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修煉機緣 向內找母子同歸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日】一九九八年我開始了解大法,看過《轉法輪》,覺的法很好,就買了四套當時已出版的所有大法書籍,送給父母、哥哥和姐姐,我沒學多久,由於當時生意忙,就放下了。

直到二零一零年,兒子出生兩個多月,回娘家看望病重的父親,發現堅持修煉的二姐的變化,特別是看到姐姐做的四合一的真相小冊子,那封面的蓮花,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清楚的記得,很佩服身在農村當家庭主婦的二姐能做出這麼精美的真相小冊子,在姐姐的幫助下,我又從新開始看大法書籍。

真正的開始走入修煉是二零一零年底,兒子快週歲了,自己執著想上班賺錢,硬是把千里之外修煉多年的二姐給叫來,幫我看孩子,現在想起來都羞愧,怎麼讓忙著救人的大法弟子給我看孩子呢?!那時看到姐姐來了,還真以為她是幫我帶孩子來了,智慧的姐姐來了,也不多說甚麼,白天我出去上班,她就幫我帶孩子,晚上我回來,孩子睡了,她就陪我學法,講這些年的正法進程和這些年元凶江澤民和中共相互利用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大法弟子是如何講真相救人的,由於我不看電視,大法遭到迫害的事我幾乎不知道。

通過半個月時間的學法和聽姐姐講大法的真相,我知道這佛家高德大法不止是叫人做好人,更好的人,處處事事為別人著想,還要助師救人。大法遭到誣陷、誹謗,大法弟子遭迫害,身為大法修煉人,要讓更多的人知道大法真相。在姐姐的幫助下,我知道大法弟子的責任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通過學法,我放下了對做事和錢財的執著,曾經這樣的執著讓我與大法擦肩而過,晚修煉十幾年。還好,有姐姐同修的提醒,總算是回來修煉了。

半個月後,姐姐回去了,我留下了姐姐帶來的真相印章,是可以印在紙幣上的那種,從那時起,我就開始用真相紙幣,每次買幾元錢的東西,就用一百元的紙幣,找回的零錢我就用印章印上真相短語,再用來買東西,這些年不知道印了多少,現在很多人都用電子方式付款,有的人說我老土,現在社會還有現金,說我落後,我只是笑笑,有時我就順便和他們講真相。

自從開始用真相紙幣,經我手的錢也多了,以前家裏柴米油鹽的事,我從來不管,用真相紙幣開始,我丈夫就開始教我做飯、管理家事,每個月幾千塊的生活開銷,我儘量印上真相短語,直到現在。

每年暑假回娘家,都看到姐姐她們的學法小組做真相資料,每一本真相冊子都讓我感動,兒子上幼兒園了,在幼兒園大班時,我在姐姐她們的提醒幫助下,我自己也買了小型打印機,打印《明慧週報》,放到我們小區每家的信箱裏,每天白天抽空出去放點,一千多個信箱,我出去兩次就放完了。晚上,我就讀《轉法輪》給兒子聽,接送孩子的時間,就帶上一些姐姐她們幫我做的可以放在車玻璃上的真相卡片,看到路邊停著的車就放,大都市遍布攝像頭,那時我不懂得注意安全,也沒有怕的概念,有師尊的看護,我順順當當的發了幾千張。姐姐她們擔心我一個人在這邊的安全問題,就叫我用第三人稱講真相。

每年暑假帶著兒子回娘家看望家人,都可以和同修們交流,那是每年很期盼的一件事,二零一九年暑假的一件事讓我難忘。每年因為兒子假期的功課,都讓我有幾次忍不住發脾氣,記得一八年在姐姐家發生一次,因為兒子那時都三年級了,還寫的慢,字也不好看,我沒忍住,打了他。我和姐姐想了好多辦法哄他,希望他能認真做好,結果也沒啥效果,弄得我生氣,他傷心,姐姐也跟著上火。

一九年同樣的事又發生了,那情形和以前一樣,我正在和孩子生氣的時候,姐姐開始向內找自己的問題,她不想讓孩子聽到我們的談話,姐姐叫我到廚房和我交流,說去年我們用人的辦法,對孩子又打又罵又哄又嚇又騙的,最後也沒用,搞的大家都難過,看看這裏是不是有我們要修去的啥心,姐姐說修煉沒有偶然的事發生,這事既然發生在我家,就有我們要修去的心,我們先把這事放下,別生氣,找找自己哪裏做的不對。

