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無阻 修心昇華謝師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一日】

一、幼年得法

我九八年得法,當時十三歲,跟著母親參加集體學法煉功、洪法,年紀雖小,但我深深知道大法難得珍貴,珍惜每次學法機會,從那時起「真、善、忍」便植入我幼小的心裏,在迫害初期,無論邪惡怎樣迫害我的家庭,期間曾承受過分離、悲傷、痛心的苦難歲月,同時又面對著世人的諷刺、嘲笑和不理解,可我從未對大法產生懷疑,反而更加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為了證實大法,我和母親大量的發放真相資料,向世人講清真相。當時沒有悟到那麼高,只是師父讓做的就做,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但當時沒有對法深刻理解,不注重修心向內找,也不會修。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晚上,我出去發真相資料,由於當時人心多,不知道法的嚴肅性,被惡人綁架到當地派出所,強行拘留十七天後放出。當時在看守所內,有怕心、趕快回家的心,沒有正念對待這一切,由於自己心裏妥協了,父親代簽了「不煉功保證書」,交了三千元保證金,才回了家。回來後,知道做錯了,寫了嚴正聲明,修煉是嚴肅的,不修心會帶來嚴重教訓,從那以後,我知道了向內找,正念對待大法的事,為以後修煉打好基礎。

二、整體環境中修去自我

我有一個小本,把自己沒做好,認識不到的,每期週刊需要我提高的,我就把它記下來,當中有師父的某段講法,在自己沒做到之前經常翻看,時時提醒自己,當中也記錄了自己心性在一步步昇華的過程。

有一個階段,我和一對老年夫妻同修一塊學法,大概有半年,當時去他們那兒學法有一顆想拉同修一把的心,想幫助同修共同提高。A同修謙虛好學,每天大量學法,做好三件事,但A總是對法悟不上來,遇到問題時,人心和觀念就佔了上風。A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他從小就膽子小,自我保護意識強,形成了很多人的觀念。我們每天學完法,切磋平時遇到的事及一思一念,A總覺的我悟的高,便產生了同修情和依賴心,有甚麼問題總聽我的,想讓我說,自己當時並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還夸夸其談的。

師父說:「修煉的人不能學人,要以法為師啊!(鼓掌)你們一旦要這樣做、這樣去想的時候,就會出現兩種問題:一個是很可能你會把那個學員弄上絕路上去,舊勢力很可能讓他出問題甚至早走,從而考驗其他學員」[1]。

當時並沒有意識到,漸漸的看到A,就心裏難受,A反映出的人心讓我反感,甚至不願再接觸A。當時自己不知為甚麼會這樣,我大量學法,發正念,也沒多少變化。我就直接告訴了A我的狀態,A覺的我不正常,背後有東西干擾,他一直這樣認為。由於強烈的自我,不向內找,長時間積壓,加強了A的人心觀念和怕心,舊勢力鑽空子,向我的空間場壓入大量不好的物質,時間長了,我感到自己心裏像被大山壓住一樣沉重,消極、悲傷籠罩著我,經常悶悶不樂,唉聲嘆氣。有同修看到後,說,你狀態怎麼這樣?心應該放大點,修煉人應該樂呵呵的呀。通過集體切磋,也沒找到原因。最後竟發展到失眠,多夢,睡不好覺。

舊勢力趁機制造間隔,往我腦子裏打不好的意念,讓我認為自己的這種狀態是A同修帶來的,我就找到A,說了一堆不在法上的話,讓他不要再依賴我了,不要再用人心想我的狀態,給我造成了這麼大的魔難等等,完全向外推,向外看,並沒有像一個大法弟子一樣向內找自己。當時其他同修也幫不了我,也不理解我的狀態,我感到非常無助。

由於修煉狀態不好,我在騎電動車時摔倒,摔破了臉。我帶著傷,直接去了學法小組,同修們看到我,沒有說話,只有一個同修說,你的臉怎麼了?我說沒事,就開始學法。學法時,舊勢力往我腦子裏打不好的意念:「你看你的同修們,你以前做事為他們著想,可他們誰也不幫你,甚至還有幸災樂禍的心,你們整體都妒嫉,自我,沒善心。」

