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修越覺的自己的渺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六日】母親於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大法。在母親的影響下,我於二零零四年初正式走入大法修煉。下面我把自己十多年來的修煉歷程寫出來與大家交流,不妥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由害怕迫害到走入修煉

母親在九七年為祛病走入大法修煉。當時我上初中,那時我對修煉沒有任何概念,就覺的母親的病煉好了就是一件好事。看過書也隨著母親看過師父的講法錄像,但都稀裏糊塗的看不懂,但能打坐,記得有一次盤腿盤了四十多分鐘,母親誇我根基好,我卻疼的直掉眼淚。也許是機緣未到,那時我並沒有想過修煉的事。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開始以後,我相信每一個大法弟子家庭的孩子都經歷過異常恐懼黑暗的日子,我也不例外,那時就是害怕,害怕外面的警車聲,害怕急促的上樓腳步聲,害怕咚咚的敲門聲,更害怕母親被抓走,母親那時好像是被列為甚麼「重點」,警察經常到我家騷擾、抄家。

有一回我自己在家,兩個警察來我家準備抄家,我事先把大法書藏了起來,警察也許是看到我一個小孩在家沒有動手,讓我給找大法書,我敷衍了兩下說沒有,過了一會警察就走了。母親回來後說:「你保護了大法書,會有福報的!」我也挺高興,那時我也幫母親寫真相條幅甚麼的,由她出去粘貼。

二零零一年母親被非法勞教一年,那一年的時間我覺的非常的痛苦漫長,那年夏天我父親帶著我和弟弟,提著一大包的衣服去勞教所看望母親,輾轉坐車到了一個叫做馬三家的地方,進了勞教所大門,沿著馬路走了很長時間,馬路兩邊都是大地,一路沒有看到任何人。遠處還有幾棟居民樓,樓外有開墾的菜地,又走了一段路,路過一個少年教養院,好像已經廢棄了。再走一段,才看到教養院沉重陰森的大門,見到母親,很瘦,一個女獄警跟著,說不轉化只能接見十五分鐘。我就是哭,甚麼也沒說,母親看到我們也掉淚了,我心裏知道母親在這已經很苦了,我說甚麼都是給母親加重負擔。後來我才知道,我們去的地方就是在全世界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

二零零三年,我把母親的大法書幾乎都看了一遍,看完後,我想我也要修煉,不然的話,我要這樣壞下去,將來就會被淘汰了。但是,這時母親再一次被綁架迫害,我的心情很沉重,按照邪黨的所謂法律,第二次被抓就要判刑了。母親在看守所裏絕食反迫害,第十一天時,看守所怕承擔責任,叫父親把母親接回家。

父親把母親背了回來,母親躺在床上,很虛弱,我在她的身旁,聞到了母親身上散發的一陣陣的香味,無法用人間的味道來形容,就是很香很香,當時正是三伏天,母親十一天沒吃東西、沒洗澡了,哪來的香味啊?我和母親說了,她說是師父在保護她!當時,我的內心極為震撼,心裏堅定了這一念:我要修煉!

得法 學法

二零零四年過年期間,我照著師父的教功錄像,把五套功法都學會了,從此我便正式走入了大法修煉。

我的修煉,遭到了父親的極力反對,因他親眼看到惡黨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非常害怕。男朋友也極力反對,曾經掐著我的脖子威脅我讓我放棄大法,但慢慢的都過去了,和男朋友結婚後,他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我學法不長時間就開始背法。當時覺的快從學校畢業了,剛參加工作有很多不適應,學法時間不會很充裕,就背下來吧,把《轉法輪》記在心裏,隨時可以學法。我背得快時,一天能背十多頁,晚上到十一點多也不睏。用了大約兩、三個月的時間就把整本《轉法輪》背下來了。自那以後,除了中間因故耽擱幾年外,至今我仍堅持在背法。我是大學畢業生,我的感覺是凡是常人的書背過一遍就能記很長時間,但背大法有點不同,背完一遍某些部份很快就會忘了,有時剛背完一段就忘了。當然沒關係,接著背就好了。這正如同修說的,凡是我們背不下來的地方,基本都是我們沒有同化法的地方。通過背法我加深了對法理的理解,悟到的更多,思想也在昇華。特別是,每遇到問題時就反覆的背師父相關的講法,就能使問題很快的得到解決。

集體學法是師父要求的,但我在外地工作,接觸不到當地同修,於是每到放假時便趕回家鄉,和家鄉同修一起集體學法。清晰的記得第一次集體學法時,有十多個同修,輪到我讀法時,我就想笑。得法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是這個狀態,就是想笑,一讀法就想笑。也許是明白那面在高興吧。由於我參加集體學法的機會不多,所以每次回家鄉集體學法,我都倍加珍惜。一次集體學法之前我對自己說,我甚麼也不想,我誰也不看,就是學法,所以心比較靜。

