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晉職稱去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七日】我今年三十九歲,十六歲時就和大法結緣了,那是一九九六年,我剛中考完,那是第一次看《轉法輪》,一下子就翻到了「業力的轉化」,覺的這本書怎麼這麼好啊,可是由於當時爭鬥心太強,加上「無神論」的阻礙,並沒有深入去看。

十七歲時,我患了嚴重的皮膚病,非常影響高中階段的學習,那時父母都得法了,建議我也看看《轉法輪》,我看了大概兩週的時間,非常嚴重的皮膚病,就完全好了。喜悅的心情無以言表,但因為長期住校,高考的壓力很大,沒有集體學法的環境,不會修心,也不會向內找,看了三個月後,就逐漸的放下來了,只是偶爾翻看一下。想著等高考完放假了,一定回家好好學法。

可是沒想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九日高考完,準備好好學法時,邪黨對大法鋪天蓋地的打壓、污衊、造謠開始了。父母和周圍的人也在思考,我更是不知所措,逐漸脫離了大法。那個時候,覺的天地間一片黑暗,心中常常布滿愁雲,在人間雖有短暫的樂趣,可總覺的生命在混沌中漂泊,沒有著落,充滿苦悶。

二零零三年,母親因修大法被惡人綁架、誣判,內心的痛苦更是難以表述,就麻木著生活了一天又一天。沒有大法照亮的人生,是多麼可憐,多麼無奈啊。

到了二零零七年,我覺的自己脫離大法的這些年中,做了很多錯事,如果再這樣下去,我就沒救了,人世間的繁華、名利情在誘惑著人,讓人一步步走向毀滅,我想結束這無望的絕境,不想再這樣下去了,我知道只有大法能拯救我脫離苦海。那時候,我下定了決心今生堅修大法,也知道自己當初得法時,是沒有堅定的意志,沒有真修的決心,而導致離開大法。

這年的寒假,我回到家,第一次把《轉法輪》通讀一遍,真的是醍醐灌頂般的感覺,內心的震動、感激、喜悅無法描述:慈悲的師父一直沒有放棄我,也沒有離開我,這一次,我一定握緊師父的手,跟隨師父回家,不能掉隊。

在真修的這十一年中,突破了家庭的關,突破了晨起煉功的關,修去自己的爭鬥心、妒嫉心、黨文化,感覺到自己在一點點的昇華。我把自己在近三年晉職稱過程中修煉提高的過程寫出來,向偉大的師父彙報,和同修交流。

二零零八年碩士研究生畢業後,在師父的安排下,我順利進入省級三甲中醫院工作,當時一起來到單位的同事私下問我:你來這兒找的誰?花了多少錢?我都愣了,心想這還需要找人花錢?後來才知道,一起來單位的十幾個人中,要麼研究生導師就是這個醫院的,要麼就是「找關係」進來的,至於花錢多少,各人不一,只有我一個人,沒有找人沒有花錢,面試完,就直接進入單位。在這個「混圈子」的時代,我簡直就是唯一的例外,我知道這是師父的安排。

按照年限,我二零一五年就該晉升副主任醫師了,因為指標太少,需要晉升的人太多,所以每年競爭都很激烈。我覺的自己作為修煉人,要看淡名利,能不能晉上職稱,都無所謂,但內心深處覺的還是晉上了好一些,因為作為臨床醫生,職稱也是對自己水平的肯定。

所以病人多的時候,就一心一意治病救人,緣份大的病人,就講真相勸三退,病人少的時候,就讀中醫古籍,提高自己的中醫水平,業餘時間,堅持學法背法,沒有在做課題、發文章上花費太多時間,沒有自己主持的科研課題,發表的文章也是剛剛達標,科研和獎項是一個短板,晉職稱不佔優勢,所以就沒報名。

但是,一個了解真相的同事,對我這種態度感到不解,同學間也有些不理解,他們覺的我修煉的很「傻」。後來我悟到:我不參加晉升,會引起世人對大法的誤解,會認為大法弟子的看淡名利不爭不搶,是與世間格格不入,是不上進,是逃避現實。我應該堂堂正正去參評,甚麼時候評上了,就上,如果評不上,就一直報名,這也是符合常人社會狀態,讓世人對大法和大法弟子有一個正面認識。

