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家產的風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三十一日】我是農村婦女,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大法。回想這二十年來一路上走的跌跌撞撞,現在明白如果把周圍遇到的人和事看成是幫我修煉提高而出現的,是好事,是在成就自己。下面是在分家產中自己的修煉體會。

我丈夫會電氣焊維修技術,我與丈夫白手起家,平時就把省吃儉用積攢的錢購買車床等設備,由於農村需要電焊維修的業務少,2008年丈夫便決定和小叔一起合夥投資到採礦工廠附近開設電氣焊廠房。當時小叔只投資了一萬五千元,還是分期付款,丈夫卻把前半生積蓄添置的車床等設備全搬到新廠房。

在開店之前,我跟丈夫說:進出貨物得立個明賬,常言道親父子還得明算賬呢!更何況兄弟之間呢?!丈夫的好友也勸他:合夥開店做生意,沒有賬目,將來哪天生意不幹了分資產時,即使你多給你弟二十萬,人家也不會領你情,相反有賬目那就不一樣了,你多給你弟一分錢,那就是多給一份人情。小叔知道這些後就開始在我公公那裏說丈夫壞話,我公公找到我直接就說:「你丈夫心眼不好使,等等」。我當時聽後知道丈夫是被冤枉的,當時心裏很不好受,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不能像常人一樣去爭去鬥,得忍,師父教導我們:「不說些搬弄是非的話。」[1]我沒有和公公爭執甚麼,也沒有告訴丈夫公公所說的那些話,而是跟他說:」既然你哥倆決定一起合夥做生意,你又不記賬目,為了讓你弟放心,以後生意上資金的往來讓你弟弟管,你就負責氣焊維修。」

由於丈夫人老實厚道,電焊技術還好,好多客戶都信任他,寧願多等一會兒也不去找別人,因此積累了好多客戶,生意也開始紅火起來。隨著經濟條件好轉,慢慢的我的利益心也起來了。二十五歲的兒子說喜歡車,我與丈夫便用八萬元錢湊了車貸首付為兒子買了新車。兩年後丈夫從生意資金裏拿出十一萬元和從親戚那借的錢湊夠了房貸首付,在城裏買了新樓房,開始裝修樓房時只能掙點裝修點,光裝修就用了一年的時間。在這期間小叔用十四萬元生意資金購買了新車,我丈夫還把這些年生意所積存下來的剩餘十萬元資金都提出來讓其弟保存起來。

有一次兒子問我:「媽,我老叔就投資那點錢,我爸他倆掙的錢是怎麼個分法?是四六分?還是三七分?」雖然我對兒子說:「孩子家的別管大人的事,你老叔又不是啥外人!」可是我的心卻翻騰起來了,沒修煉以前就特看不慣丈夫的大男子主義,家中的錢一直都是他把持著,為此不知和丈夫生氣吵過多少次。現在他依然是我行我素,誰說也不聽,生意上除去給工人開工資外其餘的錢就那麼放著,也沒有明白賬目,卻總聲稱難道做生意進貨需要錢時讓我和你要嗎?凡家中日常生活所需開銷,每每問丈夫要都是要二百給一百,要一百給五十。現在和小叔合夥做生意,小叔和我家均有兒子,生意上的事不更應該以著當大哥的先嗎?可實際上卻都是自家在吃虧。這樣,漸漸的我對丈夫和小叔便產生怨恨,沒守住心性,在人心的驅使下就把之前公公對丈夫的指責都說出來了,現在想來真是後悔那時得有多傷人啊!

本來心裏就不平衡,又聽到大姑姐跟我說:「你們得留個心眼,別那麼實誠,你們也得為你們自己想想啊,你們對小弟那麼好,老爺子還說你們的不是,偏向小兒子。」聽到這話簡直刺激到我心肺,一下子我就受不了了,開始給公公寫信,信中滿是對公公的指責,抱怨公公從我們結婚到現在,不但生活上不幫我們,還事事處處對我們不公。以及哥倆到底是怎麼合夥做生意的詳細情況等。寫好信後我就去了公公家,飯後正想著找時機把信給他,公公卻一直在那東拉西扯,他具體說的甚麼我也沒心思聽,就最後一句我聽清楚了,他說:「如果要是那樣,那叫真修行。」聽後我驚呆了,就好像他已經知道我要幹甚麼似的,他是怎麼知道的?當時我悟到是師父借他的嘴在點我呢!於是我揣著信回到家就把信燒掉了。幸虧師父及時點悟對弟子慈悲保護,才使家庭矛盾沒有激化,否則不但家人看不到我修煉大法的美好,還會給大法抹黑。

2018年婆婆去世不久,小叔便鼓動公公把其僅有的樓房家產分了,讓公公對我丈夫說:「這房子作價四十萬,你得讓著弟弟,房子歸你弟,你弟弟出錢給你。」丈夫回家把這事一說,我就不平衡了,開始抱怨:「你倆合夥做生意時,你幫襯著他,咱有啥啊!他又有啥?分房子了卻還得讓咱讓著他。」丈夫說:「既然他爺都這樣說了,那就讓著他吧!也別讓他爺白說。」我說:「你自己看著辦!」