後來接觸到工作所在地的同修,就和當地同修一起學法了。去年的五、六月份的一天上午,我去同修大姐家學法,接著中午臨時去了一位同修大姨家,又和大姨兩個人一起學法。讀著讀著,我突然感覺自己讀法的語調變了,變的柔和,聲音不大,非常平和,好像再想大聲的像過去的那種使勁讀都做不到了,一直到學完法,都是這樣的狀態,非常平靜。

在這樣一個道德急劇下滑的社會裏,我們工作的每一天,接觸的都是社會中的常人,要是沒有大法每天不斷的清洗,真的是很容易混到常人中,所以從我修煉到現在,十五年了,我從沒有外出旅遊過,也沒有看過一場常人電影,但就是這樣,很多時候我覺的我的思想還會時常出現常人的想法,和精進同修比相差太遠。

轉變觀念 提高心性

我心性真正得到提高,要感謝我的婆婆。

十多年前,當我第一眼見到男朋友的母親時,我的心裏就「咯登」一下,對自己說:「我討厭她!」當時我也覺的奇怪,我活了二十多年,見到任何一個人也沒有過這樣的心態啊,那時我還沒有修煉。

修煉以後,我就在想可能是我和她前世有甚麼恩怨,所以今生才會有這樣的感覺。

我結婚以後,好幾年沒有孩子,婆婆很著急,讓我上醫院檢查,那時我已經修煉了,我說我沒有毛病,不用上醫院。婆婆不以為然,說那你怎麼沒有小孩,因為這個事,婆婆對我很不滿意。

後來我和丈夫在城裏貸款給公婆買了樓房,他們於是搬進了城裏,我們每天中午會去婆婆家吃飯。每天吃飯時婆婆必說要小孩的事,我嘴上不說甚麼,但心裏彆扭,但我又知道自己是個修煉人,不能和常人發生矛盾,我又不想面對矛盾,於是變著法的逃避,不想見到她。

二零一四年,我生了一個男孩,那時父親已去世半年,母親被病業迫害的很厲害,生活自理都很困難了,孩子出生後都是婆婆在幫著照顧。

生完孩子第五天,母親坐著親戚的車來我家看孩子,本來她走路都很費勁了,可那天她來時狀態還可以,婆婆就希望母親能留下來幫著看孩子,我了解母親的身體狀態,還是讓母親當天跟著車回家去了。婆婆對此非常生氣,認為我向著自己的母親,就讓她自己挨累。本來母親留下一萬元,讓我坐月子期間雇個人幫忙看孩子,但婆婆怕花錢,不想僱人,婆婆心裏不平衡,生氣,在我坐月子那一個月大鬧了兩回,我從小到大從來沒有被別人說過、罵過,這一下子受不了啊,但表面上沒有發作,就在心裏憋著、忍著。

那時父親剛去世不久,母親被迫害的很重,我擔心著她,自己身邊還有一個又哭又鬧的小孩,婆婆還總看不上我幹的活,幹甚麼都不對,三件事我也做不了甚麼,心裏著急上火,孩子吃完我的奶,一天得拉十多回,婆婆不讓用紙尿褲,怕給孩子捂著,於是每天不停的洗小孩尿布,晚上要是孩子拉了,不管是半夜還是凌晨,也必須當時就把尿布洗出去,不洗婆婆就不高興。以前沒孩子時睡大覺都睡慣了,這一下晚上一會就得一醒,給孩子餵奶,洗尿布,翻身,一晚上下來,也睡不了甚麼覺,弄的我很累很疲憊。孩子幾個月的時候,我和婆婆說,要不把奶斷了吧,吃完總拉,還不夠吃。婆婆不同意,她說吃奶也比吃奶粉強。原來是婆婆怕給孩子斷奶她會更累。她因為我母親沒照顧我坐月子的事,心裏一直在嘔氣。

尤其是這時母親需要人照顧,我就想不時回老家看看,但婆婆生氣,不讓回,兒媳婦回老家看自己母親,留下她看孩子,她的心裏就更不平衡了,她和她兒子說:「你老丈母娘有病,我根本就不相信,她就是不想看孩子!」丈夫和她解釋,她根本不相信,說:「要想回去也行,把孩子帶著,我不看!」我還得上班,一個星期只休息一天多,回趟老家往返路途就得半天,如果帶孩子回去,就得看孩子了,哪有時間照看母親呢,直到母親去世,我一共就回了兩三次老家,也沒有見到母親最後一面,在火葬場上,婆婆還打電話大喊著讓我回家給孩子餵奶。從此,在我的心裏,對婆婆產生了深深的怨恨。

