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在家庭工作環境中實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五日】我是一名修煉了十一年的青年大法弟子,是出於治病和對人生迷惑不解的探知,有緣走進大法修煉的。修煉大法後,我身體所有疾病很快不翼而飛,更領悟人生真諦,喜悅無以言表。但大法深層的法理遠不止於此,只有修煉人在不斷修煉的過程中才能感受不同層次不同法理的展現,感悟到法之洪大,那是非人類語言能言表的。

以前我是個多愁善感、心胸狹小、不愛說話、妒嫉心很強的人。性格與林黛玉相似,別人不經意的一句話就能觸動我的心,讓自己生悶氣,我不會和別人吵,就是自己心裏過不去,活的很苦、很累。年紀輕輕就感到身心疲憊,患有一身疾病。

修煉後,我按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做事處處為他人著想,去掉在常人中形成的固有觀念和思維方式。這個過程確實很難,但只要堅持天天靜心學法,明白法理後就能做到。這裏想說我修煉後的巨大變化和在修煉中修心去執的一些經歷。

一、在家庭中修自己,婆媳關係和睦

婆媳關係在常人中是很難和諧相處的一種家庭關係。但我在大法法理的指導下,層層去掉人心,與婆婆相處的如母女一般。

公婆因我沒有正式工作而反對丈夫和我結婚,但因丈夫的一再堅持,他們勉強同意。婚後,公婆在對待我和丈夫與小叔子一家人方面,很偏心小叔子一家,但幸運的是這時我已經得法了。大法要求我處處為他人著想:我一進公婆家就開始洗碗、做家務。朋友都說我傻,日後肯定受欺負。我沒聽朋友的話,而是按大法要求自己,儘量多幹活,不和小叔子他們比,他們不幹的活,我們幹。他們要求的事我們最大限度的滿足。不管公婆怎麼對待我和丈夫,有再大的委屈、再大的困難,只要我們自己能解決,都不和公婆說,怕他們擔心。

但事與願違,我們的表現沒得到他們的認可。其中最讓人不解的是:在我生孩子前後,公婆都沒露過面,更別說照顧了,我母親傷心的說我好像是在生私生子,孩子滿月他們也不聞不問,都是我父母在操辦這些事。為了堵住周圍人的閒言碎語,我母親謊稱公婆他們有事不能來,但錢都給了(其實沒給),母親怕我坐月子不高興,強忍笑臉照顧我和孩子。但我心如明鏡,一邊和父母說公婆如何如何好,一邊安慰父母別多想,應該寬容別人,一切都會好的。因為我當時得法時間不長,沒能真在法上認識問題,很多時候還屬於強忍,內心並沒放下,心裏有時很難受,對公婆產生了怨恨心。但在隨後的學法修煉中,通過學師父講的業力轉化的問題,一舉四得的法理使我明白了公婆這樣對待我,其實是在幫我修煉呢!業力轉化的同時,提高心性,提高層次,功才能長上來,這是好事呀!

公婆很偏心小叔子他們,初期使我對小叔子一家人心生妒嫉,表面上表現的很平和,內心憤憤不平。通過學法,我知道原來自己是在追求絕對平均主義,總認為公婆對待兩個兒子、兒媳應該公平一些,一碗水儘量端平,我這是用常人的理而非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呀,我明白了這是幫助我修去妒嫉心呢!修煉前我的妒嫉心就很強,處處都爭強,總覺的自己比別人好,別人都不如我。原來師父用公婆和小叔子的所為在修我自己呢,我真得好好謝謝公婆和小叔子他們。

此後的日子我與丈夫真心對待小叔子一家人,處處為他們著想,他們好我們高興。若不是修大法,我根本就做不到,而且我周圍的朋友、同事都說我太窩囊啦,讓我跟他們鬧,我若不修大法可能和她們一樣,婆媳關係和其它家庭關係也不會和睦 。修煉後改變了這一切,和諧的家庭關係使我們身心愉悅,令周圍人很是羨慕。

二、在工作環境中修自己,與同事和睦共事

我在一家私人企業擔任出納工作。剛到單位,領導和同事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好像看賊似的,處處都防著我、看著我,相關財務的東西本應我管的都不讓我接觸,由非財務人員管理。在當今中國,人類道德急速下滑,人們都被騙怕了,都互相提防著,我也能理解。在工作中我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即使有的同事為難我,在領導面前說我壞話,但我都能平和的相處,不計他人之過,在利益上從不和他們爭。不到一年的時間,他們都看出我與一般人不同,他們說我與世無爭,難得的好心態,問我是否有信仰,我就和他們講法輪功真相,勸三退,他們都能接受,單位人員不多,但他們都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很認同大法。

