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執著 修出慈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九日】修煉大法前,我是一個在單位不怕事的人。不是蠻不講理,而是,特別認真,得理不饒人。但是同情弱者,好打抱不平。嘴巴也是能說道、會講理的那種。反正那些想搞歪門邪道的人見到我都會發怵。

一、沐浴在佛光中的我

二零零九年,一次偶然的機會,我遇見了同修A給我講真相。開始就想反駁他,可是轉念又一想,先聽聽他都說些甚麼,聽完了再一一反駁他也不遲。聽著聽著,我居然明白了:法輪大法是正法!不是邪黨造謠抹黑的那樣。我一句話也沒說,就那麼靜靜的聽。從來都沒有的那麼安靜。後來經過多次接受真相後,我不僅做了「三退」,而且還願意學法修煉。現在知道,這都是機緣註定,太幸運了!

我是住在單位宿舍,和A在同一個小區,平時比較方便見面。當時,由於沒有書,他幫忙找了一本舊的《轉法輪》,又要求我背誦《洪吟》。所以,就手抄。在A家看著他幫忙抄寫《洪吟》、《洪吟二》的樣子,真是很安靜、祥和。一種久違了的狀態;彷彿回到了古時候讀書人的書房。心裏想著:現在世人哪個還會這樣安安靜靜的在家寫字讀書的,這個法我一定要好好學。

那時,我也學著A的方式講真相、發資料。每天走很遠的路也不覺的辛苦,總是樂呵呵的。心裏那個高興啊,不知不覺中便生出了歡喜心,就是知道不應該,也抑制不住。通過學法,慢慢的冷靜下來了。

後來,又有兩位老年同修過來一起學法。由於她們都是有常人家屬的,家裏不方便,所以,我就主動提出上我家學法(兒子住校,一週才回來兩天)。從那以後,我就開始不斷的清理房間,打掃衛生,騰挪地方,添置家當;把燈泡換的又亮又柔和;好讓大家學法看的清楚。做這一切都是樂呵呵的發自內心的,這一堅持就是十年。本地許多同修都來我家學過法,那個場越來越純淨、祥和,木地板越來越光滑細膩(好幾次學完法收拾坐墊時差點滑倒),應該也是隨著修煉人的層次提高,能量場的被加強,也被高能量物質代替的結果吧,大家都覺的我付出的比較多。可是,我一點也不覺的自己有付出的感覺,反而有得到很多很多的受益的感覺。因為,這一切都是修大法,師父給予的,也不是給我的,而是給他的弟子們提供的修煉環境。我只是個守廟的小和尚而已。從二零一七年起家裏家外優曇婆羅花不斷的盛開,窗戶玻璃上、紗窗上、衣架上、電視機屏幕上、買菜時辣椒上、買水果時枇杷上。整個家和我都沐浴在佛光中,非常慈悲、祥和。

非常奇特的是:兒子不相信,偏偏讓他放長假回家時看見,電視機屏幕上整整齊齊的十一朵優曇婆羅花排列成正方形。辣椒上是一天我在市場買菜時,給一位賣菜的老人講「三退保平安」。老人說沒有入過黨團隊,我還是特別慈悲的、發自內心的告訴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送給她一張護身符,老人非常感謝。離開後到賣辣椒攤位看別人選辣椒時偶然發現的(出了慈悲心)。枇杷是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買水果準備敬師父、並祝賀法輪大法日和師父生日的,老闆娘讓我自己挑,我說:你隨便給我摟一斤就是了。就在她幫我摟第二下的時候,忽然發現一顆枇杷上長滿了優曇婆羅花,激動的我趕緊謝謝師父慈悲,合十。(放下了利益心、挑剔心,修出了善)更奇異的是,因為擔心枇杷糖分、水分多,容易變質,影響婆羅花,於是就請求師父將枇杷的水分、糖分收幹吧。第二天,敬香時,奇蹟就出現了:枇杷已經乾枯到只剩皮包核的狀態了,而且比正常時的核還要小一半。也就是,核內的水分也沒有了。但是一簇婆羅花卻亭亭玉立、完好無損。至今還在那裏靜靜的開著。這是多麼的神奇啊!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只有大法弟子才能體驗到,甚麼是心想事成!佛光普照!弟子感謝師父的無量慈悲!合十。

二、在家庭矛盾中過關、提高

再說說我的娘家人。妹妹是我一開始講真相的人,可是,由於修煉剛剛開始,我心性沒有提高上來,她不但不接受,反而告訴父親及全家人。接到父親打來的電話,要我馬上過去一趟。面對家人對我修大法的不理解,也耐心的給他們講真相。可是,全家人像開批鬥會一樣,根本不讓我說話;一致認為我反黨,甚麼邪黨給你吃、給你喝、給你工作、給你分房子;跟文革時鬥地主、資本家的場景一樣,完全沒有我說話的份兒。當時,就只知道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要忍。但是,委屈的淚水猶如泉水般湧出。母親,一言不發,只是做飯,也讓我好好吃飯。反正紅臉、白臉都有人唱。就是希望我放下大法修煉!我知道這是對弟子的考驗,絕不放棄。回到自己家又和同修說了剛剛發生的事,委屈的淚水再一次嘩嘩的流,這是含淚而忍。沒辦法,當時的心性只有那麼高。

