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 我變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七日】

初得法背法

我是一九九八年四月得法的,那時有了去天津漢沽做事的機緣。當時身體很差的我在公園裏,看到各種晨練的,我都不上心,有一天起的早,就看見了法輪功煉功點,看見大法簡介和師父在各地的照片,被大法的功法特點吸引,八大特點條條入心,看到師父那祥和慈善的笑容,心裏更是非常的踏實,同時我發出了純正的一念,我要學法輪功,我要跟師父走。

過了幾天去到煉功點,同修教我功法,學完後,我主動問:有書看嗎?同修講有,問我要請幾本,我說你有幾本,她告訴我現在站裏有六本,並解釋說,怕你誤會,我們不是為了賣書,所以沒叫你請書。我說沒關係,現在有幾本就請幾本吧!

請回了寶書接連不斷的學完了《法輪大法 悉尼法會講法》、《法輪大法義解》、《轉法輪法解》、《轉法輪(卷二)》、《精進要旨》,心靈受到很大的震撼,真的有神佛啊!心裏暗自高興。很快,就把《精進要旨》背下來了。

可是學《轉法輪》就難多了,讀不了多少,就被困魔干擾,我就坐在地上學,睏了,就靠床邊睡會兒,手裏抱著書,醒了又接著看,後來就開始抄法,背法了。

那時很精進,每天睜開眼,就在床上回憶前一天背的法,睡覺前把當天背的法再複習一遍,覺得法好重要啊,每一個字,每一個標點符號都不能少,多了少了法的表面意義都不一樣了,真是非常的認真,學法、洪法,見人就講大法的美好。

每天溶在大法中,不知不覺一身病痛全無,過去一身關節痛,起床都要先慢慢直起腰,才能站直的我,現在走路都想往上蹦了。大法讓我獲新生,精神和身體都發生了變化。在不斷的背法中,走過了個人修煉時期。

魔難中渴望法

二零零八年三月,我被非法抓捕,在勞教所非法關押444天,被剝奪了人身自由,連講話,吃喝拉撒都被管制,還要面對惡警教唆犯人包夾的挑釁、造事,在這種環境中,如何不被邪惡的謊言所欺騙,不被警察的偽善以及他們的歪理邪說動搖呢?那就是用法來破解心中的迷惑,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

在黑窩裏,能看到師父的法是無比珍貴的,是非常難的事。在這裏我要感謝那些正念強的同修,他們不畏邪惡的強暴,利用各種方法把寫好的經文傳遞到各個監室,同修們就互相幫助智慧的躲開包夾的眼睛,輪流背誦經文。我就是在裏面背會了《洪吟》、《洪吟二》、《越最後越精進》、《除惡》、《強制改變不了人心》等多篇經文的。

有一天,發生了這樣一件事情,有個同修感覺抄寫的經文中有一個字好像錯了,提出不能這樣背,而有的同修認為不能因為這個問題而放棄對整篇經文的背誦,彼此爭論不下,這時一個五十多歲的、這次已是第四次遭迫害的、在殘酷的迫害中從未流過淚的同修非常傷心的哭了,後悔自己沒學好法,邊哭邊說出去後一定要抓緊學法、背法。面對此情此景,同修們都各有所悟,不再爭了,靜下來了,又恢復了往日的背法,氣氛又祥和了。

在邪惡的黑窩要得到師父的法難,要把經文保管好,不被突然的搜監查到,也很難。那是需要整體的配合、智慧和膽量的,要做到臨陣不亂,平時就觀察好收藏的地方,隨時都可以順手把經文藏好,甚至就在他們眼皮底下,他們也看不見,在師父慈悲的保護下,每次都能有驚無險的把經文保護下來。真是非常感激師父的洪大慈悲!

