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修煉要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那時自己還沒有成家,經常和同修們去鄉鎮洪法,沐浴在佛恩浩蕩之中,每天都很快樂充實。一九九九年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大法後,失去了集體學法的環境,加上剛剛結婚,就放棄了修煉。但慈悲的師父不放棄我,在二零零五年又讓同修把我叫回大法修煉中來。

夜發資料 師保護

回到大法修煉中後干擾很大:婆婆信基督教,聽信了邪黨謊言,對大法很排斥;丈夫也不太支持我修煉。但我知道自己在修煉上落下的太久太多,需要更多的學法和更嚴格要求自己。我堅持每週都參加集體學法。看到同修都很精進,都忙著講真相救人,那時我白天上班,回家還要處理很多家務,我就拿些真相資料夜裏自己騎自行車去附近的農村發。

有師父加持,走夜路我不害怕。我發完十二點正念就出去發,有時回來時天都快亮了。

農村狗很多,剛開始出去時,有師父加持我,夜裏農村很靜,我就挨門挨戶發放,狗不叫,有的村子也安了監控,我沒把它當回事,一直很順。出去的次數多了,有時也會聽到狗叫,我就發正念。一次我剛走到一門口,向裏面放一份資料,就聽到裏面有一隻大狗在喘氣,我說:別叫!它真的很乖沒叫。以後狗再叫,我就不怕了。有時一隻狗叫,全村的狗都叫,我就邊發正念邊發資料,快速離開。

村裏都有了路燈。一次正從一個村的南頭往北發資料,聽到有幾個人說著話朝我這邊走來,因隔的太遠,那邊的路燈不亮,也看不清人,只見幾個點燃的煙頭向前晃動。我當時沒想躲開,可正在這時路燈全滅了。我想,那幾個人可能不善,我就離開了。

還有一次,我發完資料從村裏出來,剛上大馬路,一個騎摩托車的人從後面追上來,在我前面掉頭停下。因那時已半夜,公路上沒有人,我當時想,可能是盯上我了。但又一想,不能跑,我做的是最正的事,就發著正念向前走。到他跟前時,他問:「上某地怎麼走?」我一指後面,他就走了。師父又保護我了,當時要跑的話,可能就被邪惡鑽空子了,想想還真後怕。

那時我們住的是農家小院,夜裏開門會弄出很響的動靜,因此我出門往往會被婆婆發現,我走後她就把門從裏邊插上。我發完資料回來也不敢叫門,因為怕驚動四鄰。門前就是大馬路,我在門口等著叫人看見也不好,我就走開點,可走出不遠,我又想,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我得堂堂正正進去,你們必須給我開門。我就走回家門口,這時聽到丈夫出來解小手,我一叫門他就把門打開了。他說你去發資料了?我說我的事你別管,他說我是問一下,就沒再說別的。

二零一六年底,我們搬進了樓房,夜裏去農村不方便了,就白天往居民樓裏發,每次都爬好幾棟樓,有時爬七、八棟。有了真相光盤後,我就面對面派發,也打真相電話,有時也和同修搭伴趕集講真相勸「三退」。

圓容整體 證實法

這些年因講真相被綁架、非法拘留過兩次,訴江後又遭綁架、拘留,但都在師尊的慈悲加持下走過來了。反思自己,主要是學法少,正念不強,有幹事心,不太注意安全,讓師父費心了。

我被迫害時,丈夫壓力很大,他讓我放棄修煉,我說讓我放棄大法,還不如讓我去死。就這樣,二零一一年丈夫有了外遇,我沒有和他吵,也沒罵第三者,只是勸他要為兒子和老人著想。可他已鬼迷心竅不再回頭,那第三者已懷孕,且已和她丈夫離婚了,他們已鐵了心要在一起。丈夫提出淨身出戶,兒子歸我,每月給兒子六百元生活費。我們心平氣和的辦了離婚手續。辦完手續後他哭了。

婆婆、小姑子這些年和我生活在一起,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良,也明白了大法真相。丈夫有了外遇後,她們都站在我這邊。得知我們離婚,婆婆哭了。我說:「媽,你放心,我會照顧你的,不是兒媳了,我會給你當女兒。」我是這麼說的,也這麼做的。婆婆有甚麼事,我都會跑前跑後,每次有好吃的,我不吃也要給婆婆送去。婆婆開始不想認她現在的兒媳婦,在我的勸說下,她認了。但婆婆對於兒子和我離婚還是想不開,經常睡不著覺,兩年後,病逝了。

