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重返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一日】我是一名女青年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通過姑姑介紹開始學大法,當時我八歲,每天晚上,村裏有好多人來我家看師父講法錄像,教功帶,我充滿好奇的和大家一起看、學。

媽媽沒有上過學,不識字,不會讀《轉法輪》,就讓我和兩個姐姐放了學輪番教她讀。讀著讀著,自己也開始按著師父講的「真,善,忍」對照自己的一言一行,不知不覺和老師、同學們的關係處的越來越好,學習成績也提高到前三名,大人們也開始誇我比一般孩子懂事,但是當時自己特別貪玩,定力差,不能天天堅持學法、煉功,煉不了幾天,就會偷懶,自己做的好時,師父又會借父母的嘴鼓勵我。現在才體會到師父的良苦用心。

全家在大法中受益

在我記事時父親就是那種又黑又黃又瘦的形像,還貧血,吃不下去飯,還有抽煙、喝酒、打麻將、小偷小摸等不良行為和習慣,和母親經常打罵。學法不長時間,壞習慣沒有了,身體變好了,臉色紅潤了,長了二、三十斤肉,現在近六十歲了,看起來像四十多歲,三十歲的小伙子都沒有他幹活利索。母親看到父親這麼大變化,下定決心也要學法,不到十天,月子裏落下的十幾種毛病,偏頭痛、腰痛、心口痛、胸悶憋氣、胃炎、腿類風濕關節炎等等都好了,脾氣也變溫和了。

大姐四歲時在房頂上玩,不小心摔下來,耳朵聽力就不好了,西醫,中醫都看不好,姥爺會針灸,也沒能治好,和她說句話要重複三、兩次,在給母親讀《轉法輪》時,不知不覺大姐聽力恢復了。

二姐從小貧血體質弱,說暈倒就暈倒,也是在給母親讀《轉法輪》時,有一天,睡覺做了一個夢,夢到從腦中掉地上一個黑東西,「咚」的一聲,從此身體好了。我從小有遺傳性氣管炎,一到冬天就經常咳嗽,有時咳得喘不上來氣,通過學法、煉功也好了,至今二十三年了,一次也沒犯過。

弟弟,六歲時從高高的牆上摔下來,只扭傷了腳,家人擔心,想帶他去醫院,他說甚麼也不去,就要聽講法,沒過幾天,就又跑又跳了。

從父母開始學大法到我們長大成人,姐弟四個誰也沒有吃過一粒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全家人每天都快樂的沐浴在大法中。

迷失在常人中

我在這樣的學法環境中,呆了不到兩年,因特殊情況,去了姥姥家上學。去姥姥家以後,離開集體學法環境,自己就開始懈怠了,看電視,聽流行歌曲,執著考試成績,在不知不覺中下滑著,不能自拔。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父母去北京證實法,自己正在上學沒趕上,「七二零」父母在又去北京的路上被截回,接著又有好幾次被當地公安分局騷擾,二零零零年出去發真相資料時,被人惡意舉報,被迫在外流離失所四年,那時我從六年級剛升初中。

經常不學法,遇事就變成了常人,執著於對父母的親情,心情不好時就偷偷抹眼淚。上課開小差,當時又是青春期,師父講過有關去色心的問題,雖然沒有做過出格的事,但也動過色心。初三開始住宿舍,給同學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班主任舉報,公安分局三、四個警察把我帶走,關了一整天。

他們輪番嚇唬我,當時還不知道怎樣給他們講真相,善心不夠,有點恨他們,也有點害怕,但是知道法輪大法是正法,學大法沒有錯,堅持不在「保證書」上簽字。看我態度堅決,警察下午打電話把舅舅叫來,讓他勸我放棄修煉,還說今天不簽字就把我送看守所,舅舅嚇得含著眼淚說:「你爸、媽都不在家,你可不能讓我再著急,簽了保證書,回到家自己偷偷學。」(只記得大概意思)嘴裏說著自己沒錯不能簽字,心裏卻動搖了,最後默許舅舅幫自己簽了字,出來以後又發了聲明。