背法學會修煉

有很長時間,抱著常人心學法,加之兩次的迫害遭惡警暴打留下的陰影,造成恐懼心、怕心,我長達六年都處在一種為了生活而工作,放鬆了修煉,懈怠了救度眾生。

二零一六年,眼看著渴望得到我幫助的母親新學員離去時,我才猛然發現,自己的修煉出了好大的問題,身體也出現了狀況,原本盤了十幾年的腿盤不上了,小腹處好像有個拳頭大小的小包,渾身像甚麼東西綁上一樣,面對種種魔難,我該怎麼辦?靜心思考,意識到這些年能在魔難中挺過來與當初得法時的精進實修、背法、敬法是分不開的,修煉人離開了法,不按法的要求做,你就是個常人,甚至不如常人,因為你是得過法的生命。

找到了不足,明白只有好好學法,在法中歸正自己,於是選擇了背法的方式學法,並找了有意願的同修每週在一起背一次法,以促進自己。

師父在《轉法輪》及各地講法中,都從不同角度在告訴我們甚麼是修煉,通過向內找,我切實看到自己好大喜功的名利心,事情還沒做,就有爭功的心,顯示自己能做事的心,疑心也很重,總擔心別人背後說自己,做事先考慮自己的得失,不服氣抱怨的心很強,還有色慾之心,看見異性就出現不好的壞念頭,還有一種特別隱藏的狡猾的邪黨文化心理,做事光滑等多種人心、執著。認識到了這些骯髒的人心,就下決心去掉它,這裏主要講一下去妒嫉心的過程。

對於妒嫉心,我從認識它到抑制它,到去掉它,經歷了差不多兩年的時間。

當時我們三個人一起學打電話,其中有個心態好的同修已經獨自打了一年多了,每天都能勸人三退,做事非常認真。我們兩位才開始學,可很快比我後學的同修就超過了那位同修每天的三退人數,而我有五天連續沒有一個人三退,心裏難過,像五味瓶打翻似的,就把心中的怨氣變相的撒在做的好的同修那兒,然而同修總是微笑著鼓勵我:不要急,剛開始是這樣的,打多了,就好了。自己表面接受,心裏擰勁。難受極了,也想做好,晚上回家學法後,覺得自己能正確的去面對同修,面對退多退少的問題了,可當再次見面時,那個爭鬥妒嫉的心又跑出來了。

就這樣,在每天的心性摩擦中過了兩、三個月,我在不斷的背法中向內找,向內修,同時也在思考自己在打電話中遇到的各種情況,如:不明真相的人對我們的各種污言亂語的謾罵,怎樣能讓對方不拒絕,又能聽明白,在救人上下功夫。通過背法,我明白了我們做的事就像是在雲遊,不管遇到甚麼樣的人,聽到甚麼樣的話,都不能動心,因為今天的眾生都是為法而來的,我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徒,真正能救人的是師父,是大法。要徹底放下自我,去講真相,當我真正能放下時,在救人上有了突破,面對謾罵的人不動心,充耳不聞繼續講,最後我說兄弟你聽明白了就把入過的團隊退了吧!對方爽快的180度大轉彎,說好。我會說謝謝你,因為你選擇了未來,你的生命因此而尊貴。特別是有一天,真正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時,真是按我們預先編寫的化名一個接一個的退,這樣的狀態保持了一段時間。

妒嫉心,這個很不好的東西又以另一種面目出現了,又讓我天天去盯心態好的同修每天退了多少人,暗中和別人比,表面還說是為了促進提高,實質是和別人攀比。可能同修看穿了,總是笑而不答,或者答非所問,而自己還不能用法來衡量,還怪別人不真誠,這是多麼骯髒的人心啊,

好在有一天背法時,我一下悟到了這些年都錯怪同修了,把同修的善當作是不真,把同修的寬容當作是虛假,不向內修,盡向外找,遇到點麻煩就總想向外求,這哪是一個修煉人的心態啊?心中感到非常對不起同修,同時也非常感激同修長期以來無私的幫助和從不計較的寬容,陪伴我走到今天。當我悟到後,再次見到幾乎每天在一起的同修時,以前的壞思維、壞想法、彆扭的心沒有了。心裏甜滋滋的,在法中修真好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