擺正了基點,二零一七年,我報名參加評選。結果量化考核評分排名中等略靠前,本來打算直接放棄第二輪評選的述職,那個同事一直鼓勵我,並親自帶著我去找各個評委拉票。她說歷年參評的人述職前都去找評委,把可能是評委的人都找一遍,和他們打招呼,有的人這個時候就給最有可能的評委(一般是院長或書記)送禮送錢,這樣述職報告完,最終的排名會往前提,這是「潛規則」。送錢送禮,我知道不符合法,肯定不會做,找評委的事沒有多想,就在同事的帶領下,挨個打了招呼。結果落選了,也在意料之中。本來一年能晉上職稱的人就很少,所以我也沒甚麼心理波動,覺的自己也看淡名利了,這樣的結果也無所謂。

二零一八年,我又報了名,量化評分排第六名。這次我悟到:找評委打招呼,既然是潛規則,說明並不是正常的程序,大法弟子不能走潛規則,應該堂堂正正的按正常程序走。所以我一個評委也沒去找。述職報告完,結合兩次打分,我總分排第十一名,一共十四人參加晉升職稱評選,我肯定晉不上了,也就沒有下文了。

表面看來是和二零一七年一樣,因為我科研得分太少,加上沒有和評委們打招呼,導致第二輪評選打分靠後,排名從第六名落到了第十一名。但這次心裏很失落、很難過:突然感覺以前的付出似乎都歸零了,都被否定了,像我這樣不願意在科研上花費時間,沒有科研支撐的醫生,難道以後別想晉上職稱了?

再者我修大法,選擇的是最正確的一條路,研讀中醫古籍,提高醫療水平,為病人負責,做好領導安排的那些別人都不想做的工作,這都是修煉,都很努力,為甚麼還晉不上?

再一想,這不是有目地了嗎?難道自己的工作,自己選擇的生活方式,都是為了晉職稱嗎?肯定不是,那是為了甚麼呢?為了證實法,走出一條最正的路。這條路,也是我修煉的路。我所處的環境,就是我修煉的道場,我所做的事,都是盡可能按照法在這一層次中的標準做的。

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師父給你安排的道場就是這樣的,自己還沒有讓身邊的同事、接診的每一個病人都明白真相,沒有把這個場變成一個正的場、一個修煉之場,肯定是沒有做好,肯定是不合格的,要想著怎麼去做才能達到法的標準的要求,而晉上晉不上職稱,對修煉人根本不重要。這樣一想,一切都釋然了。

二零一九年三月,我科室一個也要晉職稱的同事,被評為「三八紅旗手」,還獲得了省級科研成果二等獎,我知道後,心裏有隱隱的不開心。我靜下心,仔細查找,這個不開心是甚麼?我為甚麼會不開心,是懷疑自己的工作方式有問題嗎?是因為自己沒得到,擔心影響晉職稱嗎?是羨慕嗎?是妒嫉嗎?

在管病人的同時,搞科研,做課題,這是目前醫療界的大環境,也是晉升的最大資本,但耗費的精力太大,我如果一門心思在這條路上走下去,勢必耽誤學法修煉的時間,更沒有精力做好三件事。可是如果沒有這些,領導會認為你除了管病人,別的沒甚麼本事,就會安排一些別人最不願意做的、最繁瑣的工作來做,這些工作往往需要付出很多精力,卻對自己的業務提升、職稱晉升都沒有用,往往還被領導批評,同事埋怨,所以都沒人願意去做。

在科室的八年裏,這些工作都讓我一個人承擔,也讓我心裏很苦惱。但是仔細想想,這也是修煉的過程啊,師父講過「小和尚越吃苦越容易開功,那大和尚越享受越不容易開功,因為這有個業力轉化問題」[1]。所以我做的是「燒火做飯的小和尚」所做的工作啊,那就安安心心做好它吧。所以我選擇的工作方式是沒有問題的,我走的路是最正的。

羨慕和擔心晉職稱更不可能,因為我已經看淡了這些名利,而且經歷了兩次晉職稱,我覺的自己對職稱已經完全看淡了。那我為甚麼不開心?感覺自己還是有妒嫉心,但這些年我在去妒嫉心上也下了很大功夫,為甚麼還妒嫉呢?

