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修煉 去根本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七日】我為人處世謹小慎微,自保的心很強,一九九六年三月開始修煉大法,直到二零零六年都沒有真正的走入修煉,這段時間法也學,功也煉,就是不會修,最大的問題是學人不學法,全部都是看、聽別人怎麼說,怎麼做,又碰到邪悟人員,一下滑落下去!後偶遇一同修,建立了學法小組,我從新開始修煉。這個同修的最大特點,年齡不大,辦事穩重、嚴謹,尤其是對師父、對法理都是從理性上去對待和認識,從不過份指責人,就是在一起學法,偶爾講一講她對法的理解。或是遇到甚麼事情解不開時,談一談她的認識。

二零零七年從新學法,尤其是加強了對師父各地講法的學習,逐步的對甚麼是修煉有了一點認識,對「走出來」有了一點理性認識。大概在二零一二年、二零一三年,有一位同修約我和她一起背法,我執拗不過她,勉強答應了。她說一星期背一段,我就一星期背一段。她說你現在學到哪兒你就背哪一段,我就按她說的做。到小組學法,我說了我的做法,同修說:法不能這麼背,得從頭開始背,我又從頭開始背。這一背法,發現我怎麼連法中的表面意思都沒有看懂。比如說:「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1]在背的過程中,突然想到:啊,原來想的事都是物質的?!我原來怎麼沒有想到呢?就這樣,一點一點的背,一點一點的體悟,人的觀念也在一點一點的轉變。第一遍用了一年多,到現在已背了十九遍。現在再遇到問題時,基本都能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去衡量,不再盲目、不知所措了。

我修煉入門是為了治病,這是我的根本執著。二零零七年從新修煉後,我有過一次大的心性關,身體出現肚臍往出流水、流膿,嚴重時有大半年時間,我的心隨著它的好壞起起伏伏,最後嚴重時,疼的我晚上睡不著覺,捂著肚子咬著牙挺著。看法拿不了書,就打開電腦在電腦上看,拼命的看;晚上就盤腿,背師父的某段法,看明慧網同修的文章。有時很神奇,你有甚麼問題,明慧網就發表甚麼文章,我就在那時看到有個同修後背往外流膿,流出一碗來,我心想我還沒有像他那樣,看來問題不大,再看人家怎麼做的,背那一段法,我就照著做。再看師父關於治病的法,一點一點理解病的來源、消業的法理,一點一點的破除對病的觀念(因為我對病糾結的心理非常嚴重,甚至怕的要死),最後從肚臍眼裏排出了一個比雞蛋黃略小的一個和雞蛋黃似的東西,流了一肥皂盒的膿和血,整個肚臍的臍帶都裸露在外,我不知怎麼處理,問了幾個學醫的人,都說不知道。我現在回想,我那時有一念是正的:不管它,師父會給我弄成最好的!果不其然,沒兩天,肚臍的臍帶自動的收回去了,長的好好的。

期間有一次學法,學到辟穀章節時,讀到「過去那個修煉的人用繩子爬進去之後,把繩子割斷,就在洞裏修煉,修煉不出來,就得死裏頭。」[1]心想:啊?!修煉還得這樣!還得有那麼大的決心?那一次過關我著實的體會到修煉是嚴肅的,來不得半點的不認真!(那時候還是不真正信神,無神論在頭腦裏根深蒂固!)

在整個二十多年的修煉中,這個執著一直伴隨著我,心裏一直放不下,有點難受我就害怕,但是我也能感覺到不像以前那樣強烈。有一次我鼻子不透氣,我要煉功了,但嘴閉不上,當時是在師父法像前煉功,我心裏和師父說:師父,我要煉功,讓我把嘴閉上,鼻子透氣,我煉完功再不透氣。剛想完,鼻子馬上透氣,而且比平時透氣時還舒服。我大吃一驚!噢!原來真的可以認為不是病就不是病呀!原來真能心想事成啊!(看來,在之前是多麼的不相信,雖然在嘴上認可,但沒有真信!)事後雖然知道了,但是還是有意無意的做不到,其實現在看來是個實修的過程。逐漸的,遇到事,走了人的思維,意識到,再拽回來;不停的重複著這一過程。慢慢的,腿抽筋了,心裏很坦然:它又不是我,我理它幹啥?不理它,半分鐘好了。你在這方面能放下心,它又到別的部位給你出現症狀,還是放不下,然後再努力去修。

前段時間,一下子對師父講的:「一個不動就制萬動」[2],有了一點理解:你哪裏不舒服了,你不動心,它根本就制約不了你,還是心性問題。可是有時還做不到。前兩天看到同修寫的找根本執著文章,我也順著思路找我的根本執著,我發現我入門的根本執著是治病,但又不是單一的,它牽扯到方方面面:治病就是想好受,好受是為了甚麼?過好日子,過好日子為了甚麼?想舒服,想安逸,這是最淺顯的;它還有深層的:在思想中會產生諸多的執著心,實際上是對人中幸福感的一種追求,是對名利情的一種放縱。有了痛苦就對抗,想盡一切辦法去克服它,與修煉的法理正好背道而馳。

師父講:「我們人類往往認為是好的東西,可是在高層次上看往往是壞的。所以人們認為好的,在常人中個人利益得的越多,過的越好,在大覺者們看來,這個人就越不好。不好在哪裏呢?他得的越多,他越傷害別人,得到不該得的東西,他會重名利,於是他會失去德。」[1]

人的觀念沒有轉變過來,這是最大的障礙!是根本執著一直去不了的關鍵所在!今年師父《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把消業的問題講的這麼透徹,我釋然了不少。

我從小膽子小,做事不出頭,能躲就躲,特別是在部隊,受「服從命令,聽從指揮」的教育,真的沒有自己的主見,叫幹甚麼就幹甚麼,從不自己思考問題,就按死教條辦,而且不知不覺的形成了「怕擔責任的」思想。我幾乎甚麼都怕,反映在修煉上,也是先看別人做,沒有問題了,我再做;要有問題,我沒有做正好。在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之前,我正好搬家,一頭沒登記,一頭不知道,陰差陽錯的沒有事;單位上,我當時是中層領導,平時不太說話,為人處世又比較嚴謹、隨和,全系統都知道我煉功,可是單位工會領導就死咬著說:我們單位沒有,沒有上報。現在看來是師父看我的心性不到位,幫我化解了許多麻煩。可是修煉,執著心不去能行嗎?在後來的製作、發放資料中、在做手機講真相中,也多多少少的去了一些怕心。現在面對面講真相,自己明顯感覺到那個去怕心的過程變的簡單和快速了。

不管根本執著也好,還是怕心也好,還有其它各種執著心也好,其實都是私心所致。為了給我去這個私心,在修煉有了一點基礎時,師父給我安排了一次去私心的機會。二零一八年學法小組有一同修(二零一一年開始修煉)出現了病業狀態。幫不幫?在我來講就是一個大問題,覺的自己修的不好怎麼幫人呢?此同修願意和我切磋,在其他同修的要求下,勉強同意到她家和她一起學學法。在此過程中真是悟到了師父的良苦用心;看到了我自己的不足、自己的私心,也看到了其他同修在幫助病業同修時的無私無畏、坦然面對、根本沒有自我,讓我感觸很深。這是一種修煉的境界,不是人為做出來的。在做的過程中,師父也讓我認識到:只要你正信師父,正信法,不管你有沒有能力,只要敢做,師父就把能力賜予弟子,讓弟子去做,以樹立弟子的威德,長弟子的功,成就弟子。

二十幾年的修煉,感觸最深的就這些,和同修交流,不當之處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