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與重生

——記一次車禍後所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七日】一九九七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通過學法,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諦,看到了生命的希望,所以那時我是比較精進的。

迫害初期,我也和同修們一起做反迫害、講真相的事情。隨著歲月的流逝,在看似渺茫無盡頭的迫害中,我和同修們在一起學法修煉的機會越來越少,被現代社會薰染的時間越來越長。在不知不覺中,我又變回一個常人了,再後來甚至連常人也不如了,幹了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我嫖過、賭過,真是愧對大法,愧對師父的教誨。感恩師父洪恩!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在一次慘烈車禍中,把我救了回來!

事情發生在今年七月的一個半夜裏,我出去賭博,騎電瓶車回家,突然聽到身後汽車發動機的轟鳴聲,知道不好,緊接著,聽到「噹」的一聲。我閉著眼,感覺身體斜著,腰和背部被頂著(後來才悟到是師父托著我的腰和背部),往前頂了一段距離,然後飛了出去。

清醒一些後,我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很可能是因為賭博而招來的車禍,是舊勢力來取命了。其實之前,師父就點化過我,可自己執著心太重,根本就沒悟。此時,我很是後悔自己所做的一切不好的事。我趴在地上想:「小樣兒(註﹕蔑視的俗語),想要我命,那可不行,以後我還得從新修煉,助師正法呢。」

這時我的思想中想起《轉法輪》中的法(當時只想起師父的這段法,並不是原文,寫稿時,才抄錄下原文):「那個學員慢慢從地上爬起來之後說:沒事兒,你們走吧。撲了撲土,拉著老伴就走了。」[1]「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那麼大歲數,擱個常人,能摔不壞嗎?可她連皮都沒破。好壞出自一念,如果她躺在那兒說:哎呀,我不行了,這不行,那不行。那麼可能就筋斷骨折了,癱瘓了。」[1]我發出一念:今天我一定要從新做個大法弟子,按著法的標準做。我爬起來了,看到撞我的汽車已經開走了,我的電瓶車被撞碎,甩出去很遠。

當時,我就像剛睡醒似的,有點迷糊,感覺發沉,渾身發緊,但頭腦還是清醒的,身上也不痛,右肩膀感覺有些麻木,鞋也撞丟了一隻,後來我弟弟說,我被撞出去二十多米遠。

我慢慢的走到路邊坐下,想想自己這些年的情況,嘴裏「嘿嘿」直樂(虧的半夜路上沒人,要不然,人家就得以為我被撞傻了)。這時,我模糊想起師父的一段講法:「其實你別以為撞一下你啥事都沒有,可是你真死掉一個你,是業力構成的你。而且身體上有你不好業力構成的思想,有心,有四肢,撞死了,可是它全是業力構成的。我們給你做了這麼大的好事,去掉了這麼大的業力,用它來償命,沒人做這個事情。就是因為你能修煉,我們才這樣做,等你們知道的時候,你們是無法感激我。」[2]我知道師父沒有放棄我,還在保護著我呢,要不然我肯定就沒命了,心中無以言表的叩謝師恩。

我的右肩膀脫臼了,肩膀後面腫起來一塊,胳膊抬不起來。我想,這段時間做了這麼多的壞事,這業力一定很大,特別是右胳膊幹的壞事太多了。

我給家裏打電話接我。等著的時候,撞我的車又回來了,司機說:「去醫院吧。」我說:「我沒事,不用去醫院,我是煉法輪功的,不會訛你們的,你們也不用害怕,你們要感謝就感謝法輪大法吧,要不然今天這事就大了,我煉法輪大法,沒事的,你們走吧!」

他們報了警,報了保險。一會兒,我弟、我舅、保險員都來了,都說讓我去醫院,我不去,硬回家了(現在我舅舅還不理我呢,說我不要錢,一家子太傻了)。到家後,把母親嚇壞了,我渾身是血,頭上、兩個膝蓋、左右胳膊肘、左右手、左右肩膀、腰的兩側全是傷。卻也不覺的疼,後來就不流血了,變成流水了。我知道自己業力太大了。

第二天,肇事司機來我家,我和父親同修一起給他們講了真相,他們還是勸我去醫院,我沒有去,後來拉我去交通隊銷案,保險公司要醫院的診斷證明,不然案銷不了。我想不去醫院人家銷不了案,去醫院自己又不願意,回家跟父親商量:大法弟子應該是為別人著想的,為了銷案,去醫院檢查一下,應該也不算錯,我就答應了去醫院。

