,丈夫和婆婆一起罵,丈夫還揚言再有同修來,就把同修趕出去。我心裏很委屈,覺的我媽媽把我養大,我都沒有這樣伺候她,我天天給你接屎接尿,你們還這樣對待我!全是人心,憤憤不平,極力為自己辯解。

可事情過去後就後悔,自己修的也太差勁了。師父說:「碰到問題就找自己。魔難也不會是偶然的,絕對是要去你甚麼心,然後叫你提高的。」[1]我找出了自己的爭鬥心、嫉妒心、怨恨心、不讓人說的心等等。

還有一次,我正在廚房裏做飯,聽到婆婆在召喚,我告訴丈夫趕快去看看,丈夫拖了二十多分鐘才過去,婆婆又開始大罵:有你們這樣伺候病人的嗎?你們在那房間幹甚麼我都聽得到,我叫你們就聽不到,我不用你們伺候了,把我送回家,你天天這門串,那門鑽(指我講真相),你算甚麼好人?丈夫聽到婆婆罵我,這次明顯不是我的錯,他一聲不吭。夜裏夢到:丈夫被氣得嘴歪眼斜。我把這個夢告訴他,鼓勵他比以前做的好,畢竟表面上忍住了。我也向內找,那些人心還很重,矛盾發生後,沒有立即站在法上想問題,向內找沒有形成習慣。由於丈夫對他母親的情很重,很多救人方面的事情我倆不能達成一致,我和丈夫商量到他家的親戚家講真相,與婆婆關係好的他同意,不常往來的他就不讓我去。婆婆也怪我,多年不走動的親戚你都去?你再不要出去講,在家好好伺候我就是在救人(婆婆怕我再被抓)。

我勸丈夫,上輩子的恩怨與我們無關,我們是修煉人,所有的眾生都是師父的親人,也是大法弟子的親人,咱們不能有分別心。由於丈夫對婆婆的情太重,阻礙了他做三件事。

修去對丈夫的情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婆婆突然間不吃我做的飯(以前總是在她姑娘面前誇我做的飯好吃,大姑姐很嫉妒我),說甚麼用儀器測試過有毒。一時間家裏被婆婆攪得亂了套,丈夫也不能安心工作,一回家,聽說婆婆沒吃飯,就開始罵我,我也不知道怎樣對待眼前突發的變故,一次次把飯送到她面前,她就是不吃。有一次,婆婆坐在床沿邊,我勸她快吃飯吧,你歲數大了,不吃飯身體會受不了的。你兒子、孫子天天吃我做的飯,不都好好的嗎?她告訴我 ,不用你擔心,餓不餓我自己知道,你能看著我被毒死嗎?說著說著,她的身子就往一邊歪,我趕緊把她拽過來,她順勢倒在了床上,嘴裏喊著我的腿啊,我的腿啊!她由於常年躺著,腿很難伸直。丈夫在外屋沙發上,聽到婆婆的喊聲衝過來,正看到婆婆往床上倒,不由分說 ,舉起拳頭就朝我打來,嘴裏還罵著:「你好大膽,還敢打我媽!」我淚眼模糊的望著他,你相信我會打你媽嗎?我的肋骨被他打的疼了半個月。

多年的怨恨、委屈、嫉妒、不平全都湧上來了,感覺自己要崩潰了。恨丈夫無情無義,不知感恩,這麼多年辛辛苦苦替他伺候母親,換來的是一頓打。我剜心透骨的痛。跪在師父法像前向師父訴苦:師父啊,在這人世間沒有人在乎我,只有師父您在保護我。我躺在床上三天,不吃不喝,回憶從進他們家門,對我的歧視、不公,十年穀子八年糠都返上來了。連當年算命人說的話都返上來了:你是一個苦命人,你婆婆一家人,你怎麼對他們好也沒用,她反而說你傻,你做事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了。想到這些,真想離開這個家一走了之。

所想、所說、所做的完全是一個常人,甚至連常人還不如。早忘了自己是一個大法弟子。睡夢中,我與另一男人結婚,在台上大聲宣講:我是一個大法弟子如何如何,夢中一個男子叫寬子,叫我到他家去打工。我悟到師父點化我,有看不上丈夫的心,只是口頭上說的好,實際所做的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所為,只要我轉變心態,寬容忍讓,家裏的每一個人都會高高興興的。我知道師父在為我著急。

同修們來了,和我在法上切磋。師父在法中講:「那麼發生矛盾的時候要各自向內找自己的原因,不管這件事情怨不怨你。記住我說的話:不管這件事情怨你還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會發現問題。如果這件事情絕對的與你沒有關係,沒有你應該去的心,那麼這件事情就很少會發生在你身上。」[2]對照師父的法,我突然發現自己好像根本就沒修,只是表面上在修,其實心裏還抱著固有的觀念不放,並沒有從根本上改變自己,實修自己。師父說:「不修這顆心,誰都上不去。」[3]

我深刻的向內找:自己有看不上婆婆、丈夫的心,嫉妒丈夫總是聽婆婆的,怨恨丈夫從來不為我著想。以前所做的表面上的付出,只是求得丈夫對我的認可,想讓他說我好,求名的心也太強了,一旦矛盾發生時,這些隱藏的很深的人心全部暴露出來。為甚麼打我,丈夫對母親的情太重……

我何嘗不是這樣,對丈夫很深的情,在家裏甚麼也不讓他擔心,吃飯連筷子都給他放好了。追求常人的美好生活,總希望他聽我的,不聽就憤憤不平。在這強大的自我、黨文化、色慾心的驅使下,變的越來越自私。