這期間,我一直在醫院伺候她,給她擦身子,換衣服。婆舅媽看後很感動,說:「你媽虧了有你照顧,可沾你的光了。」鄰居和小區的人都誇我人好,我用言行讓世人見證大法的美好。

和前夫離婚後,為了照顧孩子,我找了份保潔工作。幹保潔雖不太乾淨,但幹完活能休息,我可以利用休息時間學法。因我在家開了一朵小花,晚上我需要打印資料,沒空學法。週日休息就參加小組學法。

學法點在小區內,在一位老年同修租的房子裏。三年前,老年同修搬走了。我想同修們沒有地方集體學法,形不成整體哪能行呢?於是讓同修到我家來學法。當時我壓力很大,還有怕心,因為我曾經被綁架三次,是在邪黨黑名單裏,我家又是資料點,人來多了,進進出出很不安全,又因我已離婚,同修中有幾個是男的,和我年齡差不多,怕鄰居見了說閒話,這些都讓我猶豫。通過學法,發正念,我想身正不怕影子斜,有慈悲的師尊加持我怕甚麼?我做的是最正的,來我家的同修是最正的,我要放下一切人心圓容整體。就這樣,我家的學法小組建立了。

我以前幹的工作休班沒有規律,學法那天有時可能加班,為了不耽誤大家集體學法,我把鑰匙給了一位老同修,讓她早來開門,這樣不管我在不在家,都不會耽誤大家每週的集體學法、切磋。

一次我給師父敬香時想:「師父,大法弟子一切都是最好的,要有充份的時間做好三件事,經濟要跟上,時間要有保證,工作要輕鬆,請師父幫忙安排個合適的工作吧。」不長時間,我就找到了一份輕鬆、乾淨、工資比以前高、令很多人都羨慕的工作。雖還是保潔,但就我一個人給一公司打掃幾個辦公室。每月休息四天,都安排在週末。這樣我每週就都可以和同修一起學法、切磋了。

從去年開始,我們幾個同修決定充份利用好每週一天的休息時間,上午針對當地公檢法司、610集體發正念,下午集體學法。

我現在每天工作兩小時左右,有充足的時間在班上學法。有單獨的休息室,有換衣服的櫥子,我把大法書放一個櫃子裏,下班時就鎖上。我一人比較清靜,只要有時間就背《轉法輪》。《各地講法》、《精進要旨》、《洪吟》我也都拿班上學。晚上我會上明慧網瀏覽每日文章,並下載明慧廣播,邊打印小冊子,邊聽同修的交流。

我買耗材一般是在中午,那時樓道口沒人。這些年我很注意手機安全,一直用老年手機,從沒用過微信、QQ。小姑子在外地,有時說:「嫂子,你怎麼不用微信,安上微信咱倆說話不花錢。」我都搪塞過去。那時明慧網還沒發《所有大法弟子須知》,我就是覺得用微信太耽誤寶貴時間,不能嘮常人的嗑。

我做講真相的事從不帶手機,回家後就習慣把手機放廚房抽屜裏,再把廚房門關上。因說不定哪時有同修會來,為安全起見,乾脆把手機放遠點。

師父讓我們做好三件事。我很重視發正念,四個整點幾乎不落,晚上的七、八、九三個整點也發。上午九點,下午三點,有時間就發。我認為既要學好法,也要發好正念,才能做好講真相的事。

明慧網發出《通告》後,我們點的同修開始編輯真相信,加上了《通告》內容,給當地各派出所郵寄了一遍。還發給了很多單位的能知其姓名的人,讓《通告》真相內容普及,讓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得救度。

我現在越來越認識到每週集體學法的重要,形成整體的重要,同修們真是八仙過海,各顯其能!我給師尊上香,求師尊加持我們的學法點、資料點,直到法正人間,正法結束時。

我還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面對面講真相還講不好,尤其被綁架回來後,給身邊人講真相有顧慮。還有很多執著心,如顯示心、歡喜心、不修口、色心、利益心等有待修去。我要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跟師尊回家。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個人體會,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