過了兩天我問丈夫房子是怎麼說的?丈夫說:「房子作價三十四萬,弟弟給咱十七萬就行了。」想了一會兒我說:「那我出十七萬,我要房子。」當時丈夫就火了說:「你想要房子也行得出二十萬。」我說:「為甚麼?」他說:「啥也別說了,要房子就出二十萬,要錢就給十七萬,」說完氣沖沖的就走了。

望著他的背景,我腦中就如萬馬奔騰樣,向外看的心瞬間傾瀉而出,回想和他結婚這三十幾年,作為妻子,家裏家外的活都是我自己一個人幹,油瓶倒了都不幫我扶,在錢上對我更是一直苛刻,自己光是一味的付出,我就是一個不花錢的保姆!合夥做生意吃虧、忍讓不說,分房子了還得認虧。作為丈夫,他不但不理解我、體諒我,居然胳膊肘還往外拐向著弟弟說話,我還不如他弟弟!想著想著委屈的淚水便不由自主的流下來,人整個的從頭涼到腳。直到此刻我才清醒的認識到:所有的氣恨、委屈、埋怨、攀比、妒嫉、指責、自私、看不慣、自尊、自為不公等等人心下隱藏的是多麼深,想獲得親人對自己的理解、支持、認同、被關心、被重視、不求物質卻求情感上的回報啊!對情感的執著追求是多麼強烈啊!哪裏是無怨無悔不求回報的吃虧付出啊!說到底還是在有償的付出啊!我開始驚醒,我是甚麼人?幹啥來了?我再也不能被人心這樣拉上來、扯下去被帶動了,這次我一定不能再錯過提高心性的機會,就把心定在法上,用從法中修出的正念處理好這件事情。

晚上了丈夫回到家對我說:「你不是想要房嗎?」話還沒等說完大姑姐的電話就打來對丈夫說:「你別犯傻了,這麼多年總讓著,家產不就分一次嗎?別再讓了,你要是不好意思要,就讓你媳婦幫你去說!」接著就讓丈夫把手機遞給我,大姑姐電話中教我怎麼怎麼做,我卻沒動心,此時小叔也忙趕過來說是怕我們生氣,我說:「沒事,你們爺兒仨怎麼說的就怎麼辦。」我當時並不知道丈夫在大姑姐的勸說下已經改變了主意,丈夫意識到九十平米的樓房說甚麼也得值四十五、六萬,房錢要少了,他本想讓我唱紅臉,卻沒想到我根本沒和小叔爭,他有點失望。

等小叔走後,我走近對丈夫說:「你別生氣了,我不該和你弟爭家產,平時我光把大法好掛在嘴上了,遇事卻沒按著真、善、忍法理嚴格要求自己,我錯了,使你沒體驗到修煉人的善。」丈夫卻說:「你別假惺惺了,你說話的聲音我都不想聽。」聽他這麼說,我翻來覆去一宿沒睡,心想:「他怎麼會這樣說呢?竟然讓丈夫討厭到連我說話的聲音都不想聽,怎麼救他呀!我的心難受極了,後悔之前修的太差勁了。心想不管他對我是怎樣的看法,在分家產這件事上切切實實是自己在法上提高心性後做出的正確選擇,是在履行自己救度眾生的使命,家人也是需要救度的眾生啊!不能被人心再帶動搖晃。

清晨煉靜功時,師父的法突然打入我腦中:「無無無空無東西 無善無惡出了極 進則可成萬萬物 退去全無永是迷」[2]一下我的眼淚就流出來了,明白是師父在鼓勵我做對了,感覺師父就在我的身邊。「唿」的又想起丈夫很討厭我的念頭時師父的另一段法又閃現在我的腦中,我知道是師父用法在清洗我的身心,感恩的淚水止不住的流。

出定後就開始發六點的正念,當清理完自己空間場一立掌時,殊勝的一幕又展現在我眼前:我坐在一個大平台上,有一個人在前面的平台底下,雙手扒著平台的邊露著半個頭在仰臉看著我。這是自己第一次真實感受到師父給展現的美好殊勝景象,真的是世上多少錢財都買不來的!正像師父講法中所說的:「我們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東西,而我們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煉。」[1]

再說八十六歲的公公,現在來我家住的時候,不但幫我拖地,還房前屋後的幫著我幹活,一次我做好飯擺到他面前,公公竟然說:「辛苦你了!」看得出他很敬重我。

還有一次我去村裏小賣部買東西,村人對我說:「你真得好好解決解決了。」我說:「解決甚麼?」她說:「你們家那塊地啊!都讓人家超出邊界侵佔多種那麼多了,我看著都生氣!」旁邊其他人說:「也就是人家煉法輪功的,要不然早打架了。」聽到她們互相之間的談話,我很是欣慰,在這些年的吃虧忍讓中,讓眾生在我身上看到了修煉法輪大法的美好,這不就是在證實著大法的美好嗎?讓眾生見證了平凡生活之中的不平凡。我不敢貪天之功,這一切都是師父給予的,是師父和大法造就了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