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私 做一個為他的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八日】一提到「私」,自然而然的就想到「自私、自利、為私、為我」,其實不僅僅是這些,從「私」中還派生出妒嫉、怨恨、爭鬥、怕等因素。這種東西無時無處不體現在常人生活中,反而感覺不到,只有按照「真、善、忍」去修的修煉者才能跳出這一層,才能認識到它的存在。

下面是在我返本歸真的修煉路上,片片絮語,採集下來,希望能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見證法輪大法的神奇,見證師父的慈悲偉大。

一、在教學工作中按「真、善、忍」做證實法

師父說:「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1]。現在人類社會道德急速下滑,醫沒有醫德,師沒有師德,學生家長請客送禮的現象尤為普遍,作為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必須超脫出來,所以我時時事事按「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給學生訂學習資料,從不多收學生的一分錢,退不了的回扣再用於學生中;家長給的錢和東西,能退的就退,不能退的就利用其它方式補回去,比如:給學生補課,或充飯卡。

記得有一次,一個外地家長,也不知道給我手裏塞了多少錢,我死活不要,我說:「我也是家長,你的心我明白,教好孩子是一個教師的責任,這是工作,我已經有工資,不能收這份額外的錢,不能違背做人的原則。對孩子我會像對自己的孩子一樣,會全力以赴。」家長一看給錢不要,又給買了個羊毛衫在晚自習後讓孩子給了我,學生說老師要是不要,我們家也沒人能穿。我沒辦法只好收下,過後給這個學生在專賣店買了個上衣,可惜當時就是沒告訴他們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沒起到證實法的作用,不過後來他們知道了,感覺他們的老師因修煉法輪大法而與眾不同。

在教學中,嚴格要求學生,既教書又育人,經常把古人修心養性的文章讀給學生聽,以啟迪學生的善良的本性,講一些因果報應、輪迴轉生的例子,打破學生無神論的觀念,把學生從無神論的矇蔽中解救出來;對學生一視同仁,把修煉溶於工作中。在講課中,不論是教學方法上,還是解題思路上,我感到我從來就沒有研究和思考過,而在課堂上適應學生接受的方法和思路就源源不斷的出來了。是師父給了我智慧,並且我的教學工作輕鬆而愉快!在每次考試中我的教學成績名列前茅。在一次期末考完試後,年級組長說:某老師(指我)不知怎搞的,你說這個班不好吧,而某老師的數學成績那麼好。這就是大法的超常。

二、化解對婆婆的怨恨

我從小很乖巧,又是父母唯一的女兒,所以父母視我為掌上明珠,從沒有打罵過,甚至說話聲音硬都怕嚇著,是那種捧在手裏怕掉了,含在嘴裏怕化了。可是結婚情況就變了,和我丈夫認識還沒有進家門就挨了婆婆的一頓罵,又在結婚的前一天當著家裏幹活的親戚面又是一頓莫名其妙的大罵,結婚那天是忍著恨含著淚無奈的走入了丈夫家的門。

婆婆是個極端自私性格反常的人,做啥都得按著她的,臉一會兒陰一會兒晴,說話帶刺兒、不怕人受屈。小姑子們常常在我跟前哭訴著她娘如何如何。記得有一次,我們聯校的校長一人在校,我就讓早上到我們家吃飯(他也經常去我家),可回家和婆婆說,婆婆就不依了,可我跟人家說了,就自己做飯吧,就從婆婆飯櫃裏拿了幾顆雞蛋(平時不在家,放假的時候才回來)。婆婆看見了就破口大罵:「你不會自己去買,不要臉。」一個「不要臉」如當頭一棒,懵昏了頭腦。再說一件事:第一胎我生了我女兒,婆婆四個女兒,就我丈夫一個兒子,看到我生了個女孩兒,不但在月子裏甚麼也不管,還找茬罵人,我娘差點沒挨到滿月,滿月那天象躲瘟疫一樣趕快走了,我從孩子四十天後離開家再也沒回去過夜。婆婆還經常說老了到你家掛門簾(就是上吊)。

還有一次在我給公公講三退,勸其退黨,婆婆聽到了衝進屋裏又是一頓破口大罵;公公去世辦喪事時,婆婆不但不幫操勞,反而攪事。前幾年每次和丈夫吵架都是因為婆婆,都是和婆婆接觸後才鬧的,回想起來真是不寒而慄。

