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抄法、背法中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九日】自從二零零二年遭到邪黨殘酷迫害後,我的修煉環境有了很大的改變。被迫害後,造成常人方面的巨大經濟損失和精神傷害,我丈夫(未修煉大法)極力反對我繼續修煉。邪惡迫害抄家時只抄走兩本大法書,剩下的應該都在,我知道他都藏了起來,不讓我找到。我想那就找自己吧,這一關我必須得過去!

一、在抄法中修自己

被迫害前,自己做不到靜心學法。每天上班,儘管包裏都裝著《轉法輪》,可沒事時還是去單位閱覽室找書看。有一次在閱覽室拿起一本書順手一翻,一句話映入眼簾:「每天背著書包上學,卻不好好學習,不是一個好學生!」我立刻心虛的合上書,知道是師父在點化我。

可是過一段時間,又把師父的點化忘了。在強烈的做事心帶動下,有時間就東奔西走,慌慌著做事,浪費了大量的寶貴時間。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有巨大的歷史使命的,虛度學法時間,也是不敬師不敬法呀!師父說:「在修好自己的同時,做好救度眾生的事。」[1]。

邪惡怎麼會放過我這個不知道珍惜學法時間的大法弟子呢?悟到就要做到。自此我吸取教訓,不再大面積接觸同修,不再風風火火做事。除了平時自己靜心的學法以外,還和兩個老年同修組建了一個學法小組,小範圍的集體學法。假期有時間就用手機講真相。日常生活用的都是真相幣。這些講真相形式在很大程度上去掉了我的很多怕心、懶惰心、怕吃苦的心等。

為了彌補過去浪費時間的過失,更快的提高自己,幾年前我抄寫了一遍《轉法輪》。雖然歷時時間很長,用了一年多的時間,但我還是堅持了下來。從抄寫的表面質量,就能看出我抄法時心性的轉變過程。因為我們學的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是真正的天書。所以我抄法時必須以最虔誠的心態和最高的書寫要求抄寫,才配去做這件事,才能抄好,我認識到這也是很嚴肅的修煉過程。儘管每次抄法時都注意清除雜念,把心性擺正,努力把字寫好,但依然能看出,開始抄寫出的字跡相對來說比較潦草,不如後面部份抄寫的工整統一。而且也不穩定,偶爾一頁字大,偶爾一頁字小;偶爾一頁字比較密,寫完原書一頁,下面就空了一兩行;偶爾一頁字比較稀疏,下面幾行就很緊張,有時還要往下延續一行,不然就寫不下原書的一頁了;有時寫的是行書,有時寫的是楷書,總達不到一致。我看到這是自己心性不穩定,修煉不踏實的表現,應該修掉這些毛躁不穩定的心。而且有黨文化那種應付不求實、不求精的人心。後來隨著心性提高,我悟到:應該按原書的版式去寫才對,不能改變版式。也就是原書一行有多少個字,我就抄多少個字,不多佔一個格,也不少寫一個字。要始終保持一種字體,都是楷書寫法。這樣每天最多抄寫兩頁,最少抄寫一頁,那也得需要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呢。有時抄錯了,就得重來,還得需要更多的時間。

開始干擾比較大,也不熟練,總愛出錯,返工重抄佔用時間就較多,這正好修修我那顆急躁的心。開始重抄時沒感覺怎樣,還有些耐心。幾次過後,就有些不耐煩了。然後灰心喪氣,不想再繼續。這種畏難情緒持續了很長時間,有時候停下來好幾天都不抄。找原因發現抄法背後隱藏著很難覺察到的求名心、顯示心。想儘快抄完,好向別人顯示。得到別人的誇耀:真有毅力、真行、字寫的真好……帶著有求之心抄法,怎能不出錯呢!找到了就去掉它!錯誤越來越少,後來就不出錯了。字跡也均勻了,字體也統一了。心性也越來越高了。後來神奇的發現自己的正楷字竟然大有進步。

一年後有家長特意找我教他們孩子練字,兩年後在不自覺中,我辦起了寫字班,其實我並沒有想辦班,可是找我的家長越來越多。不但解決了我的生活來源,不用再打工,還有了更多的學法時間,做三件事的時間。

二、背法使我提高的更快

幾年以前,我也出現了修煉的瓶頸。集體學法兩週學完一遍《轉法輪》,個人的學法時間要學師父其他講法,三件事也一如既往的做著。就是感覺不到提高,有時還出現懈怠。煉功時間到了,關掉鈴聲再懶一會兒,結果再一睜眼到了該發正念的時間了。後悔也沒有用,因為白天根本沒有時間去補回來,往往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再也補不上了。如此反覆後,發覺這樣不對勁。這延續來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師父巨大的承受換來的時間,怎麼可以讓懶惰混過去呢?這是對邪魔的放縱。後來決定背法吧!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於是我開始背法。

多年前,我也背過《轉法輪》,那時還沒背完一講就放棄了。當時覺的背法太難了,不但太慢,還總是忘。一個小時背一段都費勁,實在沒信心就放棄了。這次下決心一定要背完,不管多長時間,只要我堅持不放棄。以前背法,背了新的,還得重複舊的,像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多,壓力太大。這次背法我採取不重複的背法,昨天背熟的部份,今天不重複,繼續往下背。背多少也不限制,有時間就多背,沒時間就少背。只要達到靜心去背,不背錯就行。這樣每天沒有壓力,反而越背越快,越背越入心,越背越願意背。而且真切的感受到師父在語重心長的教我如何修煉心性,使我看到了我平時不重視提高心性的地方,看到了我作為一個大法修煉人不在法上的言行,看到了自己太多的執著心……幾乎每天背法都是這樣,背著背著就大哭,邊哭邊心裏說:謝謝師父讓我看到不足,我以前怎麼沒看到呢!

