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經營電動車行中證實法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四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的大法弟子,我和丈夫共同經營一個賣電動車的車行,在每天經歷的人和事中,我們互相提醒,在修好自己的同時救度眾生。所以車行就成了我們講真相、證實法的平台。

一、正念對待工作中的人和事

大多數來買車的顧客都是外行,他們既不知道應該挑選甚麼,也不知道該怎麼挑。許多不良廠商就專在外表上下功夫,或虛報產品參數來欺騙顧客謀利,這樣就加大了我們賣車的難度,因為我們得按真、善、忍的要求來做,不能騙人。

我們就準備各種應對方案:比如準備了人體秤,賣電池時,用秤上的實際數據來推翻那些假的參數;還有把有些配件拆開來,與那些做表面功夫的做對比來講解,告訴顧客相關常識與經驗。這樣,他們即使不從我這裏買車,也學會了怎樣挑車。

我們還會仔細詢問顧客買車的用途,根據顧客的實際需求,來幫他們選擇。有的顧客費了好大勁,挑選好了,買到家後,又有要求退換的,我們也不為難他們。因為我們知道,一切都是緣份所致,只要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已經明白真相了,我們就無憾了。

一次,一對老年夫婦帶著5歲的小孫女來買車,挑選好後,我們一邊裝配,一邊給他們老倆口講真相,當老太太聽到我們講的是法輪功時,渾身突然震了一下,然後她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用非常苛刻的眼光挑剔起車來,一會兒這樣不行,一會兒那樣不行,還要求換車,從新再裝一台。她的老伴都忍不住了,說她不懂還挑事兒,倆人吵了起來。我連忙上前勸說,這邊安撫老頭,那邊和老太太解釋她指出的所謂毛病,又交待裝車師傅帶大姨去庫房隨便挑,直到滿意為止。同時我還得哄著他們那個一直粘著要我和她玩的小孫女。整個這個過程,我都一直不停的在發著正念。我不能讓邪惡干擾了眾生得救。

還有一次,一位顧客要買一台把式的電動車,我們只有最後一台把式的了,而且這個廠家我們已經不準備合作了。怎麼辦呢?在利益心的驅使下,我們給車做了改裝,然後賣給了顧客。結果半年後,車大架子斷裂。這位顧客通知我們後,還沒等我們去處理,他就自己給焊接上了。但由於焊的不專業,半年後再次斷裂,這下顧客不幹了。這個顧客是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大爺,做了一輩子買賣,精明,倔強。老爺子在收音機裏知道了一個外省律師的電話號,打電話諮詢後就告訴我們,不要我們賠償,要與我們的供貨商打官司。

我知道是我們的利益心被邪惡因素鑽了空子,要利用此事給我們製造事端,因為當時我們正在參與營救一名被綁架的同修。

我們在電話裏怎麼和老爺子道歉、談補償,他都不要,就要與廠家打官司。其實這種改裝的車廠家是不負責任的,況且這個廠家已經要黃了,後來連我們打去的電話都不接了。

我決定親自去老爺子家裏,當面談談看。當然這個過程我也向師父認錯,並求師父加持我,我要放下利益心、面子心,當面向老人承擔責任,同時發正念清除想利用這事在後面搗亂的黑手與亂鬼。

我又考慮到,當時買車時不是老人來買的,我還沒與他講過真相呢。今天不管甚麼方式來結的緣,我都要利用此次接觸的機會,與他講講大法真相。於是我和丈夫驅車來到老人家裏。老爺子是個非常健談的人,容不得別人說話,一口認定就要與廠家論理,不同意與我們解決。

我看著眼前這個青筋暴跳、皺紋縱橫、滔滔不絕的老人,不覺悲從心起,用意念與老人的主元神溝通:你這個倔老頭,這事兒怎麼處理我不在意,聽我給你講大法真相可能只有這一次機會,這可是關乎生命的大事呀!你還不消停下來?此念一出,只見老爺子身體抖動一下,突然蔫了下來。

我藉機插話:大爺,您消消氣,這事責任在我,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會全權負責,保證給你一個滿意的處理。你從電視上聽到、看到的說法輪功不好的都是造的謠,包括天安門自焚都是假的……我最後發自內心的勸慰老人,現在的法院都是吃完原告吃被告,弄得老百姓兩敗俱傷。別因為一台車給自己惹來那個閒氣,不值得啊!你要想換車架子,我就給你訂;你要焊,我給你找最專業的來,當然你要非打官司,我也不攔……

