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執著心 講好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一日】我是一名農村婦女, 六十五歲,因為沒上過學,斗大的字不識幾筐。在一九九八年正月裏,有個同修叫我去看師父的講法錄像,當時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看了不長時間就睡著了,睡得很香,可是全聽進去了,從此以後我失眠的毛病好了。因為不識字,看書困難,所以沒堅持學法和煉功,處於待修不修狀態,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打壓迫害法輪功後,因為害怕,不敢煉了。

到二零一三年三月,經同修幫助,我又一次走進修煉大法中,心情很激動。因為不識字,所以學法看書太困難了,同修就耐心的一個字一個字的教,我也認認真真的學習和記錄,並且我在心裏請師父加持自己。經過努力,我現在已經能通讀師父所有的大法書了。

一、不能帶著爭鬥心發真相資料

講真相的特點就是發資料。因為用口說講不好,常人聽著聽著就走了,我很著急,所以我就一直發真相資料,感覺到比較容易,也主動找真相資料發,具體發了多少我也記不清了,但在發真相資料中也經常出現危險,然而在師父的保護下,又化險為夷。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份的一天,我帶著台曆和光盤去街上發,結果連續兩天都碰到同一個便衣警察,我拿台曆送給他,我說:這台曆是救人的,對你家庭和社會都有好處。他說:有甚麼好處,整天跟共產黨對著幹,你快走吧,以後別幹這事了。我笑著說: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第二天早八點,我帶著十本台曆正在路口等綠燈,突然昨天那個警察又碰到我了,他幾步就躥到我跟前,搶奪我的自行車,因車筐裏有台曆,爭奪中自行車倒了,台曆灑落一地,我正去撿台曆,他又想搶我的包,我反抗不讓他搶到,因包裏有光盤和真相小冊子,相持不下,便衣就打電話報警了。我一看這種情況,車子也不要了,帶上能拿的資料就跑,一邊跑一邊喊:我是學法輪大法的,警察又在抓好人了。

跑著跑著,我看見有一個房屋建築工地的大門開著,我就一下跑了進去,房間裏有三男一女,我急忙跟他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剛才碰到便衣警察了,正在抓我,希望你們讓我躲一下,你們一定會得福報的。他們相互之間看了看,就出了大門,把門鎖上了。警察來了,在附近搜了一遍,也沒找到我,他們拉著我的自行車就走了。過了一會,工地的人打開門,走進來對我說:沒事了,警察走了,你也可以回家了。我說:謝謝你們了,你們一定會得福報的。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回家後,我就向內找,為甚麼兩次出去發真相資料都碰見同一個便衣警察,使我沒有完成救人的事情,仔細一想,是我的爭鬥心沒有去造成的。前一天,因為交養老保險和醫療保險的事我和女兒爭執起來了,我想用母親的身份壓服她,改變她的錯誤想法,但是不奏效,為此,我氣呼呼的拿著資料、台曆等東西就走了,結果兩天都和便衣警察撞上了,讓邪惡鑽了空子,發生了危險的一幕。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突然間怎麼這麼多麻煩事來了呢?怎麼甚麼都不好了,人家對他也不好了,領導也看不上他了,家裏頭環境搞的很緊張。怎麼會突然出來這麼多矛盾呢?他自己還不悟。」[1]通過學習師父的法,向內找,我找到了我有很多執著心,在家中有爭鬥心,認為自己做的都是對的,家人都應該聽我的,比較強勢,沒有把發真相資料當作是修煉、當作是提高心性的機會,而是有完成任務的心。

心性提高了,我也不再責怪女兒和丈夫了,也能站在法上想問題、看問題,再發真相資料也就能安全理智的去做了。

二、師父呵護,化險為夷

二零一八年正月初三,我家親朋好友一起在飯店吃飯,我先吃完了飯,就到外邊發真相資料去了,我見一個人就給一份資料,他們拿上就走了。可有一個人拿著光盤和資料沒有走,我也沒有在意,等我回飯店穿上大衣,再拿資料去發時,我發現這個人在監視我,而且還報了警。

當我又發了三份資料後,有一個女的給我拍了照。我一看事不好,就趕快走到馬路對面,馬路對面有一個院子,我們的車就停在那裏,我趕快鑽進車裏發正念,心裏請師父給我下一個罩,讓邪惡看不見我。

不一會兒,五個警察就來到我的車跟前,我也沒害怕,不停的發正念,他們找了一圈,就說這沒有人,然後就走了。可是報警的人說,我就看見她進那個院裏了,他們又回來了,又找一圈,我在車裏已經看到了警察、也聽到了他們的聲音,但是他們還是沒有找到我。警察自言自語說這哪裏有人影啊,就都走了。

當時我的心情很激動,感謝師父的保護。隨後女兒和老伴過來了,我們平安開車回家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