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對待 境隨心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七日】

一、去掉怕心 純淨自己

在遭受勞教迫害後,我不當著家人的面學法、煉功、發正念,後來我認識到不對,並改了,之後,來我家住的親戚一下就少了,來的人少了,來的次數少了,呆的時間短了,對我的影響幾乎沒了。

母親雖然沒問過我那一年半被非法勞教的生活,也沒有主動提起她自己那一年半的生活,也沒有見我煉功說過甚麼,但就是掛念我,擔心我講真相再被迫害。所以在我有了手機後,如果她見不著我,就會打電話,關機或打不通,就會把家人都驚動了,甚至她會自己或家人專程來我家找,聽到我的聲音或見到我後,也沒有一句埋怨。

一開始我埋怨、責備母親大驚小怪,後來當作舊勢力利用情對我干擾,從而阻止我講真相救人,我的確從小心底深處裝著孝敬,尤其老父親過世早,根本就沒有機會去盡孝,於是把多倍的孝心都給了母親,遭受迫害歸來,更是如此。

然而每次見到母親,都能感覺到她濃濃的擔心,與殷殷囑託,但她從來沒有阻止我或對法對師父有不敬,有時似乎覺得對母親「不公」,一次師父的法映入我腦中,「有壞思想的人,想不正確的東西的時候,在你場的強烈作用下,也能改變他的思想,他可能當時不想壞事了。可能有人想罵人,突然間改變思想,不想罵了。只有正法修煉的能量場,才能起到這樣一種作用。」[1]我悟到:是我的場不夠正,我的場內有怕心,我自己有怕心,才使母親有怕心、有擔心;是我敬師敬法,所以母親沒有不敬,是我堅持聽師父話講真相,所以母親沒有想過阻止。

於是,我一方面精進學法,去怕心,另一方面去掉瞧不起母親的心(如覺得她一天想著幹活掙錢,想著自己的兒子等),第一次像給外人講真相一樣平心靜氣的與她講大法的美好,師父為救人而來,共產黨是甚麼,共產黨為甚麼要迫害大法弟子,做三件事是弟子的責任,是師父的要求,同修注意安全都有哪些措施,我自己會怎樣做。

後來感覺不到母親的擔心了。即使是二零一五年,我因起訴惡首被迫害,二零一七年,因講真相被不明世人惡告遭遇迫害,母親也只是心疼我,要求姊妹們想辦法救我,她自己沒有、也不允許家人說不好聽的話。

二、自己放下觀念與情,母親開始走入修煉

我被勞教迫害之前,母親只是偶爾生病,我遭勞教迫害期間,母親得了大病,當時兄弟姊妹們都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但是我的念頭很正,雖然當時在黑窩自己狀態也不好,因此我回家後,看到母親狀態還不錯,於是又自然的管起了母親看病治病等(勞教迫害之前就是主要我管),可是六、七年間,母親時好時壞,有時還加重,還添新病。

後來母親來省城醫院看過後,每週至少六、七百元藥錢,每天每頓都吃藥,吃的鼻泡眼腫的,妹妹們提醒我不要花了錢,貼了工,換得自己內疚,家人怨恨。我好難啊!

那天師父借孩子的嘴點化我,第二天就買了小播放器,裝了大法音樂,給母親送回去,老人家一味責怪我亂花錢,要求我拿走,一會兒,家裏去了不少串門鄰居,沒法解釋,沒法教,打開機器,放著音樂,就走了。夜裏母親打電話,要求我拿走,我也只是答應。

第二天,母親把我叫回去,原來是播的沒電了,自動關機了,母親不會用,但再也不提拿走的事了。因為插上,也不充電,沒辦法拿到賣家,又返廠修,隔了好長時間,才拿回來,中間母親問過多次,每次我都開玩笑說:聽您的話,退了。我這樣說時,母親的臉上都寫滿失落與無奈。

終於修好拿回來了,母親像小孩子一樣興奮,主動學,那樣細心、耐心、謙虛。母親解釋,自從我被(中共)迫害,她就天天睡不著覺,那病都是想我、擔心我哭出來的。可是那天夜裏,母親睡著了,睡的很香,多少年來第一次啊!我終於理解母親那失而復得,如獲至寶的表情了。

以後我給母親看真相視頻,聽交流廣播,後來講念九字真言,不是不孝敬不捨得花錢,而是醫院沒法比,老人家聽明白了,開始天天念,還主動與我要護身符,再後來主動提出讓我幫忙找《轉法輪》,再以後主動停藥了,不准買藥了,主動發正念了,主動修心了,雖然她識字不多,對情、對活兒、對利益、對觀念的執著等導致她看得很慢,但是我真的能感覺到母親人的變化、心性的提高、說話的變化,越來越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來對待了。

