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年修煉的一點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三日】幾年來,我堅持早晨三點四十分起床煉功,但是,煉第五套功法時經常犯睏,尤其是後半小時,十有八九是睡過去了。我感覺這樣下去不行,等於沒有煉,沒有效果。而且發完早六點正念就睡回籠覺去了,將近八點鐘才起床。自己也意識到睡回籠覺是安逸心的表現,可不睡回籠覺,白天就犯睏。心裏非常矛盾,這種狀態延續了幾年時間。

一、去掉睡回籠覺的習慣

師父說:「我們功法不像一般的功法,忽忽悠悠,惚兮恍兮的,神魂顛倒。我們功法都要你明明白白的修煉你自己。有的人老是講:老師,我一閉上眼睛就晃。我說不見得,你已經養成了放棄自己的主意識的習慣,你一閉眼睛就把自己的主意識放鬆了,沒有了,你已經養成這種習慣了。坐在這兒你怎麼不晃?你就保持睜著眼睛的狀態,這麼輕輕把眼一閉你晃嗎?絕對不會的。你認為這氣功就得這樣練,你形成一種概念,一閉眼你就沒了,哪去了也不知道。我們講你的主意識一定要清楚,因為這套功法是修煉你自己的,你得明明白白的提高。」[1]

師父在《轉法輪》裏專門講了「主意識要強」[1],當迷糊狀態出現時,我知道是思想業在干擾自己的大腦,我應該排除它、抵制它。可當我試著這樣做時,卻總也做不到。我想可能與自己的安逸心有關,安逸心的表現形式也是讓自己睡覺,所以早六點那個發正念時間自己總是犯睏倒掌,因為這時安逸心正等著「上班」呢,其實,在我煉第五套功法時,安逸心就已經提前「上崗」了。安逸心滋養了這麼多年,感覺已經成一座山了,甚麼時候去呢?思想上鬥爭了好久。

年初,我下決心不再睡回籠覺了。因為還有一個觀念沒有破除,就是認為自己的睡眠時間不夠,所以我就把煉功時間調整了一下,四點四十起床,晚起一小時,等於是睡眠時間增加了一小時,把煉一至四套功法時間調到早八點之前,這樣就把睡回籠覺的時間擠掉了。時間調整了之後,從此去掉了多年養成的睡回籠覺的習慣。煉功和發正念效果也好了,主意識明顯增強了,不像以前那麼犯睏了。

這只是在人的表面上採取了一些措施,當然,自己從思想上重視起來了,有了強烈的願望與行為,實質的執著的東西是師父給拿掉了。

二、為別人著想

我以前為私為我的心比較重,做甚麼事情考慮自己比較多,現在不同了,有了為別人著想的思想意識。我從日常的小事上做起,比如,以前騎自行車往前走,不管不顧,現在能想到禮讓別人,時不時向後瞧瞧,不要妨礙了別人通行。師父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2]

同修A的筆記本電腦運行速度慢,我建議她更換成固態硬盤,加大內存,一共花了二百元就解決了問題。過了幾天,她更換了打印機,有同修建議將電腦一塊換了,理由是電腦比較舊了,於是她就又換了一個筆記本電腦。同修A告訴我這件事之後,心裏感到不是滋味,覺的我讓同修花了二百元錢,最後沒用上。這個電腦是十年前買的,確實也該換了。我向內找,發現自己在這件事情上沒有嚴肅對待,考慮問題不周全。認為夠用就可以了,沒有做長遠的打算。我說那就給其他同修用吧!她丈夫插話說:誰用就給三百元錢吧!於是我就把電腦拿走了。

過了幾個月,同修B要買電腦。剛好我有一台舊筆記本閒置不用,打算把這台筆記本給她用。但是,同修A退役下來的那個筆記本比這台要好,應該把自己認為好的東西先讓給別人。其實之前我還有過一念,想把這台筆記本留下來自己用。很快就意識到這是利益之心,是佔便宜的心。我把自己的看法給同修B一說,同修B同意我的建議。