姐姐說,你看去年你說孩子的時候,我沒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還和你合夥哄騙孩子,沒有做到修煉人的真和善,自己也動了對孩子的情。聽了姐姐的話,我想,我也有對孩子的執著,希望他早點做完功課,我就省心了,我希望他學習好,有出息,我也有面子,我沒有按照修煉人的標準站在他的角度想問題,表面是為他,實際都是為我自己想的,雖然他十歲了,這個年齡的孩子也有自己的想法,假期貪玩,不願意做功課。這樣想想,也不那麼生氣了。

這時,姐姐拿起小桌子,放到裏面房間的地上,對兒子說,大外甥,二姨和你一起學習,兩個人坐在地上,開始一起寫,姐姐也不多說話,把自己手抄一半的《轉法輪》給兒子看,字跡規範整齊,兒子說很好看,像打印的,可是姐姐說,這個不合格,有幾個字抄錯了,要重新抄。這麼好,二姐還覺的不合格,我和兒子都覺的很驚訝。

姐姐拿起紙,開始抄寫《洪吟五》,封面、標題、目錄,每一個字,每一筆,每一個符號,每個標點,都非常認真專注,就算一個點偏了一點,都要重寫。我在一邊看著,覺的自己做事不夠認真,沒有嚴格要求自己,還一味的要求孩子寫好、做好。這時,我們已經忘了兒子寫字的事。

姐姐寫了一會,到做午飯的時間了,姐姐去做飯,我開始打掃衛生,兒子還在桌子邊,開始模仿姐姐的樣子雙盤著腿,抄寫《洪吟五》,認認真真的抄了封面、題目和目錄裏面的幾個標題,用了半小時的時間,我過去,他拿給我看,看的出他抄的很認真。我說兒子抄的真好,看著字好看,真舒服,兒子說,字好看,自己看著也舒服,說看來我以後還是寫好點吧。這時他放下筆不抄了,我說,那就歇一會吧。他雙盤著腿沒打開,手扶著地,把身體轉向牆壁,背對著我說,你不用管我,我要靜靜想想剛才自己哪裏不對。

我激動的到廚房和姐姐學兒子剛才說的話,姐姐說,你看,我們用人的辦法打罵管教,孩子沒改變,大家都不開心,我們按照法的標準向內找,修去自己的執著,自己做好,孩子不用我們管,就會自己歸正,我們要好好感謝師父,我內心感動的想落淚。

這時兒子叫我,媽媽,我還是寫作業吧。這時他已經雙盤四十分鐘了,他說,還想繼續雙盤著寫作業,他怕自己腿鬆開,叫我把他的跳繩拿來,他把自己的腿用繩子綁著做功課。因為前一天下午,我們幾個同修交流時,他在一邊玩,我們說到有的同修為了突破自己雙盤時間,把腿用繩子捆起來,雖然他是在一邊玩,看來他都聽進去了;同修交流,讓我把孩子當小同修好好帶,以前也交流過,他上幼兒園時,我就陪他一起讀過《轉法輪》,也背過師父的《論語》和《洪吟》裏的詩。自從上學功課多了,每次都沒有堅持多久,沒耐心好好帶他。

十五分鐘,兒子寫好了當天的英語作業,字跡很工整,這是他以前一小時都寫不完的,雙盤五十五分鐘,就開始問時間,他說腿開始麻了,一分鐘問了兩次過了多長時間了,我說,痛就放下來吧,他說,再忍一下,問我剛才二姨盤了多長時間?我說六十分鐘,他說,我要超過二姨五分鐘。

雙盤了六十五分鐘,兒子說,腿麻了,忍不住了,就拿下來。我和姐姐雙盤過程中,都有忍著多盤一會突破自己的時候,每次剛拿下來,腿都不敢站起來,都得坐那裏慢慢拿,緩解一會,才敢站敢走。我們想孩子肯定也忍的很痛了,結果他馬上就站起來,就走出去玩了。看著他的樣子,沒有一點麻痛的感覺,我和姐姐對視一下都笑了。

我所在的城市我還沒遇到同修,我是一個人學法修煉,平時就靠上明慧網和姐姐提醒,了解正法進程。每年暑假回娘家是和姐姐等同修交流的機會,每年交流都有新的收穫,感謝姐姐和他們學法小組的同修一直以來對我的鼓勵和幫助,讓我這些年沒脫離大環境。我要做好三件事,讓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真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