上次回家,母親好幾次提到學法時,師父法像右臉上有小法輪在轉,有時字上也有小法輪轉,還說起前幾天才經歷的生死考驗。那天,累了一天的她,坐著兒媳的電動車回家,突然間就感覺很不對了,出了一身大汗,渾身軟的不行,趕快叫停後,到路邊的莊稼地小解,都很吃力。出來後,臉白的嚇死人,兒媳要找車送醫院,她堅持說一念之差,坐著電動回家。兒子幾次三番的去看她、陪她,要給她買藥,都拒絕,實在沒辦法,拿出了以前買的速效救心丸搪塞。

她說,當時關鍵時候,沒想到求師父,只知道念九字真言,搪塞不對,是不想讓兒子們說難聽話造業,是情,師父說弟子沒有病,沒有病,不用吃藥、備藥。母親還向內挖了,當時腦中閃出的一句話背後,隱藏的怨恨心、利益心、兒女情等等。

母親認識到自己的執著了,待到後來,一大家人見面時,家人一致認為是心梗的表現,母親差點被人念主宰,閃念間,馬上醒過來,堅持認為是一念之差所致,是還業,不是病,是法要求太高,自己沒達到,不能有利益心、怨恨心、報復心等。

母親現在好多認識與做法不是自己悟到的,而是聽明慧廣播正法交流得來的,也沒有真正走出來講真相,有時膽膽突突的,一被嗆回來或搪塞了,就好長時間縮回去了,給家人想講,又不敢,多是出於情,想讓得好處的想法等等,究其根是多年邪靈不聲不響灌輸給的觀念、習慣、處理問題方法、出發點等造成的,相信她進一步學法之後,會做到的。

細細想來,從前,我只是指責母親看的慢,把修煉時間都用來幹活了,很少與母親一起集體學法,共同向內找,也不曉得讓多聽交流切磋來彌補識字少又見不到其他同修面的不足,以後我會注意的。聽師父的話,放下情,改變觀念,用心給家人講清真相,並引導母親走入修煉。

三、正念對待「忘性」 改變修煉狀態

據說小時候我腦袋特別好,但抽過風之後,記憶力就明顯下降了很多。周圍有幾個曾經抽過風的也是如此。隨著時間的推移,有效的揚長避短,似乎也不怎麼感覺到這個短板,尤其學大法後更是,即使在被勞教迫害一年半後,以前腦子裏裝的都還在,直接上課,都不丟架子,備課更是過一遍即可。那時確信自己稍作準備,就可得到職稱,甚至還想準備考研,只因其它條件不具備及迫害擱淺了。

然而過去不到十年,近幾年,感覺腦子空空的,看過聽過,使勁想記住的內容、事情,都記不住,花大量的時間在準備、在尋找。二零一七年九月,被惡告引來迫害後更是,很長時間來,我很無奈,出現的狀態是,該記的記不住,該忘的忘不掉,想的時候空白不動,需靜的時候,學法、煉功、發正念、要睡覺的時候,陳芝麻爛穀子翻江倒海控制不住的想。

有一天,我想:就是常人也不到老的年齡、易忘的年齡,可我是大法弟子,我學的是性命雙修的宇宙大法,不懂得真修時,師父都管我,現在懂得真修了,就是不返老還童,不像同修們年輕幾十歲,也不該提前衰老啊!

師父講了:「性命雙修就是除了修煉心性外,同時又修命,也就是說,改變本體。在改變的過程當中,人的細胞逐漸的被高能量物質代替的時候,會減緩衰老。身體呈現出向年輕人方向退,逐漸的退,逐漸的轉化,最後完全被高能量物質代替的時候,那麼這個人的身體已經完全轉化成另外一種物質身體了。那種身體就像我講的走出五行了,不在五行中,他的身體就是一個不壞的身體了。」[1]

「至於說是不是有舊勢力干擾?當自己在改變自身最表面身體的時候啊,是還有一部份你們自己要承受的,但是相對來講都不大,對證實法不會有太大的影響。有很大的困難出現的時候一定是邪惡在干擾,一定要發正念清除它!今天大法弟子做的是證實法的事,是最神聖最偉大的事,如果你說我在做大法的事、在救度眾生的關鍵時期出現甚麼事情,那一定是干擾。你自己要理智的去衡量。」[2]

師父已經改變了我們,師父也不會安排影響我們做三件事的因素,這記不住浪費我多少時間啊!一定是走到了師父不承認、我們也不承認的舊勢力的安排或者陷阱裏去了,得清除,得走出來。於是發正念時有意清除,狀態不好時清除,有空就清除,就否定,雖然現在有所改善,還沒有恢復到以前,但一定會遠遠超過以前,達到對於要記住的需要記住的,絕對過目不忘、聽而不忘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