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互配合 修去人心 走過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三日】我和甲同修配合講真相,已有六年時間了。剛開始的時候,我上班利用週六、週日的休息時間和同修出去講真相,後來就利用中午休息時間出去講,那時候我中午不吃飯,十一點就走,一點回來上班,餓了,就回單位來吃點餅乾或衝點油茶面。到二零一六年六月份,我就辭去工作,專心和同修配合講真相了,在和同修配合中,修去了很多不好的人心。

1、修去利益心

我這個人從小就利益心比較強,九九年下崗(失業)以後,就開始打工,因為那時家裏三口人,再加上我母親共四口人,只能靠丈夫工資每月500元錢維持生活。我在一個單位找了一份工作當會計,每月工資500元。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我去北京證實法回來,這份工作就沒有了,當時的領導怕我連累他,我自己就不上班了。

二零零一年下半年,我又在一家私企公司當過綠化員、記賬員,後來讓我當會計,我不同意,我知道現在的企業都是兩本賬,偷稅漏稅,我作為大法弟子不能這樣做,所以,我寧可少掙錢,也不當會計。

後來,我又找了一個企業,在這個企業幹了十多年,工資由原來的幾百元長到兩千元,再加上我二零零八年十月份退休,就兩份工資了,丈夫的工資也長了,按理說,我們家的收入已經可以了,可是我總認為上班一個月的活,我用不上一週,就能幹完,而且不耽誤出去講真相,在班上還能學法,還能上明慧網,在家還能做資料。反正就是不想失去這份工作,我以女兒沒結婚為由還堅持著。

二零一五年六月份,我女兒結婚後,我又上了一年班,才辭去了這份工資,專心的在做大法的事。

在這之前,我還有很多的私心,有怕心,怕我弟弟不高興,因為這份工作是我弟弟給介紹的,怕我丈夫不同意,因為工作幹的好好的,又不累,家裏又不牽扯我,怎麼說不幹就不幹了呢?!我還不能告訴他我出去講真相,其實歸根結底就是有私心,不想放棄利益之心,找到了這些執著心之後,心放下了,一切都變的很順利,丈夫不但沒有反對,反而還幫我找經理,讓快點找人來接替我。

這期間,感謝同修的配合和提醒,感謝同修的付出,同修總是以我為主,犧牲自己中午吃飯和休息的時間來陪我出去講真相。

2、修去不讓人說的心

我和同修配合這些年,也有心性上的摩擦,但是我們從來沒有吵過架,也沒有紅過臉,因為同修修的很好,總是擔待我。我這個人很要強,不願意讓人說,同修看到我有做的不在法上時,給我指出了,我表面上不說甚麼,有時心裏也不高興,但是在這時就會影響到我們當天的講真相救人,時間長了我自己找到了這顆不讓人說的心。之後我們都配合的特別好,特別愉快。

還有我們一起去同修家學法,發正念,同修指出我學法犯睏,發正念倒掌,我就在家裏床邊掛一個鏡子,時不時的我就睜開眼看一看,實在不行,我就把眼睛留一個縫,看著自己,加強自己的主意識。

在和同修的配合下,我們倆能達到共同提高,我自己也在同修的幫助下,修去了很多執著心,如果不和同修在一起,可能到現在也發現不了這麼多的不好的心。

3、幫助同修闖過魔難

我們和乙同修是在講真相時認識的,已有幾年時間了,後來我們又一起到另一同修家學法。在二零一七年臘月的一天,乙同修給母親去開資時,在一道口被出租車撞了,當時同修正念很強,一下就從地上起來了,可是起來之後,發現左腿喀喀三聲響,左腿斷了三節,是粉碎性骨折。後來就被送到醫院,同修不配合,堅持不打針,可是在過情關的時候,沒把握好,最後做了手術。術後又出現了感染,後來又到北京做了兩次手術。

