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部隊轉業幹部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二日】一次回老家去拜訪一位和我同年當兵,不在同一部隊的師級幹部的戰友,沒想到他非常認可大法,並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他還舉了幾個他所在部隊的某某、某某高官表面上冠冕堂皇,背地裏也在燒香拜佛的事。分別時,他雙手抱拳,連聲說:謝謝,謝謝!

我是部隊轉業幹部,一九九七年看到老伴的腰椎間盤骨質增生、坐骨神經痛等多種疾病,學法煉功一個多月神奇般的好了,精力充沛,經常騎自行車到一百多里地的鄉鎮洪法,從不說累。我看在眼裏、喜在心上,於是把自己正在吃的治多年偏頭痛病的中藥全扔了,走入了集體學法、煉功、洪法之路。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對法輪功瘋狂血腥迫害後,我由於怕心所致妥協了,但深知大法是被冤枉的。二零零五年初,退黨大潮一起,老伴叫我退黨,我帶著懷疑反覆看了幾遍大紀元出版的《九評共產黨》和《解體黨文化》等書,回憶起「文化大革命」時期喊「打倒劉少奇」的情景,昨天還是國家主席,今天就是叛徒、內奸、工賊、黨內最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多麼荒謬!中共搞的哪次運動不都是這樣?我醒了!拿回黨員關係信撕毀,聲明退出中共邪黨的一切黨、團、隊組織。我從新學法、煉功,走入證實法的行列中來。

我從小膽小怕事,只有別人欺負我,我從來不敢欺負別人。所以在證實法中處處存在去怕心的魔煉,說出來都感到汗顏。舉個例子吧,開始和老伴出去貼不乾膠,老伴翹著腳吃力的往高處粘,我這個一米八幾的男子漢卻在一邊站著看。老伴去小區發真相資料,我在門口等著。後來我試著拿一兩份去一樓發完急忙跑出來,還出一身汗。

師父教導我們:「法能破一切執著」[1]。我認真學法、抄法,一點一點、一層一層剝去「怕」這個頑固阻礙我不能精進的執著。尤其是我堅持每天看明慧網刊發的同修的交流文章,受益匪淺。現在我能大大方方、行動自如的出入各生活小區(沒有封不封閉和有監控的概念)發資料、貼不乾膠。夜裏騎著電動車和老伴一起掛條幅和真相看板。過程中遇到突發事能智慧、坦然的離開。有一天晚上,在我家不遠的一條主公路旁的高空電纜線上掛了一條彩色塑封的A4紙的「法輪大法好」條幅。旁邊就是個大型公園,天天人來人往不斷。每每站在窗前就能看見它在空中閃閃發光的飄盪,一直二十多天。在那麼顯眼的地方能發揮這麼長時間的作用,真是奇蹟。

再說說面對面講真相的事。我也是走過了一段艱難的修去人心的過程,特別是從修去怕心和內向性格的觀念中走出來是很難很難。我認識到從魔難中走出來就是提高,就是修煉。現在我可以在任何環境、任何場合坦坦蕩蕩的講真相了,大法給了我智慧,師父給了我正念。

有一次,我在職時的下屬,現任大公司老總請我和老伴吃飯。他請的和讓我指派的人都是現任和退休幹部,以前我給講過真相。酒席間老總的夫人和我訴說:兒子(曾是老伴的學生)在美國留學後想留在美國,我硬是把他拽回來好讓他繼承父親的產業。他很不情願,說中國的現狀處處得走後門、拉關係、腐敗成風,沒有人權,沒有自由,和我賭氣跑到青島找工作幹,三十六歲了不談對像,不想結婚,以此來「報復」我,邊說邊擦眼淚。我用自己所理解的大法的道理講給她聽,並說孩子的認識沒有錯,人各有命,在這個亂世中希望你們全家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會有福報、會有美好前途的。她抹去眼淚笑著說:謝謝你開導了我,我心裏亮堂多了。我也挺高興,接著我舉起水杯說:今天我以水代酒感謝老總和各位,祝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生命永遠平安有福報。大家都開心的回應:謝謝!老總還滿有興致的講了一個過去修煉的故事呢。

一次,老伴以前在事業上蠻有成就的小同事請我們吃飯。飯桌上的人都是他圈內有地位、有名氣的人。看在小同事尊重我們的面上,他們也彬彬有禮。酒席間我和老伴分別和他們講了真相,每人一份提前準備好的真相資料(提前了解每個人的情況搭配內容)。一位物業公司的經理興奮的舉起酒杯大聲說:「法輪大法好!」

二零一五年訴江大潮一起,我義無反顧的拿起筆來起訴迫害大法、迫害老伴和我全家的大魔頭江澤民,很快就收到了兩高的回執。大約三個月後,我原住地(退休後在孩子所在的城市居住)的縣六一零和我單位的政工部主任驅車二百多里地來找我。我和他們約定在外面一個大超市的廣場見面。我和老伴一塊去的,談話是在車裏進行的。我倆輪番講了為甚麼訴江的理由和大法在世界洪傳的真相以及自身的變化。因為一見面時,他們很吃驚我和老伴的身體這麼好,和實際年齡相差很大。六一零的人說他父親和我們年齡一樣,成天有病,不能自理,對他的壓力和負擔很大。真相喚醒了人善良的一面,過程中他們在認真聽。其中六一零的人幾次試著從包裏拿紙(簽字的)又放進去。我善意的告訴他:中央六一零頭子都遭報了,你還為其賣力呀。他無奈的說:我們上頭布置的任務,能不幹嗎?我說:是啊,在這樣的腐敗專政體制下做事也很難啊,但不管幹甚麼職業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才行,「三尺頭上有神靈」啊!最後他們非要送我們回家,我婉言謝絕。

接下來不長時間,單位以落實黨員人數查不到我的組織關係信為由,打電話叫我回去。回到單位,政工部把我和老伴領到紀委辦公室,紀委書記很不客氣嚴肅的把老伴攆出去。當時我的心有點動,看來要來惡的啦。「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師父的話在我耳邊迴盪,正念正行,怕甚麼,師父就在身邊!我坐下來,書記邊打電腦邊問我黨員關係的事,我如實告訴了他,我說黨章有自願入、退的規定。接著又問我為甚麼煉法輪功,我把自己和老伴在大法中受益的經歷和大法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洪傳等真相順理成章的講了。最後他把在電腦打出的材料讀給我聽,並叫我簽字,其中有一句是:「我不煉法輪功了。」我馬上站起來鄭重的對他說:書記,你怎麼能這樣?我甚麼時候說過這話了?法輪功這麼好,於國於民百利而無一害,我怎麼能不煉呢?!再說「信仰無罪」這是天理,這個字我是堅決不簽的!最後他無可奈何的說:算了吧,反正你已退休了,最後我倆友好的握手告別。

出來後,我把事情的經過說給在外面等我的老伴聽,她臉上滿意的笑容,掃去了之前的微微憂慮。此事也讓我修去了平時對老伴的依賴心。

我做了一點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還有很多執著心沒去或沒去乾淨。我會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繼續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感恩師尊,感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