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蹉跎歲月 莫與大法擦肩而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七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小學時跟家人同修一起開始修煉大法,跌跌撞撞走到今天已二十年。修煉中的堅定與步入社會的迷失,使我時而精進,時而懈怠。感恩有師尊的慈悲保護,才能一直走到今天。

一、現代觀念與行為害人不淺

通讀《洪吟五》,發現「現代觀念行為」[1]出現過很多次:「現代觀念行為在把人性腐蝕」[1]、「不要隨現代觀念行為偏執」[2]、「現代觀念行為去不了天堂」[3]、「現代觀念行為帶著毒」[4]、「現代觀念行為會使人變異」[5]等詩句。反觀自己,確實發現平時的思維和行為已嚴重偏離大法,被「現代觀念行為」操控著。

我因為在常人社會中工作、生活,所以手機幾乎是不離手。早上起來第一件事就是看看是否有手機消息,開車上班的路上遇到紅燈都要下意識的刷兩下。工作間隙的休息時間更是免不了打開手機,明知道手機裏的信息絕大多數都是不好的,但仍然邊抱怨無聊,邊不停的刷屏。家人同修多次提醒我,不要讓手機搶去修煉的時間。我仍然我行我素,用工作、查找資料等理由搪塞,真是掩耳盜鈴,自欺欺人。

師父說:「看電視、看電腦,反正是不管甚麼東西你看了就進。人腦子裏、身體裏裝這些不好的東西裝多了,你的行為就受它控制。你講話,你的思維方式,你認識事物的態度,都會受其影響。」[6]

我原來發願要好好善用自己所學之長來證實法,完成使命。師父也苦心的為我安排了最好的一切。我的工作是很理想的,工作環境相對純淨簡單,收入頗豐。可是隨著物質生活的提高,我卻漸漸地淡忘了自己的初衷。做每件事情都帶著強烈的證實自我的人心,完全忽視了我的所有能力都是師父給予的,於是在名利場中糾纏、沉淪。

我曾經清高的以為自己是那種視金錢於無物的人,可是,漸漸的我居然開始瞧不起收入不如自己的人,語言上也變的犀利,在他人面前有意無意的炫耀自己。被領導表揚了就高興的沾沾自喜,工作中出現矛盾也與他人爭強,無理辯三分。

特別突出的是,抱怨心和負面思維。此刻,我靜下心來回想一下,幾乎上級領導下達的任何一個工作任務,我的第一念都是反對和抵觸繼而生出強烈的抱怨心。這些強烈的抱怨心使我憤憤不平,總是面帶愁容,對工作單位這個整體抵觸,不配合。甚至還將這種負面情緒帶給他人,希望證明自己是對的,領導是錯的。連同事和朋友都說:「你怎麼變了?原來的你對這些都是看得很淡的。」

晚上做夢,夢見我乘坐一台巨大的電梯從六十九樓往下掉,速度極快。可是我執著其中還不醒悟,清醒時也知道自己已嚴重的偏離大法了,可是卻怎麼也提不起精神靜心看書,即使勉強去看,眼睛在書上,可思想卻被雜念充斥著。

師父說:「大法弟子在迷的社會中與常人生活在一起,最容易在思想上、最起碼在某一方面隨波逐流。」[7]我就是典型的這種狀態。

師父曾多次借同事的嘴來點化我。一天,工作中又出現了矛盾,我回到辦公室就開始抱怨:「怎麼我總是遇到這種不講理的客戶呢?如果覺的我不好,你可以走開啊。為甚麼這麼不配合?太自私了!真是討厭至極!」同事聽了,放下手裏的活半開玩笑的說:「你是甚麼樣的人,就會遇到甚麼樣的人,你就是不聽上級領導的話,總是有自己的個性和理由,那你的客戶當然就不配合你了。你看我就是乖乖的聽話的人,所以我的所有客戶都是很聽話很配合的,麻煩就很少,甚至沒有。」

我聽了是真慚愧啊,得法二十年的我怎麼變的還不如一個常人了。我的思想境界已經一落到底,所有的觀念與行為都是變異的、不善的、為私的。如果人家知道這樣的我是大法弟子,那我可真給大法抹黑了啊。陷在現代觀念中的我思維方式也都是扭曲的,那個強烈的面子心使我處處都表現自己的好,努力的表現好。那是一種想要表現我很慈悲的「假慈悲」,而不是實修狀態中自然流露出的祥和,實際還是證實自己。

一個很知心的客戶對我說:「初見你,就覺的你很不一樣,善良純潔。所以我非常願意與你合作,你總是能點醒我很多東西,每次與你聊天都是一次心靈的淨化。但是不得不說,這一年多來你真的變了,我這樣說吧,現在的你,與我、與普通大眾沒甚麼兩樣了,已不是原來的那個你了。」

