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證實法的項目中實修自己 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六日】

一、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是比較傳統,性格很內向的人,結婚以後,丈夫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家庭不和睦,剛一個多月,就拿搓板打我,孩子出生兩個月,就送去托兒所,婆婆為了不幫我看孩子,有意找茬和我打架。丈夫動手打人不分部位,一次拿放在自行車上的木頭小坐直接打我頭部,當時我眼冒金星,小坐由中間斷開,致使我三個月痛傷部位不能挨枕頭睡覺,又氣又恨,怨老天對我不公,這麼多年處於痛苦之中。

由於心情一直不好,鬱悶、無奈、無助,整天吃不好,睡不好,承受不了心裏的各種壓力,患了血管神經性頭痛,時常胸悶氣短,那時候不想活了,打離婚嫌丟人,思想總是在死亡線上掙扎,自己有個好歹,孩子怎麼辦?每天堅持上班,覺的又苦又累。

一九九五年,經我妹(大法弟子)推薦,聽了師尊的講法錄音,我找到了人生的真諦,讓我明白了因果的關係和生存的意義,也許是我上輩子欠他們的吧,業力輪報。我對照真、善、忍,要想修煉法輪大法,就必須放下自我,去掉怨恨心、爭鬥心、不平衡的心。

婆婆是農村老太太,沒文化,不能和她斤斤計較,但我內心世界翻江倒海,感覺這麼多年受到的委屈,幾日的反思流了很多眼淚,我戰勝了自己,選擇了大法,已經十幾年不和婆婆走動,這回主動去看望婆婆,給她帶去了大法的美好。後期在醫院照顧婆婆也是發自內心的,接屎接尿沒有一絲怨言,病友還以為我是她的閨女呢,婆婆說是兒媳婦,病友都讚賞的看著我。

從一開始修煉法輪功,我多年的頑疾血管神經性頭痛不翼而飛,胸悶心慌氣短全部消失,每天身體輕飄飄的,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一樣,那種感覺真是太好了。如果不是我選擇了大法,家庭就破裂了。丈夫隨著時間的增長也發生了變化。

就這樣,自一九九五年我走入了大法修煉,師尊給了我新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二、實修自己,向內找是法寶

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做手機項目,由一開始的發短信、打語音、發彩信、自動電話講真相一直堅持到現在,以前因為給同修改串號,家裏買了一輛汽油的四輪車。不管哪個省的,哪個地區,都能接收到語音真相電話,有的接聽者做了三退。

由於大家都打電話,出現問題解決不了,我又選擇了手機技術項目,和同修請教手機技術,而技術同修不知甚麼心態,教了一點,就說:「這就夠了,教多了,你消化不了,這就夠你忙活一陣了。」當時我的自尊心受到了傷害,心想「教多少我都消化得了,我不是一般的人。」心裏感覺特別不舒服,乾著急沒辦法,幾次都是這樣,幾次想打退堂鼓,不想參與手機項目,還省心。

可我又一想,很多同修需要我,我不會因為同修說了這些觸動我了,我就放手不做了,這不符合師尊的要求,不符合法,同修的言語肯定是有我提高的因素,不應該計較同修的言語,把它當作是好事,向內找,去我甚麼心呢?有時自己很強勢,執著自己,自以為是,有瞧不起別人的心,想到這些,我心裏沒有了不平衡的心,放下了自我,感覺輕鬆了,就做自己該做的事情,排除一切干擾,我想師尊加持我。

拿著真相手機一項一項的打開,並把設置的選項記錄下來,掌握了一些技術就開始練習,重裝真相手機,就這樣,用了幾天時間克服了困難,自然就順利的會操作安裝及刷機等其它設置。然後,我分片找一個同修教他技術,讓同修負責他們那一片,解決了同修出現問題找技術同修耽誤的時間,解決不了的再由我處理。

有的同修手機給他刷機設置好了,沒過多久又拿回來了,我不為所動,不埋怨同修,耐心再查找原因,因為我的這點小技術是師尊賜給我的,因為我有為同修解決困難的心。也有我沒遇到的情況和問題,師父為了節省我的時間,在打坐的時候,就突然來了一個靈感,一個念頭,我知道這是師父的點悟,果然按這一念頭操作,問題就解決了。發自內心的感謝師尊對我的保護和引導,謝謝師父。

一次,同修找到我說:自動電話套餐打的不夠數,肯定是經銷商做手腳了,讓我和買卡的同修說說,我說:「行,遇到問題,我們首先應該向內找,多發正念,按照明慧要求的去做。你們打套餐一千分鐘沒出兩三天就打完了,都是在家打,一打就是一塊電池打到沒電為止,這樣時間長了,容易封卡,一封卡,可能涉及到其他同修的手機號,明慧文章關於打自動電話也多次提示過安全問題,改變一下你們打電話的方式吧,過後我和買卡的同修念叨念叨,這是大法資源。」

話音剛落,同修帶著反感的語氣說:「我們這麼多年就這麼打,上外面打電話,沒空,沒時間,我發現你和賣卡的是一夥的。」

我聽了很震驚,同修買卡有時也存在安全隱患,同修正念強,沒出現大問題,應該理解,我給你們電話卡送來,還和賣卡的是一夥的了?不平衡的心就起來了,可又一想:發生矛盾不是偶然的。淡定,淡定,平和的心態,不動心。

