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孩子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二日】二零零七年的最後一天,是我和丈夫相識的日子。新年過後,我們各自回到自己的單位上班。在他第一次來看我時,告訴了我法輪大法的真相,由於相處的時間短,他說的話我並沒有全信,可是面對一個樸實誠懇的他,又無法斷定他說的不對。

丈夫的姐姐和一些親人都是修煉法輪大法的。記得第一次見到她們時,沒說上幾句話,她們就開始告訴我法輪大法的真相,那份渴望我能夠得救的心似乎包圍了我,從而那些真相在我心裏紮下了根。

二零零八年六月是我和丈夫結婚的日子。就在結婚前一個月,丈夫接到了單位通知體檢結果的電話,說丈夫當時患有傳染性乙肝,暫時不能上班。當時丈夫告訴了我這件事,說他媽媽的家族幾乎都是乙肝患者,幾乎是遺傳性乙肝,還說結婚的事由我來做決定。當時我想有病可醫治啊,沒事。

結婚後,由於調動單位,需要體檢報告,結果發現我也是傳染性乙肝。當時去了三家大型醫院檢查結果是一樣的,而且醫生說我們不能要孩子,不然孩子百分之百是乙肝。當時感覺天都塌下來了,我們都沒有了工作,也沒有任何收入。

我在肝膽醫院辦了住院手續(不辦住院手續不給打針),每天打完針就回家。在我打針的第六天,我的表姐和姐夫來我家做客,丈夫對他們講法輪大法的真相,我也把我知道的全部真相都告訴了姐姐和姐夫。就這樣姐姐和姐夫三退了。第二天去醫院打針時要抽血化驗,等化驗結果出來時,醫生驚訝的說:「化驗的數值都正常了,你怎麼好的這麼快?」回家後我心想一定是法輪大法救了我,乙肝不是這麼快就能好的病啊!

丈夫之前由於單位裏忙的關係,一直沒怎麼學法,不過,從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八年,《轉法輪》這本書他走到哪都帶著。二零零八年他開始學法煉功了,不久身體的病全好了。後來,有的時候我也跟著一起看書。

二零一零年,我們的兒子出生了,經醫生檢查身體各項指標都正常。由於工作的關係,在孩子八個月時,我們送他去我母親家,由我母親照顧。在兒子大約二十幾個月時,出現高燒、咳嗽、嘔吐的現象,打了幾天針沒見好轉,我母親又把孩子送去我哥住的城市打了幾天針,母親見孩子不見好轉才通知我,我去了之後帶著孩子又打了幾天針,孩子還是吐得厲害。

這時我想起了我所在的小城市有一家大法弟子開的診所,口碑很好。找到那位醫生後,她說擔心孩子得肺炎,先給他聽聽,我剛解開孩子的衣服,她看見孩子身上戴著大法真相護身符,就笑著說:你就念「法輪大法好」比你打針都快。她聽完後說這孩子來的及時,再嚴重一點就是肺炎了。當時給孩子打了一個點滴。回家後,我抱著孩子在炕上念了一下午「法輪大法好」。第二天孩子就好了。

兒子二十八個月的時候,就接回我們身邊上幼兒園了。再後來的幾年中,兒子每次高燒時他自己就念「法輪大法好」,每次都是念著念著就好了。

兒子五歲那一年,一次他發高燒有點嚴重,我給他喝了很多糖水,然後用厚厚的被子蓋上,心想多出點汗就好了,然後在他身旁念《轉法輪》給他聽,心裏一直想著讓他快點好起來,時不時的還看看他出沒出汗,大約半個小時左右,一點汗也沒出,也不見好轉。我突然想到我這是在幹甚麼?只顧讀法給孩子聽,自己根本沒有學進去,這對師父、對法也不敬啊。

當時剛好學到第七講,看到師父說:「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業力,那個黑色物質業力場。它是屬於陰性的東西,屬於不好的東西。而那些不好的靈體,也是陰性的東西,都是屬於黑的,所以它能夠上的來,這個環境適合於它。它是導致人有病的根本原因,這是最主要的一種病的來源。」[1]

當時我想這也不是病啊,於是我靜下心來學法,當我學完放下書時才想起孩子,一看孩子把長褲換成了短褲睡著了,被子也踹了,枕頭上全是汗水,一摸,身上一點也不熱了。

兒子八歲時,上一年級了,聽法的時間就少了。就在他一年級下學期還沒開學的時候,他在我工作的單位發生了一次意外事故:有一個幾十公分高的三相電機器的中心輪咬住了他的羽絨服,把他不知掄了多少圈。工作人員看到後急忙拉掉電閘,其中一個工人嚇的都不會動了。當時我正在做飯,當我把孩子抱到懷裏,看到從他的嘴角直到額頭都是一些點點,鞋和襪子都沒有了,脖子上戴的針織脖套和帽子都不見了,脖子被勒壞了,羽絨服被攪得細碎,孩子說:「媽媽我沒事,我想回家聽師父講法。」

這時我發現兒子的四肢都沒有知覺,右胳膊上臂腫起來了。在去醫院的路上,孩子一直在聽師父講法,一直也沒有說疼,也沒哭。到醫院後,我嫂子已經找好了醫生在醫院門口等著了,醫生首先看了孩子的腦袋,說:「奇蹟,一點沒受傷。」接下來拍片一看是四肢骨折,當時我就覺得呼吸很費力了,像被甚麼東西堵住了氣管,眼淚不停的流。

兒子進了手術室。手術出來後,醫生說孩子的手術很成功,然後一邊下樓一邊說:「這孩子撿條命啊!真是撿條命!」

兒子手術後醒來時,由於過度驚嚇,說話語無倫次,他所看到的東西是我們看不到的,還不停的說。親人都說他不正常,怕是嚇壞了,讓我趕緊找個會看的人給看看。這下倒提醒了我,我心想:「我們有師父管,師父說了算。」於是我把師父的講法錄音放給孩子聽。幾天後孩子完全正常了。

可是兒子的眼睛出現了一片血紅色,看上去很嚇人。我哥哥就把孩子的眼睛照了相後去找眼科專家,結果醫生剛看照片就說:「這是窒息憋的。真是撿了條命啊!」

當時到醫院的時候,醫生就發現兒子的右手沒有任何反應,懷疑是神經受損,說觀察一段時間看看,不行還要做手術。後來我們出院了。回家後,我有時間就和兒子一起學法。又過了一段時間去醫院複查,拍片後醫生說,這孩子的骨漿長的比成人的一年還要快,可是他的右手還是沒有反應,再不做手術就耽誤了。我沒有同意做手術。醫生對我的決定很不理解。

回家後我去找同修,同修就把她所在的學法點搬到我家來了,每天下班同修們就來和我學法、發正念。三天後孩子的手能抬起來了,五天的時間全好了。

六月份的時候,我帶兒子去醫院取鋼板。醫生看到孩子的手以為在別的醫院手術了,特意看看他的胳膊有沒有手術的痕跡,然後說:「奇蹟呀!」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謝謝同修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