在同修出車禍第三天,我們倆去了醫院,可是因為同修不配合治療,家屬對我們很戒備,不讓我們和同修乙接觸,在同修換病房的情況下,其家屬騙我們說同修出院了,我們問去哪裏了,他們說不知道,(當時我們不知道他是同修的二弟)過了一段時間,我們又去醫院挨個病房找,找到了之後,我們和同修進行了簡單的切磋,因為同修女兒很不理解我們,怕我們見到她母親以後,她母親又該不配合治療了。

從病房出來,利用同修女兒送我們的時候,我們和同修的女兒進行了交流,說,你得讓你母親聽法,這樣有師父管,恢復的更快,還講了她母親從煉功以後身體的變化,她也沒再反對。這樣第二天,我們給同修買了水果帶去,同修甲給拿來兩個隨身聽,一個裝師父講法、煉功,一個裝明慧交流文章,我用內存卡給同修裝了《明慧週刊》,其中還裝了有關同修過病關的交流文章,每週我們都去給換一次卡,讓同修能跟上正法進程,不被落下。同修很堅定,每天用耳機聽師父講法,不能起來,就躺著煉功。後來有一天我們去的時候,門推不開,敲門也沒人開,到住院部一問,才知道同修出院了。

過一段時間,我們到同修的兒子家問同修的情況,才知道同修去了北京治療,因為當時骨頭發炎,出膿出血,就去了北京。在二零一九年中國新年前,我們去乙同修家看她,看到的情況很不樂觀,膝蓋強直,不能下床,生活不能自理,就包括吃喝拉撒都得在床上解決,雇個保姆照顧,就連煉功還是躺著煉。當時我們和同修切磋時,同修很是後悔,沒有做到真正的信師信法,沒有放下情,被情帶動走不出來,才出現這種情況。我們鼓勵同修要有正念,以前沒有做好的,吸取教訓,今後重新做好,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師父就在你身邊,就看你怎麼做好。從現在開始,就得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對待,不能在床上呆著,得下床。

我們倆從中國新年過後到她家和她一起學法切磋,讓她在學法時,把左腿放到床邊,讓腿自然往下沉,好讓膝蓋儘快好起來。就在同修下床的時候,不但左腿不好使,就連那條好腿也不好使了,根本就不聽使喚,我們鼓勵讓她先練習站立,然後再練習推凳子學走路,我們每週都去一次學法、送《明慧週刊》錄音,每週同修都變化很大。我把裝有師父各地講法的mp4送給她,讓她能看到師父的更多講法。不到半年時間,同修從在床上坐著煉功到靠在床邊煉,再到獨立站在地上煉功,由不會走到會走,到可以洗衣做飯,還能夠下樓,她家住在四樓,後來還能下樓講真相。雖然左腿走路還是不太靈活,但是生活可以自理,不用顧保姆,自己獨立生活了。

就在七月初的一天,我們去乙同修家學法時,同修的二弟說:你看我姐的嘴怎麼了?我一看嘴歪了,眼睛也不正常了,就是常人所說的那種中風的症狀,我趕緊說:沒事,這都是假相,這回可不能去醫院了,上回要是不去醫院腿早就好了。同修的正念也特別強,說沒事,這次一定要過好這一關,我們三人在一起發正念否定干擾、迫害,一切都有師父說了算,我們發正念時,同修的二弟在一邊看著,沒說甚麼,也沒再提去醫院的事,等同修的小弟和小弟媳婦來看到這個情況,就很生氣的說,我再也不想看到你。同修一點都沒動心,就笑笑說,不想看就不看。

同修加大力度發正念,大量學法,再向內找,身體變化很大,二十多天,基本就恢復正常了,她二弟看到了姐姐的變化,很是佩服,有一天,正好是我們學法的日子,他也在場,還和我們學了一會《轉法輪》,後來有事就走了。她的小弟和小弟媳婦看到姐姐好了,再也不說不願意看她了,從而同修證實了大法。

其實這都是大法的力量,是師父在做,是師父的慈悲,我們只是做了我們應該做的事情,在幫助同修的同時,我們的心性也在提高,看到同修的執著,也在找自己的執著,並且去掉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