電腦和打印機連接上之後,打印資料沒有甚麼問題,上網也正常。過了幾天,同修B說電腦屏幕有點暗,讓我給調亮點,但調到最高也不是太亮,說明電腦確實年限久了。同修B對電腦屏幕的亮度挺在意的,於是我就把自己那台舊筆記本拿給她用,同時把三百元退還給她。屏幕亮度是夠了,但是這個筆記本上網卻有點問題,得另配一個無線網卡。正在這時,同修C更換了電腦,舊的還能用,只是速度有點慢,賣也不值錢,說誰能用誰就用,不收錢。我就把固態硬盤換到同修C的那台電腦上了,速度明顯快了。我沒有把換固態硬盤的事告訴同修B,因為畢竟是舊電腦,質量難以保證,就讓這個固態硬盤發揮它的作用吧。

同修D的電腦系統有點故障,不能在U盤上存儲數據,就是電腦中的文件不能拷貝到U盤上。我判斷是TC加密軟件裏的配置文件不匹配,可是,換了TC軟件也不起作用,只好重新安裝系統。我問同修D,電腦中有甚麼需要保留的嗎?她說在沒加密的系統中,有她兒子和女友的一些照片,我說那就用U盤拷貝出來吧。

在安裝系統過程中,她兒子回來了,看到我正在弄電腦,就問電腦裏的照片是否還在,我說已經拷貝出來了,她兒子以友善的口吻說:買個新的吧,這台電腦太舊了。我說:重裝一下試試看,不行再說。電腦確實有點老了,只能安裝TC加密系統。安裝完操作系統之後,開始安裝TC加密軟件,屏幕上提示硬件不兼容,安裝不了。不對呀,原來的系統就是TC加密的,不會不兼容。我意識到應該向內找了,是不是自己在安全方面有甚麼漏洞。同修D當時就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她說:她手機上還有微信沒有卸載,下班後還帶手機去同修家學法,當即表示以後一定要改。她的思想一變,這邊電腦軟件就能安裝上了,向內找可真神奇。

TC加密系統安裝完了,鍵盤卻出現了異常:開機啟動時,鍵盤可以輸入密碼,當電腦啟動起來之後,鍵盤卻不起作用了,鍵盤燈也不亮了。如果說鍵盤壞了,密碼應該也輸不了。當時,我初步判斷是電腦主板可能是有點問題。

正當我一籌莫展時,她兒子提醒我,讓我用他的鍵盤試一下,結果電腦能正常使用了,證明是鍵盤壞了。這件事情不符合常理,因此給我留下了較深的印象,當時沒來得及細想,在寫這篇交流稿時,才靜下心來思考,肯定是與自己的修煉有關,提醒自己有甚麼執著該去了。

三、去除觀念和思想業力

上面談到鍵盤出現異常現象,為甚麼自己想不到用一個好的鍵盤去測試一下,而是通過現象去加以推測?這就是自己多年形成的一個思維方式。遇事往往會憑經驗、推理、想像去判斷,而不是用耳朵、眼睛、實驗去感知。

比如:和同修約定見面的時間和地點,到了約會時間,卻不見同修蹤影,原因是自己把地點聽錯了。為甚麼會聽錯了呢?原因是同修在講話時,自己根本沒有用心去聽,主觀認為就是上次見面的那個地方,其實不是那個地方。在與同修交流時,做不到耐心的把同修要說的話聽完,似乎自己已經明白對方要說甚麼了,迫不及待的搶著發言,甚至打斷對方。

師父講:「觀念是大腦思想裏形成的,觀念產生的思想業是在人的頭上形成的一個業力團。善念?釋教講一動念就是業。其實所謂的善念站在更高衡量標準上看,用真、善、忍更高標準的要求也會發生變化。」[3]這種思維方式是一種觀念,不好的觀念又生成思想業,我給這個思想業起了一個名字叫「想像」。與同修交流時,這個「想像」就立即冒出來,阻擋著我聽同修說話。其實,這種思想業也體現在生活中,比如:家人發現我有時心不在焉,給我說一件事時,都得讓我複述一遍,以免我聽不完整而產生誤解。同樣,當我發正念或者煉靜功時,這個「想像」便開始浮想聯翩,然後使我進入迷糊狀態。我現在認清它了。它就是思想業,反映到我的大腦中,起著干擾作用。

