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師父從地獄中將我救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七日】一九七零年我出生在重慶一個貧困的小山村裏,九歲的時候,母親撒手人寰,父親一人拉扯我們姊弟四個,日子過得很清苦。在這個環境中,我從小也養成了爭強好勝、騙人等等不良的習慣,初中沒能畢業就輟學了。為了改變家裏的生活狀況,我一九八九年就投靠親友來到黑龍江某市,幾年來幹過零活、當過長工、在煤礦下井採過煤等等,但也沒能攢下一分錢。

一九九五年,為了改變發展狀況,在親朋好友的勸說下,我來到了北國邊陲一個小農場。這個地方對我來說當時還有個未解之謎,就是在我僅有的幾次坐客車一進入到這個陌生的地界時,心裏就自然生出一種說不出來的喜悅。到這裏不久,經人介紹我就很快和妻子認識並結婚成家,在我們的共同努力下,家裏經濟狀況改善的很快,我們買了房子、有了孩子,我們把父親也從老家接來了。

一九九六年,我們全家都幸運的得到了這萬古難遇的法輪大法。得法的初期,我真的覺的大法這麼好,能讓人返本歸真、修煉上去,真是太珍貴了。

但也由於自己在人世中積累了太多的「生存本領」,忙著自己的發展,法學得不多,思想業也很大,浮於修煉的表面。在一九九九年,江澤民流氓集團發動對法輪大法迫害後,我選擇了現實的利益,脫離了大法。從此,我隨著人類道德下滑的瘋狂潮流中,吃喝嫖賭惡習行為樣樣俱全,家裏一天不得安寧……

轉眼就到了二零一二年,此時的我已身心憔悴疲憊,厭倦人生,覺的這樣下去已找不到人生意義,或許是曾經得過法的生命本性那一面,促使自己想回到大法修煉中來,很快,我就有幸拜讀了當時剛發表的師父《二十年講法》,「這麼大一件事情,是史無前例的。其實啊,歷史上,任何一次文化上比較突出的那些事情,還有不同時期的修煉人、覺者表現出來的狀態,都是給大法弟子參照、給大法洪傳奠定基礎的。也就是說,從古到今,都是為了這件事情。再說明確點,其實這五千年的中華文明,就是在直接的奠定著最後這件事情。」[1]「前一段時間因為有一些大法弟子還沒有走出來,需要等待,儘量叫他們走出來。這個時間也越來越少了。當我看到有些從中國大陸出來的學員,就囑咐他們叫沒走出來的那些學員趕快走出來,那些迷失的學員,趕快找他們講真相,不然他們將面臨最慘的下場。」[1]尤其這兩段法,像晴天的霹靂,像猛錘重重的敲醒了沉睡中的我。

紅塵夢終醒!在同修的幫助下,我通過一段時間的大量學法,調整了自己的狀態,很快就匯入到助師正法的洪流中。這些年中,我們地區同修們不斷的受到迫害,損失慘重,時常資料點就不能正常運轉了,有時都得上外地去帶真相資料回來,此刻同修正在為新買的設備不會用犯愁呢。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學會了一些打印的基本知識,我學習安裝電腦系統。開始時我很畏難,一天晚上,我做系統的過程中,需要卸載一個我無法找到的軟件程序,望著屏幕我正發呆,這時突然發現鼠標指針自己運動起來,指向了一個位置,我立刻會心的笑了,謝謝師父!

在一位明真相朋友的邀請下,有幾個月的時間,我加入了他們在網絡平台上經營大米的生意,憑借大法給我的智慧和平時在修煉中的心性,在很短時間我就掌握了這個行業裏應有的業務常識,也給他們先前經營中常出問題的環節給予修正建議。我需要配合的工作是負責配合銷售人員按需採購進貨、發貨等。 公司的負責人觀察我一段時間後,乾脆把公司所有的賬目、現金、開支、採購業務全交給我一人來打理,用他的話說我:「你的人品在我們之上,交給你大家都放心」。

一次我要開車去某地辦事,正開車門的功夫,一位素不相識的中年女士有些靦腆的問我,你車有地方嗎?我說怎麼了?她說想搭車去同一個地方,我心裏立刻明白:這是師父安排聽真相的有緣人。在行車的路上,我給她講了三退,她很高興的做了正確的選擇。我也為師父為她安排以這種方式得救而高興的流下眼淚。還有一次我給一位認識的人講真相,她也很爽快的做了三退,然後我想給她取個啥化名呢,師父直接把「玉華」的化名打在我腦海裏了,真神奇。

寫到這裏也是感慨萬千。儘管我的修煉路走得跌跌撞撞,師父也沒放棄我,倒是自己在逐漸安逸的環境中,變的不精進了,真是愧對恩師和自己要救度的眾生。我要努力修好自己,走好最後的修煉路。

個人體會,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