現在背法的速度越來越快,一個小時能背完兩頁以上,而且能做到一字不差,標點符號都清晰的背出來。我又找到了修煉如初的狀態。

從人體的表面一直到我生命的微觀,都發生著劇烈的變化。師父說:「我們法輪大法這一門走的比較快,只要你提高心性,每個層次都突破的很快。」[3]背法後,法理層層展現,準確找到自己曾經費盡心思也找不到的執著心,魔難面前不安的心平靜下來了,過關當中不再迷茫了。夢中還見到師尊拉著我的手,帶我一起登上泰山峰頂。我就像一個幸福的小娃娃,連蹦帶跳的站在峰頂向山下觀望,山下蒼松翠柏,山崖陡立。

在這裏也鼓勵一下還沒有進入背法階段的同修們,放下畏難的心,堅定的走出這一步。

三、化解了對丈夫的怨恨心

有一次婆婆家的洗碗池下水管堵了,我看丈夫挺忙的,我就對兒子說:「下水管堵了,你看看能疏通一下唄!」兒子不假思索的說:「我弄不了。」我心裏有些埋怨,心想:「連看都不看,就說弄不了,這是甚麼孩子啊,還能指望他甚麼呢?」晚上丈夫下班回來,吃完飯,我想讓他修一修,我說了這個情況。沒想到他沒好氣的說:「就是平時啥都不管不顧的往裏倒,那還不堵才怪呢!」

我看他那樣子就是不想修。我的火沒有壓住,心裏所有不平都翻出來了:婆婆八十多歲了,有點兒甚麼好吃的都給你倆留著。不光是不給我,婆婆自己都不捨得吃,我有時都看不下去。在這個家我似乎就只有幹活的份兒。每天上班很累,回來還得伺候一家老小。誰家下水道沒堵過啊!我不往水池倒往哪兒倒啊?我要不做飯不刷碗當然不會堵,幹活還有了毛病呢!家裏就這兩個男人,卻像住旅店的一樣甩手啥都不管。回家光知道吃,吃的不好還埋怨。每天就婆婆我們兩個女人陀螺一樣圍著他們倆轉。這男人幹的活你倆不幹,難道讓我幹啊?這樣想著,不知不覺就和丈夫爭執了幾句。我的嗓門有點兒大,自覺站在理上。沒想到丈夫火冒三丈。

其實,自從修煉了大法後,我一般都不怎麼和丈夫爭執的,也不跟他生氣。每次都是我讓著他的,最後不了了之。但心中隱隱的埋下了怨恨,看不起他,內心對他的評價是:俗人、小肚雞腸、心胸如豆、沒有男人風度。

這回丈夫一發火,我的眼淚又下來了:你愛修不修,那是你媽家,我是怕你媽著急,才督促你修的。我怎麼嫁給這麼一個不講理的男人呢!心裏想著,哭著就回自己家了。此時他在我心裏一點兒優點都沒有了。我按修煉人修煉的標準要求,從來沒正面和他發生過衝突,都是自己忍著,不當回事,而他現在非但不領情,還得寸進尺:在他媽面前幾次這樣對我,根本沒把我當回事兒。這些年他把我當甚麼了,我需要他收留嗎?別說你沒錢沒能耐,就是你有錢有能耐,我也不是那種肯高攀的人啊!其實在我內心深處一直覺的自己嫁給他是下嫁了。如果不是我修煉了,可能早就不跟他過了。他簡直就是不可理喻,其時我連跟他吵架的心都沒有了。心裏這樣想著,越想越覺的自己委屈,於是邊哭邊對師父說:我要離婚!離婚!我不跟他過了啊!心裏這樣跟師父說著,就感覺好受多了,慢慢平靜下來了。

但還是想著收拾哪些東西,去哪裏住下,以後的事怎麼辦……想著想著就感覺很累,昏昏欲睡的時候,突然有一念打入我的大腦:「不管他對我怎樣,我都要對他好」。我心裏一震,然後就睡著了。夢中師父讓我看到了我和丈夫的前世姻緣:曾經在一世中,他(男)是個商人,很有實力的大戶,因為他有恩於落難中的我(女)。睡前的那一念就是我那一世發過的願,這一世要報恩。醒來後,我全都明白了。心也釋然了。是師父看我實在提高不上去,點悟了我。師父說:「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4]。

我開始找自己:怨恨心、愛面子的心、看不起別人的心、自恃清高、抱怨心、不平衡的心、求回報等各種人心。總之心的容量不夠,達不到慈悲眾生。我是大法弟子,在矛盾中,心性能得到提高是第一重要的。師父說:「你好我也好,一團和氣坐那兒就長功,哪有那個事啊?」[3]

我突然明白,我還是陷在人的情中去看待修煉中的問題了,我應該走師父安排的修煉的路,而不是去跟一個常人計較是非,爭個高低。哎呀,我怎麼這麼糊塗呢?師父說:「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3]

讓師父操心了!感謝師父幫我化解了隱藏多年的怨恨心!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法國法會》
[2] 李洪志師父經文:《排除干擾》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