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走過病業大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三十一日】二零一二年我開始修煉大法後,從一個非常自私、道德低下的人逐漸變成一個好人,身體也變的非常健康,可以說大法讓我脫胎換骨了。

我從小膽小、聽話,從小學到大學一直就讀重點學校。八歲時因為父親出軌,父母離異。因母親沒有能力帶我,我是跟著父親和繼母長大的,他們後來有了一個女兒。他們一直對我母親沒有帶我耿耿於懷,所以跟著父親的十一年裏我受盡折磨,這種折磨是精神上的折磨。表面上我沒有受到打罵等虐待,實際上受到的傷害更甚。

可以說那時的我,儼然一隻腳已經邁向地獄。這時轉機出現了,二零零五年母親喜得大法,我因為擔心她,把《轉法輪》從頭到尾一字不落的看了一遍,看完後便放心了。這也為我日後得法奠定了基礎。之後在夢裏遇到危險,我知道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教親戚念九字真言。

轉眼到了二零一二年,我的人生彷彿走到了盡頭,眼前的魔難讓人面對不了了。這時我想到了大法,潛意識裏知道只有師父能救我。我跟母親說我要修煉,她很快托同修幫我請了一本《轉法輪》。那時週末我讀大法書,平時利用上下班時間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得法之初,一改之前的苦悶,感覺生活又有了生機。

二零一六年年初,思想業猛烈的往外湧,自己知道要做好人,可是邪念不斷往出湧,壓都壓不住,這時真感覺生死關來臨。我知道只有師父能幫我,就大量的學法。當時我和媽媽住在公司宿舍,媽媽因為和宿舍保安講真相被告了,這時領導找到我,說只要以後不講真相還可以在宿舍住,我拒絕了。我們找到一處市中心的房子就搬了出去。

這時我身體消業很猛烈,往往週末大量學法後狀態好了些,上班後就又不行了,當時的狀態已經不大適合上班,就向公司提出了辭職。上班的最後三天,感覺已經撐不下去了,左腳走路很痛。最後一天下班回家,平時走十分鐘的路程那天走了半個多小時。

消業開始後,右腳腳背靠近小腿處起初破了點皮,後來傷口越來越大,並結了痂,不時有液體排出,慢慢的排泄物伴有惡臭味。清洗傷口時,發現痂裏面都爛了,把痂弄掉後,右腳腳背現出了一個大洞,從這個洞裏可以看到裏面的肉和一條筋,右小腿和右腳都腫了。左腳沉重很痛,人也很虛弱。

這種情況下,我媽讓我把情況告訴了爸爸。他來了,說我得了敗血症甚麼的不去醫院就要截肢,我很堅定的告訴他我不去醫院。當時傷口用紗布和膠帶貼著,我很害怕他會揭下紗布看傷口,他甚麼也沒看抱怨幾句就走了。

在消業最猛烈的那幾天,右腿腫得無法雙盤,煉法輪樁法時有點站不住。我想應該要雙盤煉功,這樣堅持了一週後,傷口神奇般的變小了,差不多只有之前的三分之二,露在外面的筋也長到肉裏去了。慢慢的左腳不疼了。

我堅持每天煉功,學三講法,每天上午出去配合同修講真相(同修講,我跟著發正念、記名字)。情況好轉後,我又堅持每天煉兩遍功。這樣堅持了九個月之後,右腿消腫,右腳的傷口收了很多,過程中排出了很多有毒的液體,當時穿的鞋子的真皮內膽靠近腳背處都是黑色的。右腳傷口收口時,長出了很多白色的筋,一個洞長一條筋,長好後另一個地方又出現一個洞長一條筋,這時我才知道,那時腳上的筋都斷了,原來看到的白色斷頭就是腳筋啊。我媽幫我洗腳時我問過她,她怕我害怕沒跟我說。腳筋斷了卻一直能走路,是師父呵護著弟子啊!

這次是師父從深層幫我淨化身體,現在的我皮膚細嫩,身體變健康了很多,可以說師父把一個爛蘋果變成了好蘋果。

這個過程中,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感謝媽媽同修的照顧,感謝學法小組同修和一起講真相的同修。那時我走路很慢,同修一次次的等我,並一次次的鼓勵我。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