同修就像一面鏡子一樣,我說話的語氣肯定是不平和的,刺激我了,就有我提高的因素,平時自己也很強勢,執著自我,也有願聽好話的心,同修打自動電話的心是好的,雖然有些急躁,也是打電話救人心切。不管同修說甚麼,耐心解釋、耐心溝通,遇事向內找,不為所動,歸正自己,放下了不平衡的心。心裏陽光了,好像甚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確實套餐卡有時不夠數,同修也有打超數的時候,出神跡。我們也要總結經驗,多發正念,排除一切干擾打自動電話的黑手亂鬼及一切不正的因素。通過交流,同修認識上去了,每天打半小時,並按明慧的要求去做,自動電話打的正常了,三退的人退的也多了。

三、講真相救人是我的使命

現在的世人都受黨文化的洗腦,好多人不明白真相,混淆是非,對法輪大法逆反,敵視,甚至做了很多壞事迫害大法弟子。為了讓眾生儘快明白真相,近幾年我一直講真相救人。

師父告訴我們:「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1]。世人受邪黨迷惑中毒太深,作為大法弟子必須挽救眾生,快講清真相。我只要一有空就帶著真相資料去救人。一次,我和一大哥說:「看書嗎?法輪大法的(真相),特別好,送福,」因為我送給眾生的真相資料都帶有包裝,裏面夾兩三個單張,單張裏面肯定裝一個「走出思維誤區 選擇美好未來」,「給有緣人的一封信」,「看清形勢選擇未來」,「法輪功在中國完全合法和美國政府的決定」,與每個人相關的社會焦點問題解答,封面放一個大「福」字,色彩漂亮,後面加一個「護身符的故事」,當眾生看到吉祥的禮物,有一種愛不釋手的感覺,說:「你們發的東西變了,還帶有塑料袋」,意思很滿意。

我覺的不管做甚麼事情,用心去做,世人是有感覺的,裏面放一個大福字,大多數人欣慰,不會拒絕的,因為他們覺的吉利,福來了。有的人很感慨的說:「我知道這都是你們自己的錢,你們太辛苦了,很不容易。遇到不明白真相的還說難聽的話,甚至罵人、舉報,你說幹這事的人多缺德,肯定遭報應,你們可得加點小心啊,把人看準了。」我很感動,真的很感動,我說謝謝你,謝謝你的理解和支持,他說:「真的,你們都是好人,遭到了不公正的待遇。發資料千萬要加小心,注意安全。」我再次道謝。

還有一次和一大哥講真相,他直接就問:「你是退休的吧?」我說「是」,他說「共產黨給你開著工資,你們還反對共產黨?」我說:「不是共產黨給我開的工資,是我勞動所得,共產黨沒有企業,是個企、私企養活了共產黨,個私不上稅能行嗎?咱們生活用的所有食品、物品等,都是上了稅的,咱們老百姓都是納稅人,以前我在單位是管工資、管獎金的,工資獎金超過八百元按百分比上稅,工資每月扣養老保險,都是自己存的錢,怎麼說是共產黨給開的工資呢?」他無語了,我又和他說:「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煉法輪功,大法師父的褒獎三千多項,教人向善何罪之有,法輪功乃千古奇冤,無辜的被非法關押、判刑、勞教,死傷大法弟子成千上萬,我們做好人,按真善忍辦事錯在哪裏了?共產黨腐敗透頂,打擊善的一定是惡的,它壞事幹絕,早晚解體,我們為甚麼和你們說這些,是為了讓你們能夠得救,退出黨團隊保平安,沒有任何訴求,就是為了你們平安有美好的未來。」他說:「你說的這些我明白了,說的挺有道理,這共產黨太腐敗了,人所共知,我不能和它站在一起,趕快起個化名退出黨團隊吧,我選擇平安。」一個生命得救了,我很欣慰。

有一次我非常感慨,同修看到路邊門口外有一和洋灰的大哥,上前問到「送給你一本書看嗎?」他用不善的話語說「不看」,我又上去和他講,他也拒絕了我,這時我看到院中側面有四人幹活,我想得救這四個人,不能錯過。我和同修提議說:「我們發正念,一會救他們。」同修說:行。我們發出強大的正念後,再返回去的時候,房東不在,回屋內了,我們順利的和這四人交談,其中一人說:「給書了,還寫點甚麼嗎?」我說:「自願,願意寫就寫,不願意寫就不寫,我們是為了你們好。」因為以前碰到過真相資料接受了,一提三退就不要書了,所以就沒提寫甚麼,可他主動又說:「不寫點甚麼?」我說:「你原來入過黨團隊嗎?」他說:「入過團,入過隊。」然後起了化名做了三退,有兩個人也很高興的退出了少先隊,另一個沒上過學,也送了福音。這時房東出來了,說到香港百萬人怒吼,這是最新消息,他說:「你是中國人嗎?」我說:「我們都是中國人,香港人為啥怒吼,肯定是有原因的,國家憲法有知情權,你不用聽電視這邊說的怎麼樣,咱們都有頭腦有思維,你分析一下,辯證的看問題,咱們都有辨別是非的能力。」同修說:「愛國不等於愛黨。」我說:「發了這四本真相內容都不一樣,沒事看看吧。」他內心起了變化沒言聲。我說:「我給你點個讚,為啥給你點讚,是因為你挺有善心的,我們來你院內,沒阻止我們講真相,有的人就不容納我們,大哥,你做的挺好,點讚。」他甚麼也沒說,認同了。

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加持弟子救人,為弟子排除干擾,給予我們方便,才順利救人,其實救多少人都是師父在加持我們,只是我們動動嘴,沒有師父的保護,我們能做甚麼?師父每次都把有緣人送到我們身邊,並看護我們。感謝師父慈悲的呵護,繼續做好三件事,不管遇到甚麼樣的人,認同或不認同大法的,我們都不動心,就做自己該做的三件事,兌現史前誓約。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快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