我放下這些人心,三天過去後,還和以前一樣照顧這個家,從新做好。丈夫決定由他姐姐每天給婆婆送兩頓飯,照顧婆婆。這天,我對丈夫說:媽出現這種情況,咱不能連累姐姐,是咱倆要過的關,一定要闖過去。丈夫也不理我。

一個月後,因為大姑姐的兒子要結婚,不能再來照顧婆婆。丈夫決定買飯給婆婆吃。我從法理上與丈夫切磋,告訴他,這是師父利用母親去我倆對她的情呢,不要再買了,媽甚麼時候餓了,我們甚麼時候就餵她,你不按法的要求做,會把這魔難時間拖得很長。丈夫沒好氣的說:那不是你的媽,吃不吃你不在乎,我不能看著我媽挨餓。半個月後,丈夫到菜店買菜,把給婆婆在超市買的飯放在櫃台邊 ,讓菜店的店員瞅著,沒過五分鐘十五元的飯被人拿走了。回家告訴我,我說師父點化你不要再買了,趕快放下親情,再怎麼孝順也不能天天買飯給老人吃,這不是長久之計。這時我腦子裏返出師父的法:「靜觀世人,為幻所迷。」[4]我放下心來,甚麼也不說了。

有一天晚上,婆婆說想吃包子,丈夫去買,買回來她又不想吃了,又想吃米飯,端給她,她又不吃了,來來回回好幾次,最後想吃粑粑,已接近九點,丈夫趕快頂著風雪去買,買回來,她又不吃了,折騰到半夜,丈夫被他母親搞得疲憊不堪。躺在床上一聲長嘆,唉,我沒辦法了,吃不吃由她。接著,頭疼的抬不起來了。婆婆不用我管她,怕我下毒。

被逼無奈,丈夫只好按我說的去做,放下心,婆婆甚麼時候想吃,甚麼時候就餵她。修煉的路走正了,婆婆慢慢的也吃我做的飯了。正如師父所說:「正法傳 萬魔攔 度眾生 觀念轉 敗物滅 光明顯」[5]。我倆的觀念轉變了,婆婆背後的邪惡也解體了。

師父幫我把怨恨的根拿掉了

婆婆在去年十一月份去世,在送婆婆走時,子女給老人磕頭,我告訴丈夫,咱們按法的要求做,不要磕頭,咱們用佛家的禮儀對待,而丈夫礙於他姐姐,還是給婆婆磕了頭。晚上,在大姑姐家,大姑姐惡狠狠的對我說:我太恨你了,你不讓我兄弟磕頭,你和我姪兒不磕都行,就我大兄不磕不行,因為他是我家的老大。我當時嘴上雖然沒說甚麼,但心裏也有些不自在。我把師父講的法理,解釋給大姑姐和姐夫聽,最後他們都不說甚麼了。

回家後,心裏那個不服氣的念頭返上來了,怨丈夫看著他姐姐對我那樣,一聲不吭,你也明白法理,哪怕在他姐姐面前說句公道話,他姐姐也不敢對我那樣。我事事為他分擔,他卻看著他姐欺負我。這樣的男人有甚麼用?從那天起,我與他很少有話說,在法上也說不到一起,漸漸的我倆誰也不理誰。我每天早上自己起來煉功也不喊他,還用師父的法為自己開脫:「沒有人強迫你、逼著你修的,修不修是你個人的問題,也就是說,你要走哪條路,你想要甚麼,你想得甚麼,誰也不會干涉你,只能勸善。」[3]我一直在拽著丈夫,我也該放下這個心了。有一天,兒子告訴我,他做了一個夢:夢中看到我用大被蒙著頭,病的很重,在外屋有一個大姨,像同修又不像同修,在悠閒的看著山水畫。你病得那麼重,她卻不管你,真想把她趕出去。

聽了兒子的話,我甚麼也沒說。心裏明白我和自己的人心較上勁了。就在當天,我家樓梯角有一塊用過的窗紗網,開始覺的奇怪,哪來的?馬上明白了,是師父點化我修煉中有漏,還有沒消去的業力。我悟到和丈夫打冷戰是不符合法的標準,同修也勸我,不能落下他。我知道師父在為我著急呢。我滿眼含淚,站在師父的法像前發誓:師父啊,弟子錯了,原諒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吧,我一定放下自我,消除與丈夫的間隔,不做舊勢力高興的事,不許舊勢力干擾丈夫修煉,他雖然不精進,只要在法中,他心性會慢慢的提高上去。

師父看我有悔改的心,就給我創造條件。當天晚上,他本來五點下班,七點半才回家。我問他怎麼這麼晚才回來,也不打電話告訴我一聲,你心裏還有這個家嗎?他說到他姐那裏修理自來水管,以後有事晚了,我會告訴你的。

一個多月的間隔消除了,我和他又像以前一樣,每天早上一起煉功、學法。第三天,我在睡午覺時,一陣熱流通遍全身,好多不好的物質,一下排出去了。過了一會,全身又「刷」的一下,不好的物質又被排出去了。我頓時感到天清體透,太美妙了!感恩的淚水奪眶而出。謝謝師父幫我消掉了生生世世的罪業。我對丈夫的情、怨恨心全沒了。師父在法中說:「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3]

心性提高了,我以前胸口憋氣的現象不見了。丈夫由於我的改變,他的倔脾氣也改了很多。家裏一片祥和的氣氛。

回想這些年走過的路,每一關每一難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保護,所遇到的魔難,都是自己的業力所致。修大法,改變了我這個苦命人的生命道路,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把我改變成身心健康的有福之人,還賜我「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這宇宙中最榮耀的稱號。佛恩浩蕩,弟子無以回報,只有學好法,實修自己,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加拿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新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