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是我生命快樂的源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我是一名教師,今年五十歲。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喜歡聽一些神話故事和民間傳說,經常坐在姥姥懷裏聽故事,就在那時,神佛的概念就在我幼小的心靈裏扎了根。等到大了,就對宇宙的奧秘非常感興趣,經常閱讀這方面的雜誌,但是,科學所持的無神論的觀點使得這些解釋聽起來是那麼蒼白無力。冥冥之中,我相信天地之中一定有一種神秘力量存在,同時也非常相信善惡有報。

工作後,到了九十年代,社會邁入了一切向錢看的時代,人們每天不停的忙著賺錢。每天下班路上,看到行色匆匆的人群,我總是想,不能被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尤其甚麼燈紅酒綠的生活方式所迷惑,要趕緊回家。後來在《轉法輪》這本書中看到師父講:「過去道家講師父找徒弟,不是徒弟找師父。」[1]才明白了自己為甚麼和法輪功這麼有緣份。

一九九九年五月份,在家小區附近的小花園,我被法輪功優美的煉功音樂及動作所吸引,再加上得法前同事的介紹,看到她身體那麼健康,我毫不猶豫的就加入到煉功的隊伍中。剛修煉不幾天,就能雙盤,很多同修都很羨慕我,誇我根基好。那時真是高興啊!我有師父了,幾乎每天都在充實、開心中度過。

那年七月,邪黨的血雨腥風的迫害就開始了,因法理不清加上怕心,很遺憾,我就不敢煉了,又回到了常人的大染缸中浸泡,被這個一切向錢看的社會所薰染,沾上了不好的習慣,尤其變的看重錢,自私起來,有時,只想自己,不願關心他人,特別是對自己的丈夫,導致家庭矛盾不斷,和丈夫經常拌嘴,甚至動手。

各種病又找上門來:胸膜炎、婦科病、生孩子落下的眼睛疼,尤其是這個病,我記得疼的我當時都掉眼淚。最使我無助的是我的丈夫身體也一直不好,腎炎很重,他掙的錢都拿去看病了,還欠了外債。我負擔家裏的一切開銷,捉襟見肘,工資能維持生活已不易,何談治病?所以有病了也挺著。娘家婆家都借不上力,心裏的苦也沒處述說。每天都很不開心,上個五樓都得歇歇。真是像師父講的那樣:「在常人社會中為了名、利,人與人之間的爭奪,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體已經搞的相當不像樣了」[1]我就像一隻拋錨的小船,孤零零的漂在黑暗的大海上,靠不到岸,看不到光明,心裏充滿了各種怨恨。

正當我孤苦無助的時候,二零一四年,慈悲的師父讓同修又找到了我。我又找到了返本歸真的路。從此篤定修煉到底。我把沒吃完的藥扔了,個把月後,身體從新恢復健康。直到今天,我沒吃過一粒藥。師父不僅給我淨化了身體,還讓我懂得了更多的宇宙真理。

如果說當初得法是因為我的感性主導,而這次完全是在理性上認識大法。我通讀了大法的所有經書,隨著修煉的深入,心中所有對人生的疑惑在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心境變的豁然開朗。尤其是師父教導我們凡事向內找,處處為別人著想,使我醍醐灌頂。原來這才是生命幸福快樂的根本。

從此,我對親人尤其是丈夫的所有的怨恨煙消雲散。在生活上,主動關心他和他的家人,定期帶孩子去探望公婆。公公也總誇獎我,全家數我的身體最好。現在的我,每天都樂呵呵的,精力也很充沛。工作上承擔著和年輕同事一樣多的工作量。修煉這些年來,雖然我也遇到很多很多魔難,但是,我一直相信師父相信大法。要說的是,在我修煉路上有很多神奇的事,僅舉幾例。

「你真年輕」

記得在修煉前,三十多歲時有一次打車,當告訴完我的年齡,司機見我臉上的斑,直言不諱的說:你長的挺好看的,可是臉上的斑怎麼這麼重啊。是啊,那時我整個右邊臉都是斑,人顯得很黑。