但最近發生的一件事,觸動了我的人心。在工作中,我除了平時正常帳務上的工作外,最繁雜的就是與領導及他人相關內、外帳之間的核對。由於小企業,人員有限,單位在內控方面漏洞很大。有一次,領導問我帳面掛她的往來有多少,我說有十一萬,她皺皺眉頭說沒那麼多吧!會計把帳本拿出來一看,帳面確實有十一萬,她鬆鬆皺緊的眉頭,正在思考。這時不知為甚麼,會計突然說領導說的對,是我把帳弄錯了,應該是一萬。領導聽會計這麼一說,倆人一唱一和,硬說是我弄錯了,領導不懷疑我把錢弄錯了,她對我還是挺信任的。畢竟這麼多年她通過我的言行非常肯定我的為人,說我人品好。之前我和她講過真相勸過三退,她都表示同意,只是讓我注意安全。這次領導卻說由於我的失誤,把帳弄錯了,讓會計調一下帳就離開單位了。

其實,領導並不懂帳務處理,如果真要調帳,必須再轉賬十萬或往開戶行帳戶交十萬現金,這十萬誰交呀?領導以為光調帳就行了。這時我心裏有些不穩,心想:會計你怎麼能這樣說話呢,當時你與我對帳時,你親口說領導的往來帳還有十一萬,今天你怎麼出爾反爾,唱這麼一出。我穩了穩心態,把當時和領導對帳、抵帳、消帳等細節仔細的回憶了一番,一條一條反覆的核對無誤後,下午心平氣和的和會計說:「你再好好想想,理理帳,應該是十一萬。」我把當時對帳的情節和她詳細的說了一遍。誰知她火冒三丈,她說她不管,讓我自己和領導解釋去吧,這些都是我的事,跟她沒任何關係,還警告我不要把她扯進來。我有些激動的說:「你上午說我把帳弄錯了,領導也認為是我的問題,應該咱們兩人一起和她說明情況吧。」結果她更生氣了,埋怨我當時沒和領導說清楚,讓我自己拿十萬元現金過來吧,說我沒把事情做好,反而還連累她。聽她說出這麼滑稽可笑的話,當時真想和她理論一番,但我忍了忍,沒再說甚麼。

這時,其他同事聽的一知半解,都以為是我弄錯了。你一言我一語的,說是我的問題。當時我真想辯解,但冷靜一想,那樣只能越解釋越亂,很難說清楚。這時我想起師父說:「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1]。這件事只能我自己去面對領導,不能指望他人。

下班後,我給會計打電話,約她出來,和她說了說下午發生的事,我向她說明是我工作疏忽,讓她別擔心,我不會連累她的,我自己會和領導說明一切。只是怎麼說領導才能清楚呢?她看我態度謙和,便和我說:「沒事兒,你帳務上肯定沒問題,要不怎麼帳實相符,報表都沒問題呢。」她堅定的說領導應該不會為難你的。我謝過會計後,心裏更有底了,看來這件事確實需要我自己去面對,會計不會給我證實的。其實以前發生過多次類似的事情,領導有時事多,忘記了,總認為她自己的判斷是對的,但只要財務拿出帳本及相關票據核實無誤後,她都欣然接受,承認是自己記憶力不好。

第二天領導來單位,我把前一年她所有的往來帳一一拿出單據讓她看,怎麼掛的帳,怎麼消、抵帳,及白條抵賬等一系列情況說清後,告訴領導最後一筆白條是在年底給的她,結果這時她不承認,情緒很激動,說我沒給她。我聽後笑笑說:「沒事兒,時間長了,誰也難免忘了,您回家再找找。」我提醒她有一張重要的借據是她當時在甚麼情況下寫的,這時只見她情緒穩定了很多,若有所思的說:「好的,我回去再看看。」事後很長時間,領導再沒提及此事。我知道她是弄清楚了。

有位知情同事憤憤不平的對我說:「你真傻,你就沒看出來,會計是給你下的套,在陷害你呢!帳實相符,她為甚麼在領導面前說你把帳弄錯了?」我告訴他會計不是故意陷害我,她只是想迎合領導的說辭罷了。我告訴同事我不會在意這些,修煉人碰到的任何事都是好事。

在被眾人誤解的情況下,能保持正念,不怨不氣,不爭不辯,以更大的慈悲心、純善心包容他人,化解他人心中的疑慮,這才能體現大法弟子的大忍大善,展現大法的偉大美好,這也是在證實法呀。

在當今物慾橫流潮流影響下,公司員工之間互相勾心鬥角,為維護自己的名譽和利益,不擇手段的你爭我奪的情況下,我修大法後,不爭名奪利,不計同事之過,同事關係相處的很溶洽,在這樣祥和的環境中工作,這是每個人都渴望的。

像我這樣一個曾經心胸狹小的人,修煉大法後身心巨大的變化,能處理好家庭、工作和其它繁雜的社會關係。這都是大法的智慧與威力,充份體現了大法的神奇與偉大,再現師尊的慈悲與偉大。

希望有緣看到我文章的朋友:在當今道德急速下滑,物慾橫流的社會潮流中迷失自我,苦苦為名利掙扎,身心疲憊,最後換得一身病痛的朋友,都能拜讀一下《轉法輪》這本寶書,就能明白人活著的真正意義,了悟人生真諦,方能脫離人世之苦!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