事隔一年後,兒子也給我一次考驗的機會。有一天晚上,兒子說我:你就只知道看你們的明慧網,所以只接受那些灌輸、洗腦;你要是多看看其它的網站,就不會這樣愚昧了。建議你多了解了解其它的說法,如何如何……當時那個人的愛面子心,使我很受傷害,又不能反駁,因為他是常人,我是修煉人;不可能和他計較。但是,也在想:是不是應該如他建議的那樣多看看其它的東西,現在這樣確實是只接受了大法。會不會最終上當受騙呢?這時師父的一段法立即打到我的腦子裏:「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將來還會給你出現這種情況,給你造成這種錯覺,讓你感覺到他好像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堅定下來。你說你必須堅定不移,這樣的心,到那時候你真能堅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為你的心性已經提高上去了。」[1]使我全身一震,這是在考驗我呢,我是真修弟子,一定堅修大法不動搖!就是信師信法!(現在知道當時的不正確想法也是舊勢力強加的,是假我,而非真我。應該徹底否定、清除。那時的層次有限,根本不懂這樣做。)

二零一九年七月的一天,我回家看望父母。聽父親說起香港大遊行的事,完全是邪黨的邪惡宣傳、造謠抹黑。立即用我了解的真相告訴他是怎麼怎麼回事,一來二去的,老爺子冒火了,「呼」的一下站起來指著我罵:甚麼反黨、甚麼吃飽了沒事幹、我們沒有你這樣的女兒,從此以後別回來了,這個家不歡迎你,你再不走我們就打110報警,還要和你脫離父女關係等等。他越說越氣,那真是氣的發抖啊(父親是單位聞名的好脾氣,一般不容易發火的),今天這是怎麼了,好像掘了他祖墳?母親一看老頭子氣成那樣,也慌了,趕緊讓我走,也不留我吃飯了。但是,不是好好說的,而是罵我沒良心,不懂事,老頭要是氣出個好歹來一家人怎麼辦?我們兩個都有高血壓,你把我們氣得血壓升高了怎麼辦?你滾吧!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疾風驟雨,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守住心性!解體舊勢力的操控與迫害,不能讓它製造家庭矛盾的安排得逞!舊勢力企圖操控我的家人對大法犯罪,同時又把修煉人往下拖;然後讓家人犯病嫁禍於大法弟子,給大法抹黑。我的家人不會因此而血壓升高,導致生命危險。這些不是師父的安排,弟子不要也不承認。

但此事因我而起,所以要向內找,要負責任。可是,殊不知我一言不發、紋絲不動發正念的狀態,又被他們誤解為有意與其對抗………老太太也氣得發狂,舉起右手就要打我,我勸她冷靜一下,不要這樣,但老人已經失控,再次舉起右手,掄圓了胳膊就是一記響亮的耳光,沒等我回過神來,左邊又是重重的一個耳光,再來一下,三個結結實實的耳光落在我的臉上。但是我心裏沒有一絲怨恨,清楚知道,這是他們背後有邪惡因素操控所致。而且當時想起一件事:一週前,我告訴母親大法修煉人按照大法師父要求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1]當時她不相信,還說:「那我打你一下試試。」我說可以。她瞥了撇嘴,還是不信的樣子。因為當時氣氛很和諧,她也就是假打了一下。今天可能就是一個考驗吧。我就是要用在大法中修煉出的慈悲,好好的在家人面前證實法。想到這裏,心裏為自己能做到如此境界的「忍」,完全不動心而感到高興。但是,還是被攆出家門。因為不放心老人的狀況,所以,被關在門外也沒走,繼續發正念;直到有人上樓才離開。

師父啊,弟子知道,今天能走過這一關,都是師父慈悲加持正念的結果。弟子心性提高了,在這樣的關難中能做到心不動,還能想到對方(傷害我的人),還能想到維護大法、證實大法。這是修去了為私、為我,修出了善和慈悲。

事到此時考驗還沒有結束,我沿著回家的路默默的走著,就像剛剛從戰場下來一樣,感到一陣疲憊,惋惜。惋惜家人的迷茫與固執。疲憊是剛剛經歷的一場正邪大戰!當經過同修家時,有一個念頭:去她家坐一會兒,和她說說今天的事。轉念又一想:不對。為甚麼想去說說,是甚麼心讓我去,是求安慰的心。為甚麼需要安慰?是委屈嗎?我沒有。這些都是常人心,我是修煉人,沒有這些心。那麼又是舊勢力弄來的假我!立即清除、滅盡!空間場頓時清亮了,剛才的疲憊感甚麼的都沒有了,整個人都變的神清氣爽了。

修煉的路上,各種過關、過難的事多的數不勝數,由於篇幅有限,僅交流到此。

感謝師父!感謝明慧網給我們大陸大法弟子這樣一個交流機會,希望大家能在交流中整體提高,整體昇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