母親去世以後,我覺的我的心像是關閉了,對任何人都拒之門外,尤其是對婆婆,心裏極其怨恨。我知道自己是修煉人,遇到事情需要忍耐,但因為對母親的情放不下,表面上婆婆說甚麼我都不吱聲,但心裏的怨恨像是翻江倒海一樣,憋得難受。修煉人是帶著能量的。婆婆能感受到我對她的抵觸,她看著我也不順眼。

有一回因為一件小事,婆婆把我們罵出了門(為了照顧孩子,孩子三個月時我們搬到婆婆家住),回到自己家,坐在沙發上,我大哭了一場,我實在不想忍受下去了,我不對的地方可以改,可是我沒錯她也無緣無故的找茬罵我,我實在是受不了了,就想和婆婆大幹一場,這十多年來,我省吃儉用的買房子,自己買完房子過兩年又給公婆買房子,沒有孩子,這回也有了,這麼多年來我付出這麼多,為甚麼讓婆婆看個孩子就這麼費勁呢?

我一方面覺的自己快受不了了,但內心深處很明白,我不能和婆婆幹仗,我是修煉人,不能和常人發生矛盾,以前我因為維護母親已經和兩個常人親戚有矛盾了,我這次不能再犯錯誤了,不能再把應該救度的常人往外推啊!腦海中一個聲音也在說,矛盾激化到極點時,就要回落了,這次很關鍵,過去就過去了,過不去,這關以後還得從新過關……

我又回到了婆婆家,婆婆依舊強勢,依舊說一不二,但我怕被婆婆說的心好像沒那麼強了,就這樣,我把自己當作修煉人,不和老人一般見識,反覆的魔心性,慢慢的怨恨婆婆的心沒那麼強了,我也不在丈夫面前再說婆婆的不是了。

去年的一天,我坐在電腦前看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有一篇文章說,同修和丈夫都修煉,可是丈夫甚麼家務也不做,甚麼都得她來做,她心裏很不平衡,有一天晚上,她做夢,夢中她在爬一個陡峭的山崖,很吃力,而她自己就站在丈夫的肩膀上,丈夫說即使付出自己的生命也要把她送到山頂!看完那篇文章。我立刻想到了我的婆婆和丈夫,他們在人間的一切表現無論對錯,都是為了我的提高啊,那一刻,我痛哭失聲,我覺的愧對師尊、愧對眾生!修煉人遇到的一切都是在提高自己的心性,而我卻把這些家庭魔難當作對自己的不公!從此,我徹底去掉了常人的觀念,把常人中遇到的一切事情都當作提高心性的機會。

觀念是轉變過來了,但在實修過程中有時還會有反覆,但我已經能夠把握好不被常人心控制了。慢慢的隨著我對母親情的放下,對不讓人說的心的排斥,我徹底放下了對婆婆的怨恨,開始從她的角度思考問題,關心她,凡事為她著想,婆婆也變了,變的溫和了,開始從心裏接受我了,開始喜歡我了。

修煉十多年來,一直以為第一次見到婆婆時心裏說的討厭她的話,是因為前世我倆的怨緣所致,直到去年我才明白,那句話不是真正自己說的,而是我的思想業所說的,那個業力明白,一旦遇到婆婆,它就要被消滅了,是它在討厭婆婆,不是真正的我,真正的我是由「真、善、忍」構成的,怎麼會有惡念呢?

如今當我用修煉人的正念思考問題時,回顧過往和婆婆的一切,每一件小事,哪怕用常人的理看來完全是她的不對,其實都是為了我的提高啊,感謝婆婆!

由於篇幅的關係,有關講真相救眾生的經歷就不多說了。越修越覺的自己的渺小,越修越覺的師尊的無量慈悲。修煉整整十五年了,無論在常人中還是在修煉中,我都是個默默無聞不起眼的人,我在修煉過程中,也不像其他同修那樣一旦修煉就有飛快的提高,遇到矛盾總是能夠把握的很好,我只是一點一點的在這個過程中慢慢魔煉了過來,逐步的歸正,逐步的才把自己當作真正的大法弟子,這過程讓師父操了太多的心,弟子在此叩謝師恩!

年輕的同修們,尤其是在大法弟子家庭長大的同修們,我們是有誓約在先的大法弟子啊,師父在等著我們,我們要聽師父的話,跟師父回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