就這樣,我在自責與無助、消極情緒與負面思維中蹉跎著歲月,無視時間的流逝,在虛幻的名利情中辜負著師父的巨大承受。我明明知道只要學法,師父就會加持我走過來,可是因為沒有走正路,我的工作變的愈加繁忙起來。所以,我就盼望著假期,下定決心過年放假好好學法。可假期真的來臨了,我卻又荒廢著時間,以休息為理由晚睡晚起,看常人視頻電影。

一天夜裏,我做了一個異常清晰的夢,甚至可以說那不是夢,而是真實的存在。一個披頭散髮的骷髏,雙手緊鎖在我的脖子上,雙腳盤在我的腰上,它極力地想要溶進我的身體,那樣子恐怖極了。我雖然身體是睡著了,可是思維非常清晰,只是動彈不得。它長長尖尖的指甲紮著我的皮膚,每一根冰涼的骨頭壓著我的身體。我害怕極了,不知如何掙脫,我用力地扭過頭,望著床邊的手機,一個念頭閃過,這個女骷髏就是我天天捧在手裏、無比癡迷的手機。我每天看的時間越長,就越在另外空間形成這個東西。

天吶,我該怎麼辦?還好,在這個千鈞一髮之時,我想起了師父。於是我在意念中拼盡全身的力量大喊:「李洪志師父救救我!」「李洪志師父救救我!」大喊了好久後,那個可怕的東西才消失。但它似乎不太情願離開,因為它的理由是:「是你自己求的。」

這時,我終於睜開了眼睛。滿頭冷汗,心有餘悸地緊緊抓著被子。脖子上還能清晰地感覺到剛才被抓的疼痛感。手機真是魔鬼來變異和毀滅人類的啊。在此提醒青年同修,警惕你握在手裏的手機,它更像是一個巨大魔鬼毒素的輸出端口,剛開始讓人們工作便利,生活便利,從而讓你相信它、依賴它,等你不知不覺深入其中後卻難以自拔,甚至它操控著你,讓你不看就煩心,甚至都不捨得關機。最後它要佔有你的全部,你的精力,你的時間,你的正念,對修煉人而言,它要完全的毀滅你。

二零二零年新年伊始,瘟疫爆發。我意識到時間很緊迫了,剛開始一段時間還跟著新聞瞎跑,一會兒氣憤,一會兒害怕,後來才漸漸冷靜了下來。因為疫情,假期被延長,人所追求的一切都被按下暫停鍵。我終於打開了大法書,認真的學法修心。一切也在悄然間往好的方向發展著。

二、安逸心、懶惰心是修煉路上的「毒蘋果」

因為求安逸,所以我變的越來越看重享受。穿的要好,吃的要好,每天晚起晚睡,甚至生物鐘混亂,能睡十二個小時。家人同修勸我晨煉,我連想都不敢想。

前幾天聽了海外法會交流,海外的青年弟子雖然沒有大陸那種隨時會被抓被判的邪惡環境,但是媒體同修們在香港冒著中彈(催淚彈)危險做直播,真是令我感佩不已。他們每天承擔著大量的媒體工作,早上仍然堅持晨煉,而在假期中沒有任何工作打擾的我,還好意思賴在被窩裏不起來嗎?

師父說:「你們想沒想過,修煉是最好的休息。能達到你睡覺都達不到的休息,沒有人說我煉功煉的太累了,今天啥也幹不了了。只能說我煉功煉的渾身輕鬆,一宿覺都沒睡我不覺的睏,渾身有力。」[8]

我悟到大法弟子早上集體煉功也是配合,我要放棄自我的安逸,我要配合。所以我也開始了闊別已久的晨煉。但是我還是沒有一步到位的抱輪一個小時,而是抱半個小時,但是我一定會努力跟上大家的。

今天三點五十分起床之前,做了一個夢。夢見在一間大教室裏,我坐在第一排,老師正在給大家發卷子,我的卷子發下來總得分是89.5分,仔細看後發現這個成績用紅筆修改過的,原來的分數是86分,後面又加了3.5分,這樣總得分是89.5分。

我明白了,是師父在鼓勵我參加晨煉,這後加的3.5分,不就是我早上三點五十起床的分數嘛。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剛堅持了幾天晨煉,我的面色和狀態明顯改善,好像慈悲而溫暖的陽光又重回心間,腦子裏的慾望、雜念漸漸被正念所代替。感謝師父的保護,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謹以此文提醒自己和青年同修,不要蹉跎歲月,解體現代觀念行為。在這段難得的時間中,純淨自己,修好自己。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五》〈未來自己把持〉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五》〈大法指的路〉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五》〈渡航〉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五》〈明示〉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五》〈預言在應驗〉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8]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