我仔細審查自己的內心,找到了我不開心的根源:我是擔心沒有這些外在的「光鮮」的榮譽,別人尤其是我研究生的同學、導師等等,他們會對我有看法,進一步對大法產生負面影響。這種擔心看似冠冕堂皇,似乎為大法著想,實質上,根子上還是自己對名利的執著,只不過這顆心隱藏的很深,藏在「我得不到名利會影響世人對大法的看法」這一藉口和掩飾之後,以「大法」為藉口,本質是自己對名利有執著。

在晚上的背法中,把這一執著看清了,因為背法時,師父突然把一念打入我的腦中:修大法是人生中最最最重要的事情,是生命來在世間的根本目地和全部意義!我把人生中最寶貴的時間用來修大法,同時讓世人明白真相,做一個為他的生命,我應該為此感到無上的幸福和榮耀,世人(包括我的親朋好友、關心我的研究生導師)不會因為我沒有得到世間的名利而對大法有誤解,因為他們都有明白的一面。是我心中有執著,所以才擔心世人的誤解。

認清這顆人心之後,我覺的自己一下子輕鬆了,感到對名利的執著又去了一層,萬分感恩偉大的師父,讓我在修煉的路上又昇華了一點。

轉眼就到了二零一九年五月,第三次晉職稱報名,今年報名時間只有三天,我到最後一天的中午才偶然得知,下班就截止報名了。這次的晉升,我感覺自己的心態非常好,能否報上都無所謂,但是既然決定夠條件就參與,那就還試著去報名吧。所以得知快要截止的消息後,就快速進行,網報,準備材料,打印材料,遞交材料,到了下班那一刻,剛剛好,報上名了,像趕車一樣的搭上末班車。

五月二十一日,量化評分公示了,今年依然排名第六,但前面有一個不佔指標,相當於排名第五,共十四人報名,也就是說,如果有五個指標的話,很有希望能晉上。五月二十三日下午述職。許多關心我的同事都說我去年名次從第六降到第十一,主要原因是沒找評委,沒和領導搞好關係,所以這次一定得去找找領導。還告訴我,誰誰已經準備請領導吃飯了,誰誰找某書記、某院長了,即使不找書記院長,也得和科室主任說說,請自己科室主任多多關照。

我想我的人生,包括宇宙中的一切都是師父在安排,修煉人怎麼能請常人關照呢。我的心很平靜,很坦然,因為我知道,結果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怎麼去做,是否按照大法的標準來衡量,是否按照大法去做,因為我走過的路,將會是世人、後人的典範,我們留給世人和後人最正的路,所以遵照大法去做才是真正正確的。我笑了,對同事說,按照大法去做,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是我的終歸是我的,不是我的,也不必強求,所以今年依然是誰也沒打招呼。

五月二十三日,述職完畢,結果出來,最終排第八名,但前面有兩個不佔指標,所以相當於排第六。科主任打電話說:別人述職完都是名次往前提,你怎麼年年往後排?意思也是暗指我沒有找關係。我心裏依然很平靜,因為這一切我已經不看重了。

五月二十七日,人事科要求有希望晉升職稱的人參加省裏統一考試報名,考試是晉升路上重要的一關。如果考試不到一百八十分,那麼無論排名多靠前,也晉不上,差一分也不行。這種情況很少,但偶爾也有。我問了一下,我可以參加考試,對參加晉職稱的人來說,能參加考試也是莫大的幸運了,因為如果今年考試過關了,即使今年晉升不上,來年也是優先考慮的。

內心深處,不禁感慨萬千,並湧起對師父無限的感恩:整個晉升職稱,就是一個過程,過程中考驗著我是否放下了名利之心,是否走的每一步都符合大法的標準,是否放下了依賴常人的心,是否堅定的信師信法。如果能達到標準的話,師父就賜予我們最最最好的安排,來作為你達標的回報,修大法真的是人世間最最最幸福的事情。師父用這個過程,安排了弟子需要去的執著,暴露著平時隱藏很深的人心,通過每一個步驟和環節,讓弟子來審視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用法的標準來衡量它們,不符合法的立即歸正,這就是修煉的過程。

七月二十一日考試完,我知道了排名第二的一個同事考試沒及格,也就是說,我從第六名,又上到了第五名。如果今年和去年一樣是五個指標,那麼我就應該沒有問題了。但是現在幾個指標還沒有定下來,沒有最終的結果。

知道這件事的同事,莫不稱讚大法的神奇,也看到了德行的重要,都說最終結果出來,讓我請客吃飯。但是無論甚麼結果,我心中都是坦然平靜的。請客吃飯也是可以的,目地是吃飯的時候,再向他們證實大法的美好,讓她們明白真善忍的標準是唯一正確的標準。

以上是自己這一層次中悟到的,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