我正學著法,忍不住就哭了,哭的很傷心。整體同修怎麼都這樣啊,沒有正念,沒有善心啊。我心裏頓時產生了怨恨,委屈不平,心想,怎麼就沒有一個善良同修幫我。我清楚的意識到,當時舊勢力在另外空間真的想奪走我的生命,拽我下來,妄圖把我往死裏整。那段時間,就感到自己好像陷在邪惡的圈套中,解脫不出來,痛苦不堪。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裏我一直希望能有人幫我,轉了一圈,親人不幫,鄰居打聲招呼走了,同學朋友各走各的,我很無助,突然,傳來一句話說,看你的手裏。我打開一看,有師父的法,還有週刊。醒來後,我悟到,這是師父在點化弟子,好好學法,多看週刊,向內找啊。於是我就每天在家大量學法,看週刊,向內找自己。

我這段時間在學法向內找的修煉過程中體會到,真正否定舊勢力,不拿它當回事,不理它,就按師父的要求做,走師父安排的路,不要懼怕、無奈,對舊勢力的邪惡安排一律不承認。為甚麼邪惡的魔一直存在呢?

師父講:「作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2]

在魔難中,應該用大法法理來指導我們,向內找自己的問題,提高心性,在法上修,不應該去接受舊勢力安排的所謂魔難,舊勢力邪惡是應該在正法中被徹底清除的,它們有甚麼資格來考驗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

看到師父的這些講法,我驚醒了,是啊,得忍啊,也得善啊,不能委屈抱怨啊,那是惡的表現啊,我是修善的,強行讓自己放下,我一遍又一遍的看這些有關的講法,思想中翻出不好的念頭就再學法。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逐漸的把這些不好的思想放下了。通過向內找,我找到了自己有怕心、高高在上的心、瞧不起別人的心、妒嫉心、爭鬥心、歡喜心、面子心、怨恨心、執著自我的心、想改變別人的心、有求之心、貪天之功、懶惰心、不信師不信法、強勢不善的心、疑心、黨文化因素,假、惡、鬥、控,虛榮心、求回報心、委屈心、攀比心,等等很多的人心觀念,愛聽好話,不讓別人說,色慾心,這些變異的觀念在左右自己,強烈的向外看,證實自我,想引導同修按自己的修煉模式走,無形中把自己擺高了,超過大法了。找到了這些不好的心後,我就努力的否定排斥它們,逐漸的走出了舊勢力的束縛,走正了自己的路。

三 體悟自己和神的距離

差在思維方式上,神是用神念想問題,而我有時是用人念想問題,用人的理來衡量自己修煉中遇到的人和事,自然陷入人的情緒中,遇到問題一定在法上悟,不要陷在人的對與錯中爭辯,這樣你的心性才能真正提高上來,層次才能提高。有時對親人怨恨,在家發脾氣,與同修爭辯總認為自己對,別人不如自己。看到同修的缺點,就認為同修差勁,背後說三道四,沒有把同修當作一面鏡子來照自己,誰對你不好,作為修煉人來說都是貴人,是來幫助成就你的。如果我們有長期執著未去,我們接受了同修指出的不足,這顆心就沒有了立足之地,所以執著心就控制大腦去辯解,這時我們就要分清哪是思想業力,哪是自己的主意識,無論任何時候,都不被人心所帶動,不被表象帶動,不被人的情帶動,站在正法修煉角度去看問題,做我們該做的,不能陷入與人比、維護私心、妒嫉心、等人心漩渦中。如果把人心執著的位置擺高了,把戰勝它們當作修煉結果,那它們的「形像」就越大。如果能把這些人心執著看小看淡,分清它不是我,走正師父安排的大道才是會修、實修。堅信真正的自己是最純淨的,最正的,是沒有這些人心執著的。

現在正法走到了這一步,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本著這部法去修。師父曾經說過一句話,我說,「你呀,想修多高,你只要敢!」」[3]

在正法的最後時刻,跳出自我的圈,舊宇宙的神是有圈的,是有界限的,跳出舊宇宙的圈,跳出自我,跳出人的觀念與框框,我們是新宇宙的王和主,我們是同化「真 善 忍」最高特性的未來新宇宙的大覺者,我們是圓容不破的,具足一切正念與法力。舊的因素在我們眼裏只不過是需要清掃的灰塵,師父說:「不承認都是亂鬼魂 它日問鼎時叫你散無痕」[4]。舊勢力邪惡真的甚麼都不是。

讓我們用新宇宙王和主的巨大力量來救度眾生,助師正法吧!

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五》〈宇宙流氓看你幾日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