幾天後,老人打來電話,要我們幫他把車焊上。我們當即派了專業電焊師傅去處理,並攜帶了一些配件作為贈品。據說車焊完後,老人非常滿意,非常鄭重的與我們的焊工師傅握了三次手,表示感謝,並在不長時間後,再次來我們店買產品,做了二次消費。

我除了與顧客溝通,每賣出一台車時,我也與車溝通。我用意念告訴車,生在大法洪傳之時,不管是人還是物,都輪迴了幾千年了,都在等待最後這一天的到來,千萬要配合大法弟子證實法,救眾生,給自己擺放一個好的位置啊。同樣款式的車,我們的業績在全省也是數一數二的。

一次,一輛車被買走後,頻頻出故障,都是不該出的問題。我同樣要求此車不給大法弟子救人添亂,結果,好像這車打給我一念一樣:「那你呢?」意思是:「我(車)出故障是為了去你的執著心,幫你修煉提高呢。我不這麼做,你咋辦?」我內心十分清楚:「大法師父告訴我們,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圓滿。我的執著是在大法師父的安排下去除的,而你是在給自己選擇位置。」這台車好了。

二、營救同修中整體昇華

一次,一個同修被綁架,其家屬同修請來了正義律師,幫助營救。初期,營救效果不好,據說律師狀態也不盡如人意。這個家屬同修與律師之間產生誤會,甚至懷疑這個律師是不是徒有虛名,專門騙大法弟子錢財的。後來,我主動與這個家屬聯繫,與他在法上交流,在法理上達成共識,並鼓勵他不要動人心去想事情。這個家屬經過一段時間調整,心中逐漸升起正念。

等案件到法院時,同修的幾個家屬都已能坦然面對這件事情,用積極的正念來對待了。這時我們再與律師交流。律師看到同修家屬的變化之大非常受鼓舞,同時也信心大增。就這樣,外面的同修修去情,冷靜理智的幫獄中同修找到問題所在,並用正念加持。同時,給各主管部門郵寄真相信件;獄中同修也認真聽取了律師帶進去的外面同修對她問題的交流意見,轉變了默認迫害的思維。真是內外擰成了一股繩,很快獄中同修走出了魔窟。

三、從正法的角度看待恩怨

我與婆婆同修之間的間隔可以說由來已久了。明明知道自己這樣不對,也無數次告訴自己放下、放下,也無數次在自己對自己的勸說下,下決心改變自己。可一看到婆婆的面孔,就一切努力都前功盡棄了,又怒火中燒起來。自己痛苦,家人也都不舒服。

逢年過節,我都給婆婆買東西,那都是我發自內心買的。可是給的時候,就變味了,那種冷若陌生人的感覺讓一切都變成了形式。

一天,一個曾經與我接觸很近的同修,突然因病業離世,我很是吃驚。後來得知,這個同修是受她女兒的拖累所致。這個同修自己一人帶著女兒生活,她對女兒寄予了無限期望,然而這個孩子卻不爭氣,給她惹了很多麻煩,最終她被拖累而去。我為同修可惜,她曾經給我講過,說她在歷史上就曾經修煉過,後來因為情掉了下來。而這次,她又是被情所累,沒能走到正法的結束。

同修沒能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同時,我也警醒了,因為我也曾在夢中知道,我和我的婆家已有三世的因緣了。而且,在第二世,我被逼,怒跳松花江。

我突然明白了,我和婆婆之間那種沒有實質的,但又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都來自這歷史上的恩怨,我忽然覺的我一下子從這個空間中跳了出來,當我站在高處的時候,我的視角與思維都變的廣闊起來,我不再盯著眼前。

我發現我和婆婆之間的怨和恨是來自歷史的,來自另外空間的物質,它的名字就叫怨就叫恨,它在撕咬我,它企圖控制我,現在我看清了它。隨即我發出一念:師父,請加持弟子,歷史上,婆婆欠我的我不要了,我欠婆婆的,我願在師父的安排下去還。同時,我開始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給我和婆婆製造間隔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我的心舒坦起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