初中畢業開始工作,四年以後結婚、生子,九年的婚姻生活讓自己變的更常人化,執著一家人能過上好生活,名利心越來越重,親情、友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讓自己沒有片刻安穩,真是「抓其情絲攪擾一生」[1]。

自己的身體狀態也變成了常人,腰疼,眼睛迎風流淚,洗完頭髮頭皮不能見風,每次來例假,胸都疼十幾天,中間有兩、三天還會出血,嚴重氣血虧,說話鬧心,後腦勺發麻,心臟驟停,每天感覺沒力氣,有時間就想躺著。兩條腿沉的像灌了鉛。

前幾年,丈夫賭錢被人騙,做生意又賠錢,共欠下四、五十萬的債,當時自己沒站在大法修煉人的角度上解決問題,完全動了人心,自己放下兩個孩子不管,出去開店,折騰想掙大錢,結果不到四年時間,錢沒有掙到,又賠了四、五萬房租,裝修費也搭進去了。走投無路時,才開始反思自己的所作所為,才想起師父,想起大法(中間師父多次夢中點化,父母同修多次勸說,也聽不進去,看不了幾天大法書,就又混同常人)。

重返修煉路

師尊無量慈悲,只要大家一顆修煉的心。捧起《轉法輪》,無顏看師父的照片,悔恨、慚愧的淚水不知流了多少次。九年時間,有多少眾生因自己的不精進錯失了被救度的機緣。靜下心與父母同修交流,感到拉開的層次差之千里。師父看弟子還有一絲悔改之意,將書中的法理再一次展現給我,為弟子調理身體,開啟智慧,感覺到在法理上有了一個很大的飛躍,讓自己有幸重返正法之路。

從年初到年末,隨著自己修煉狀態的改變,身體上、家庭中也都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常人病態消失不見,走路輕飄飄的,有了一份不耽誤學法、發正念、講真相的工作,雖然有些辛苦,自己卻覺的非常坦然、踏實,名利心放淡了很多,自己在外面開店時欠的賬還了一半,公婆幫著丈夫還了十幾萬,丈夫也開始正常工作,之前他以火暴脾氣對我,說罵就罵,吵架時經常動手打我,現在的脾氣像變了一個人,我知道是師父幫我善解了這一切。

前半年做了一個夢,夢中丈夫直接對我說欠他七條人命,只還了兩條。大法弟子走師父安排的修煉之路,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婆婆由不認可大法,到現在也開始相信法輪大法好了,有時還會主動聽師父講法錄音,用大法的法理引導孩子,有時候下班回來,兩個孩子還給我講他們按照「真善忍」做事的小故事,在家裏也變懂事了。

之前聽明慧廣播《憶師恩》時,不能深切體會同修說的師父和大法給了他們第二次生命。現在明白了,更體會到了師父給予弟子的都是最好的。那個充滿好奇心、依賴父母同修、修煉沒有堅持性的小弟子,現在終於走向成熟了。用盡人類語言也表達不了自己對師父的感激,唯有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走正以後的路。

修煉是嚴肅的,慈悲與威嚴同在。最後以師父的講法,與同修共勉!

「大法弟子是有助師救眾生責任下世的神,承擔著救度下界眾生的責任。你覺的我個人修不好沒有關係,像歷史上的修煉方式一樣,因此有的人不太精進,帶修不修的。可是你想到了嗎?你來到這個世間的時候曾經和我簽過約,你發誓要救度那些眾生,你才能成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這件事情,可是你沒有兌現。你沒有完全兌現,你承擔的背後的那個分配給你的那些無量眾生、龐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甚麼?!那是簡簡單單的一個不精進修煉的問題嗎?那是極大極大的犯罪!罪大無比!你說你到時候一喊師父,說我沒修好啊師父,這事就完了嗎?誰能放過你呢?那些舊勢力放過你嗎?多重大的事情啊?!」[2]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