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跟頭悟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七日】我今年八十八歲,是一九九七年喜得法輪大法的。修煉大法前我百病纏身,修煉後不到一個月,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飛,至今我沒打過一次針,沒吃過一粒藥,更沒輸過一次液。從得法後再也沒離開過大法。

大法還給我開智開慧,讓我這個目不識丁的老太婆能夠通讀《轉法輪》。但我卻是一個不太會修煉、不會悟道、愚鈍型的人,還很倔強,如果我哪做錯了,哪有問題了,自己悟不到,還不讓人說。師父就老讓我摔跟頭悟道,如悟不上去就讓我再摔跟頭,以此來提高心性,昇華上去。我就是這樣磕磕絆絆的、一步一步摔摔打打的走過來的。這裏僅舉我摔的六次跤與同修交流。

第一跤

那年冬天,下了很大的雪,路很滑,路上都結了冰。我有一個很強的執著心:過新年了,一心想要買一身新衣服過年穿。我還不想自己去買,就想讓我姑娘陪我去。我去了她那裏兩次,因她在看門市,很忙,抽不出時間陪我去,我也沒買成。到臘月二十六,離過年還有兩天。那天天很冷,我帶著孫子又去門市找姑娘陪我去買新衣服過年。走在路上的一個下坡時,腳下一滑,重重的摔了一跤。當時覺的胳膊有點疼,不敢動,坐了一會一看,手腕摔錯位了。我想我是修煉人沒事,這是在消業,也沒管它,忍著痛,就和孫子到了姑娘的門市。

這時我還沒有悟到為甚麼摔跤。我四歲的孫子是大法小弟子,他說:「奶奶,你有執著心哪!」我想這是師父用他的嘴在點我吧。一想,我確實是有執著心,而且是很強的執著心。心想既然找到了就要去掉這個執著心,也就決定不買新衣服過年了。領著孫子就回去了。

第二跤

就在第一跤摔後過了幾天,我正走在平坦的大路上 ,突然莫名其妙的又摔了一跤。這一跤摔出了奇蹟:把我上次摔壞、錯位的手腕摔回原位了。現在摔傷的手腕甚麼都看不出了,甚麼活都能幹,和那個好的手腕一樣。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第三跤

一次到同修處送資料,當時屋內有三個常人在聊天,我附和著他們也隨便的說了幾句不在法上的話。回家時天已經黑了。走在大馬路上,又重重的摔了一跤!這次摔傷的是大腿,就這樣一瘸一拐的回到家。

我馬上悟到,是師父讓自己修口,說話要用大法來衡量,該說的說,不符合法的話堅決不能說。第二天腿腫的不敢著地。晚上去衛生間坐在馬桶上就迷糊過去了。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才醒過來。

家人都不知道我摔的這麼重,所以我也儘量的不讓他們知道。他們一旦知道就壞了,就有理由限制我的自由了,就不讓我出去做證實大法的事了。所以我必須強忍著痛,更不能讓他們發現我的腿有任何不正確的狀況。神奇的是,這一跤竟把我腿的靜脈曲張給摔掉了。也就是師父給我拿下去了,謝謝師父!

第四跤

一個同修說我有一件事情做錯了。我當時火就上來了,也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更沒做到忍。就和她爭吵了起來,爭的不亦樂乎,還非得爭個你錯我對不可。我想:「這人怎麼這樣?不找自己!」我帶著氣就下樓了。

當我下到一樓樓道口時,就像有人推我一樣,「啪!」一下摔了一個大跟頭。更奇怪的是鼻子高的地方沒摔到,卻把上下嘴唇摔破了,還出了很多血。

我想這一次又做錯了,心裏也一直對師父說:「師父,我錯了,我又做錯了!」師父告誡弟子:「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1]。我為甚麼會摔到上下嘴唇哪?師父就是讓我去掉這嘴不讓人的爭鬥心,讓我向內找、不能向外看。

我就按師父的法的要求去修自己的爭鬥心、和不讓人說的心。

第五跤

講真相時必須得講到位,才能真正的把人救了,決不能半途而廢。

那天給一人講真相,講到一半時,她還沒有弄明白。因為我和一同修因有急事約定見面的時間到了,我說:「你在這稍等一會我有點急事,馬上就回來!」剛邁了兩步,一轉身,「叭!」一下摔倒了,低頭一看,發現右腳的腳趾扭到後邊去了。腳後跟朝前了。我和腳說:「你是長在我身上的,你得聽我的,你給我正過來!」我隨即就用手硬把腳給正了過來,並且告訴腳:你給我好好走。這時回頭一看那個人已經走遠了。

我馬上想到,自己又做錯了,錯過了這次機會不知道此人還能不能再有機緣得救。師父就是這樣讓我這個不爭氣的愚笨的弟子悟道提高的。

第六跤

二零一九年的五月份,在發完資料回家的路上,在給停在路邊的小車上放資料時,因路邊有個小坡,腳下一滑,又重重的摔了一跤,臉上、半個身子都摔青了。

向內找,發現自己有一顆完成任務的急躁心,急於發完回家。因為只剩最後一本就全發完了。師父點化我:「修煉如初,必成正果。」[2]。

這次也是幾天就好了。

我就是這樣一個跤、一個跤摔到了今天。

放下自己最大的執著

原來我對自己老家的房子很執著,那是我的,誰也不給。兒子住著我的房子我不高興了,就往外攆,把兒子們攆的給我磕頭作揖的。修煉人應按照師父和大法的要求,按真、善、忍做個好人,要處處考慮別人,為別人著想。修煉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於是我主動的把房子讓給兒子去住,放棄了我一生最大的執著。

由於我接受了這一次次的教訓,當我放下了所有能認識到的執著,修煉和生活都更輕鬆了。修煉是極其嚴肅的事,不能有半點人心。對自己的一思一念都特別重要,心要在法上,時時保持正念。我的生命是大法師父給我的,大法教我如何做個好人、更更好的人。只有學好法,在法上悟,才能往高層次上上。所以師父在法中一再提醒我們要重視學法,再忙也要學法,用大法歸正自己。

感謝師父用適合我的方法鼓勵並點化弟子,讓我努力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完成自己的使命,堅修大法到底,圓滿隨師還。

感恩師尊!感恩大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