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從輪椅上站起來的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三日】一九九八年,我那時五十多歲,患有腎病,整天無精打采,聽人說煉法輪功能調整各種疾病,我就抱著祛病健身的目地去了附近的煉功點。有一個和我年齡相仿的女士,外地口音,主動教我動作。我問她怎麼收費,她笑著說,法輪功免費教功,不收一分錢,她向我介紹她是隨軍家屬,原來有血液病,現在好了,每天都來晨煉。

她借給我一本《轉法輪》,我像看普通的書那樣,有空就看,覺得這書裏講的真好。但不知道是修煉,就以為是一般的氣功。煉完功,我愛問人家有甚麼病,煉好了沒有,大多數人都會樂呵呵的與我分享擺脫病痛的喜悅,只有一個人,很嚴肅的對我說:要多看書,明白師父講的理。我心想這功真能起到健身效果,那麼多人都說有病的身體好了,還不花一分錢,這多好啊。所以我一有時間就看書煉功,最明顯的變化就是走路輕飄飄的,沒有了累的感覺。

煉了沒多長時間,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迫害了,原來集體煉功的環境沒有了,耳邊不斷傳來煉功點上誰去北京上訪被抓了的消息,家人聽信電視、報紙上的謊言,不讓我煉,主要是害怕我也被抓去。可是不煉功,身體又不好了,最後發展成尿毒症,只能靠透析維持生命。

到二零零五年,我又想煉功,因為害怕被抓,我就在家一個人偷偷的煉。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我,沒多久,我的身體明顯好轉。我還找到了同修,同修告訴我,在鋪天蓋地的謊言面前,真修弟子都要走出來向世人講述大法洪傳的真實情況,揭露邪黨的謊言,幫助世人遠離中共邪黨組織,勸三退保平安。於是我每天都出門講真相,我想已掉隊幾年了,我要跟上。當時還不知道修自己,只知道利用一切機會勸三退。

有一次在公園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被綁架到派出所,家人被騙寫了不修煉的保證書,讓我按手印。從那以後,我又產生了害怕心理,一個人在家都不敢煉,身體狀況一落千丈,尿毒症病狀明顯惡化。

家人看我不行了就送醫院治療,大約三年多花了十二萬,整天不是躺著就是坐輪椅,血壓高壓四十,低壓二十,只剩一口氣了。醫生和家人都認為我沒救了,說不定甚麼時候就斷氣了。

但是我心裏還是掛念著法輪功,腦海裏時常想起當初煉功的情景,那份喜悅已深深的留在我的記憶裏。二零一四年,有一天我突然有一個強烈的願望,我不能這樣就離開人世,我要活下去。

原本路都走不了、靠坐輪椅的我,那天奇蹟般的走到了車站,坐上公交車,來到公園找到在那裏講真相的同修,同修們都非常驚訝,也很高興。我說我要從新回到大法中修煉。

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再次捧起了大法書,每天早晨起床煉功。開始的時候,煉一套還得休息一會,心裏還不知不覺的把自己當病人。師父說:「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1] 我明白了,以前學法沒有入心,我把自己當病人怎麼修啊。

從那以後,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一直到今天從未間斷,早上就像有人叫我一樣到時就起床。平時抓緊時間多學法,發正念,看《明慧週刊》,聽同修交流。

通過學法修心,不但身體好了,人的道德也提升了,遇事能為別人著想,矛盾面前找自己哪裏做的不對,在日常生活中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時時處處發自內心的去做一個善良的人。

有了健康的身體,心情也愉快開朗了,每天都和同修一起出去講真相,每天都有有緣人明白真相後退出中共邪惡組織。近幾年,我雖然也被惡人、便衣等舉報,但在師父的保護下,都能坦然面對,不再驚慌。世人都是因為中共的謊言而對法輪功產生錯誤認識的,那就給他們講講發生在我身上的真實故事,一個從輪椅上站起來的人就在現實生活中,就在你的眼前。我的真人真事感動了很多人。

師父無量的慈悲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所有認識我的人都見證了法輪大法在我身上發生的奇蹟。

我自己的家人更是受益匪淺,我老伴前幾個月出現小中風症狀,他心裏一直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幾天就完全恢復正常。今天我把自己的故事講出來,唯一的願望就是想讓更多的世人認清中共的謊言,得到大法的保護。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