隨著修煉,斑越來越淺,越來越淡,到現在不僅斑都掉了,而且皮膚也比以前白了。我也不用甚麼名牌的化妝品,用的僅是一般的化妝品。

現在遇到不認識我的人,當知道我已經五十歲時,都不相信,他們說的最多的一句話是:你真年輕,不像,看上去也就四十二、三歲。記得有一個出租車司機竟認真的對我說我就三十多歲。我說,您誇獎了,他卻說了幾遍是真的想法,我說了我修煉大法後,他才釋然。

與我同齡的同事們更是很羨慕我光滑細嫩的肌膚。師父在法中有這樣一句話:「說句笑話,年輕的姑娘總好做美容,皮膚想變的白一點,好一點。我說你就真正的煉性命雙修的功法,自然就達到這一步,保證你不用去做美容。」[1]這年輕七、八歲的秘訣完全是因為修大法才能達到的。

不在金錢上迷失自己

我第一次走入修煉時,帶了一個班。當時同修就提醒我在學生的班費等涉及到錢的地方,一定要時刻提醒自己是修煉人,不能給大法抹黑。我把同修的話記在了腦子裏。所帶班級從開學伊始一直到畢業,在涉及到學生錢的方面,我處處嚴格要求自己,始終按師父和大法的要求做。

班費都交給學生幹部管理,錢數也都一筆筆記得清清楚楚。雖然那時我的生活也很拮据,但是壓根沒想過佔學生的錢。我的學生大都是農村的,孩子們經常給我帶些土特產,我都謝絕了,我告訴他們只要好好學習,做個好學生,比給老師東西都讓我高興。

但是,有時家長親自送來,記得一次,家長給我送來東西,我一再推辭,來回推搡了幾次,導致家長疑惑的問:老師,你是信甚麼的嗎?很遺憾,那時修煉的時間短,不夠紮實,還有怕心,沒敢說出自己是修大法的。只是含糊說不能收,你們也不容易的話。沒有直接證實法。

不僅如此,師父在這方面時刻點悟我。記得二零零八年冬季時,所帶的班要畢業了,可能是學生的材料錢剩下了,教務領導決定把這筆錢發給班主任,算是補助了。我拿到錢很高興,並沒有認識到這件事的不當。當天晚上,我班的一個女生就給我打電話,說要向我借錢,還很急,我二話沒說,告訴她過來取。正好把發的錢都借給了她,不多不少。後來我悟到,這是不失不得的法理。這筆錢不是我的,就不該我得,心中充滿了對師父的感恩。修煉路上,師父時刻看護著我們。

有個班在畢業時,班費剩了,眼看學生要離校了,我決定帶孩子們到卡拉OK玩玩,把這筆錢花了。當最後結賬時,錢也正好花完,一分不差。

現在想來,如果不是修煉大法,我或許也同大多世人一樣,隨波逐流,貪點沾點,結果給自己生命留下污點。身為大法弟子,真是幸運啊!其實,出污泥而不染的大法弟子千千萬萬,和那些做的好的同修比我還差很遠。每當此時,我都不禁的感歎,唯有偉大的師父,才能造就出無數個了不起的大法弟子。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我的老父親是一名老(邪黨)黨員,人老實、善良。在三退大潮中,我給他講三退,他欣然答應退出。他老人家看到我修大法的變化後,逐漸的改變了對大法的認識,接受我講的真相。但因為他耳朵背,加上我上班忙,後期沒有經常去看他,也沒有給他講更多的大法真相,這也是我的遺憾。但是即使這樣,他也在大法中受益了。從發病到過世只幾天時間,沒有遭罪。

現在,我母親已經八十歲了,雖然腿腳不好,但是身體其它地方沒問題,年輕時的高血壓不但降了,還同年輕人的血壓一樣正常。吃飯睡覺都好。這也與她信大法有關,在她不糊塗的時候,我經常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就隨著我念,因此受益了。

我的丈夫也在師父的保護下,幾年前從一輛飛奔而來的就差一點撞著他的車前躲過一劫。真是命懸一線,多虧了師父啊!

在此,我謹代表家人向偉大的師尊叩謝!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