去醫院的路上,司機說了這麼一句話:「你們煉法輪功的,不訛人,不要錢,你們的確是好人,但是這次撞的忒厲害了,給你上醫院去看一看,給你們一定賠償,也是應該的。」所以後來他們硬要給留下1800元錢的時候,我收下了,當然這些錢都給資料點做真相資料了。

到醫院檢查,醫生問甚麼時候撞的?我說昨天,醫生說:「昨天撞的今天才來?!」「你這右胳膊肘傷的太深,得植皮。」「右胳膊斷了,有裂紋,得住院。」我沒有同意,最後給了一堆藥,打上石膏回家了。

第二天,打石膏的繃帶自己開了,第四天的半夜,我就把石膏去了,右胳膊肘就開始流膿,流了一個月,一直也不痛,就是流膿,我知道流出來的是壞東西,流出來,也許身體就乾淨了。

有一天上午,這個傷口突然疼起來,大概兩個小時吧,後來就一直沒疼過。我悟到:不是我的傷口不痛,是師父替我承擔了,我只是承受了精神上的一點苦而已。多麼偉大的師父,多麼慈悲的師父!

同修來我家和我一起切磋,說有一位同修斷了七根肋骨,過關中正念正行,沒隔幾天就好了。我反覆琢磨,我有甚麼心呀?我該去甚麼心呀?我去掉甚麼心才能好的快呀?當然我心裏很清楚,最要我命的就是色慾心和賭博的惡習,除此之外,還有怕胳膊壞了,怕死,想儘快擺脫痛苦等各種人心也都是有的。

但是找來找去,我的身體並沒有甚麼明顯的進展。師父講過:「無求而自得!」[3]當一個人執著心出來時,他的注意力就會集中到他所執著的地方,在和同修的交流中,我的注意力集中在人家是怎麼好的,我的胳膊怎麼就好快了,其實一切都是求卻不自知。總感到胸口堵的難受,像有一層膜一樣隔著心臟。表面上也在修,也在向內找,但是,是有目地的,為執著而修,其實已經誤入歧途了。

師父說:「有無數的癌症病人都好了,但是也有癌症病人死掉了。為甚麼呢?我給大家舉個例子。有的人真是一看得了這樣的法了,他甚麼都不執著,躺在病床上他在想:我都快死了,我還能看到這樣的東西,真後悔為甚麼不早看到啊?!他沒有想到用這個可以治他的病,他就抓緊時間看書。他說:我不能活幾天了,我趕快看,趕快看,儘量在有生之年、有生之日多看一些,多看幾遍。可是,在這不知不覺中他能夠下地了,他的腫塊消失了,他能夠走路了,他能站立起來了,他突然發現一身輕。醫院再去檢查他的病,他的癌病已經完全沒有了。」[4]

看到師父的以上講法,我一下心胸開闊了,胸口膜一樣的東西化掉了。我悟到:以前我走錯了路,給大法抹了黑,可是畢竟我已經得了法了,那麼我還怕甚麼呢?!一條胳膊沒了又算甚麼呢,這不還有命嗎,我要放下一切心,抓緊時間學法,徹底拋棄惡習,趕快在法中歸正自己,做好三件事,成為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突然之間,我感覺一切都簡單了。我堅定一念,無論甚麼時候,遇到甚麼事情,都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去修,正念正行,就沒有闖不過去的關。當然每個人的修煉路不同,遇到的事不同,修掉的人心不同,就是同一件事,不同人去做也不會相同,但是只要在法中正念正行,就一定能行。師父講:「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我們遇到的事有好的結果,是因為我們在這個過程中修好了自己,心性達到了法的要求而自然達到的。如果是為了滿足人的慾望而修,那不就是根本的執著心沒去嗎?那才是真正應該去的心。

我的教訓太深刻了,我這跟頭摔得太大了,摔的頭破血流,險些喪命。修煉人都知道,人失去肉身,只不過換了一件衣裳,而靈魂的墮落和銷毀,才是真正的死亡。感恩師尊洪大的慈悲和無量的智慧,否定舊勢力迫害的同時,消去了我的罪業,挽救回我真的生命!

以前學法,在書中看到師尊講大法弟子將來成就的有多麼偉大,多麼榮耀,只顧的高興和自豪,卻從來沒有想過,那偉大的成就、果位、榮耀和巨大威德是怎麼來的。自己配嗎?有嗎?又憑甚麼呢?!

今天我把自己這些見不得人的醜事說出來,一是把這些骯髒的東西從自己的心靈中清除出去,二是引以為戒,做一個純純淨淨的修煉者,堂堂正正的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一切。真是愧對大法,愧對師父,感恩師父洪恩!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從舊勢力的虎口中把我搶了回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座談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