法理明白之後,我開始在四個整點發正念的前五分鐘清除它,效果明顯。師父講:「煉功得重德,我們在煉功的時候,你不想好事,也不能夠想壞事,最好是甚麼也不想。」[1] 以前對師父講的這句話不理解,現在理解了。不重德、不消掉思想業,心性上不去,修煉層次就上不去,煉功時就靜不下來。現在,我煉第五套功法幾乎不犯睏了,能夠靜下心來聽煉功音樂了。發正念也能做到不倒掌了,以前發正念時手撐不住,一閉眼睛就往裏合攏。

師父講:「人在現實生活中養成的觀念和那些不好的東西一下子很難去乾淨,習慣性的東西還得把習慣改掉哪。思維的方式已經是這樣了,那從思維的方式上還得去找正它,才能不再出問題。你說我不是已經清理乾淨了嗎?是,發正念,這場都亮了,可是哪,一站起來腦子就是常人的思維,想的問題做的事又回到原點,它又產生了。甚至發正念時你的思想念頭還不能夠穩定,一邊發正念清理消滅不好的東西還一邊產生著。修,就是修自己,其實就是這麼回事。」[4]學了師父講的這段話,我更加明白了,以後要徹底轉變自己的思維方式,堅持不懈的發正念清除這些不好的觀念和思想業力。

四、去除黨文化毒瘤

我從小到大生活在黨文化環境中,潛移默化的被污染著。如果不清除思想中的黨文化,會阻礙著自己同化法。在給世人講真相時,發現有的人對邪黨抱有幻想,很難講清真相。我向內找,發現自己對這些黨文化的東西沒有徹底認清。最近,我對邪黨的本質有了清醒的認識。

之前,對邪黨活摘器官這種罪行不敢相信,現在我不再疑惑了。以前的那種不相信,其實是自己的觀念和思想業力起著主導作用,也就是前面提到的「想像」,是它不相信。每個人從小到大都會形成一些觀念,這觀念會影響他對事物的正確判斷。而我們作為大法弟子,師父把法理、天機都告訴了我們。只要我們信師信法,提高悟性,思想上就不會產生疑惑。師父講:「不要對中共邪黨抱有任何希望。這只惡魔是為毀滅人類而來。講清真相中,一定要叫世人認清它的本質。大法弟子不要對它抱有任何幻想。」[5]「在整個一個世紀中,邪黨為了偽裝與害人,謊言不斷的在變換著。現在世人已經看清了它。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深刻的認清了它的本質。只要邪黨還存在,它的本質是永遠都不會改變的。」[5]我認識到,自己對邪黨本質認識清楚了,在講真相的過程中,自身就帶有這樣的場,就能抑制住對方不正的念頭,世人就會認同大法,退出黨團隊,從而得救。

黨文化的東西體現在方方面面。邪黨的所謂「一貫正確」在我身上也有體現,比如維護自我,自以為是,把自己擺在學員之上等等,好比在足球場上,自己和其他同修一樣,都是運動員,以前沒擺正這個關係,有時充當裁判和教練。遇事不自覺的查找別人哪兒有漏,眼睛盯著同修不好的一面,而不是無條件的找自己。我認識到這也是一種思維方式,是在自己的成長環境和工作經歷中潛移默化形成的,自己在家中排行老大,上學時成績優異,工作中居領導地位,黨文化的東西在自己的思想中灌的比較多。其實前面談到的觀念和思想業力,根本上是源自於黨文化,是在黨文化的邪惡土壤中滋生出來的。它阻礙著自己同化法,使自己提高不了。

黨文化奉行「假、惡、鬥」,愛做表面文章,走過場,糊弄事,在修煉中的具體表現就是學法不入心、以及前面談到的煉功、發正念迷糊等。

這兩年,我在通讀的基礎上開始背法,通過背法,確實對自己有很大的幫助,遇到問題能夠從法中尋找答案,指導自己的一言一行。但我發現自己在背法過程中不嚴肅,不是把一個段落真正背下來,再背下一個段落。背就是要在不看書的情況下一字不差的讀出整個段落。我以前的背法只不過是反覆念了許多遍而已,其實沒有真正背下來。背法需要時間,很多時候被具體的事情擠佔了背法時間,日積月累,背法時間其實是少了許多。我意識到首先要把法擺在第一位,抽出固定的時間背法,如果時間被佔用,以後一定得補上。不能再糊弄事,凡是黨文化的東西,我必須要去除。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卷二)》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保持清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