未修煉前一想起婆婆來,氣就從小腹一直頂到嗓子眼,弄的身體極其差,前後胸憋悶,遇冷遇熱都難受,有喘不上氣來的感覺,頭像炸了一樣,晚上睡覺時把暖水袋墊到後背上,一點聲音都沒有才能睡著,要是有點兒聲音就一下蹦起來,要是白天,就騎著車子轉一圈,像瘋了一樣;胃痛的大夏天穿著厚馬甲,甚麼也不敢吃;氣虛,有幾次在廁所裏一站起來就暈倒了。身體不好,心情自然也不好,弄得脾氣極其壞,那時想遲早也得離婚。

一九九七年我喜得大法,大法的法理使我明白了人與人之間是因緣關係,前世欠債這世還,這是天理。從此不再怨天尤人,心想,不管前世和婆婆有甚麼怨恨,這世一定要化解,我相信只要按照大法的法理嚴格要求自己,一定能達到。現在婆婆還是那個婆婆,而我卻是大法洗淨後煥然一新的真正的我了,慈悲、善良,善待一切人和事,我和公婆幾十年的頑石在大法的法理中開始溶化了,真正的感到人來在世上,不是為過安逸的生活,而是返本歸真。是佛光驅散了我心中的陰霾,驅走了冬天的寒冷,只有春天般盎然的生機與溫暖。

從此以後,發生過的事我回頭用大法的法理一件一件去重審,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以前每一件事做的想的都充滿了私、利、爭鬥、怨恨、妒嫉。婆婆給點東西就高興,不給就不高興,這是利;遇事自然而然的想到對我如何如何,而沒有想到對婆婆如何如何,這是私;遇事要和她理論即使不面對心裏也過不去,這是爭鬥;怨恨處處更能體現出來。大法給我撥開了這些迷霧,找回了真正的我,放下利,跳出私,放下自我,放下恩怨,想到她今生做了我(大法弟子)的婆婆,她有多大的緣份,我要善待她,救度這個生命。

法理明白了,對婆婆的怨恨化解了,現在常常想到婆婆一生的不容易,上街看到婆婆愛吃的給買上,看到這件衣服適合她老人家給拿上。婆婆愛吃水餃,在家裏調好餡兒去婆婆家包,有時煮好拿上一起吃。每年過生日,我和丈夫不管多忙,買上一大堆肉菜,給婆婆過生日;過年過節我也如此,讓老人不感到孤獨反而高興。婆婆常常說,有你們在我吃飯都香。今年又給老人買了冰箱,老人高興的精神大增。

去年冬天,婆婆突然肚子痛的厲害,馬上送醫院,整整一上午陪婆婆檢查,結果是膽囊炎、膽結石。住院期間,在家裏做好婆婆能吃的飯送過去,還給老人家用熱毛巾擦臉擦背,讓女兒給洗腳,同房的其他陪侍人說,像人家的媳婦學習吧。我也在問自己,要是沒修大法你能做到嗎?肯定做不到。

現在對婆婆就像對待我娘一樣,是那麼自然,發自內心。一同修曾經問過我,你對你婆婆那樣孝敬是真心的嗎?我肯定的回答:是。

我變了,婆婆也變了,去年沒有買上日曆牌,我想到該讓老人家接觸大法真相了,就在正月十四那天去婆婆家時帶上了真相台曆,臨走時給了婆婆,過了幾天,婆婆打電話問那個台曆要不要,不要就送人了,我們讓拿回來。婆婆沒有說甚麼也沒有給送回來,是她默默的接受了。就是因為她這一舉動,得到了福報。去年四月份肚子又疼起來了,婆婆鬧著要到外面動手術,兒女們都不願意,因婆婆今年八十歲了,我和丈夫聯繫了個中醫,開導了婆婆,吃了二十付中藥,去醫院檢查,膽囊炎、膽結石都沒有了,現在她紅光滿面,精神可好了。

有一次婆婆對著我兒子女兒女婿說,我過去說的不對的地方不要往心裏記,她嘴上雖沒說出來,但能看出來她明白了我現在的所作所為都是修煉了大法的變化。

在二十二年修煉中,每走一步都能體悟到慈悲偉大的師尊的保護,能體驗到大法的超常。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