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配合中修去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五日】在用手機講真相這個項目中,我承擔了能接觸到的同修的電話號碼的編輯,短信的編輯和製作彩信等。後來,又開始自動撥打用真相語音講真相,我又開始編寫真相語音稿件,投稿給明慧網,部份稿件被採納。用手機講真相這個項目從開始到現在,我一直在參與。

一、去利益之心

為了這個項目能夠順利進行,我投入了很多的精力。但是,要想把這個項目做好,還需要一個重要的條件,那就是採購手機卡。

購買手機卡需要大量的資金,還要冒一定的風險和危險,很不容易。我所在城市的手機卡不太好買,價格也偏高。我回家鄉探親時,接觸一些同修,了解到家鄉的手機卡價錢便宜,並且不封卡,進貨渠道又安全,我就想從家鄉購買手機卡。

由於我在經濟上受迫害,沒有足夠的資金周轉,回來後就與同修A講了此事。同修A願意承擔這項工作,這樣,就由同修A統一購買手機卡。有一次,我從同修A那裏拿了20多張價值百元以上的卡,回家查話費,發現剩餘話費只有3元多錢。

我就找A說明情況,建議A把卡退回。A同修擔心退卡會帶來一定的危險,因為之前她與賣卡的常人講了真相,暴露了大法弟子的身份,怕常人因此而找麻煩。因為我們兩個意見不一致,發生了爭執。A埋怨我,說買卡的事本來應該你來做,你不做讓我做,現在有麻煩了,你又不替我著想,當時,我沒說啥就離開了A同修家。

回來後向內找,看到了自己的利益之心。這20多張卡沒法分發給同修們使用,這兩千多元錢又不想自己損失,就都推給了A同修。沒有替同修考慮,不想替同修分擔這個損失,又不想讓同修覺的自己不仁不義,所以就極力的勸A同修退卡,置同修的安危於不顧,除了私、就是我。

可是,在發生爭執的當時,我並沒有向內修自己,還覺的A同修脾氣暴躁,不好配合。在遇到矛盾時,我沒有及時向內找,修去執著,提高上來。反而繞道而行,以後就不再與同修A配合了,使得同修間造成了間隔,影響了以後真相項目的推廣。

隨著正法修煉的進程不斷推進,技術同修的辛勤付出,使得在天地行網站上不斷的有新項目的出現。我看到有一個手機講真相的項目很好,就動手實踐,經過一番艱苦的努力,終於成功的完成了這個項目。

這個項目,能使一部份想講真相,但又不能做到面對面講真相的同修,有一條講真相救眾生的路可走。

我又去找到A同修,把這個項目講了以後,希望她能配合推廣,讓她們那片沒有走出來的部份同修,也能參與到救度眾生中來。我把講真相的設備兩次送過去,又兩次被退回來,最終她們那片的同修沒有一個人參與。造成這個結果的主要原因在我這裏,是我的利益之心和私心,使同修間造成了間隔,給講真相,救眾生造成了損失。

後來,我自己購買手機卡時,有位同修讓我幫買卡,把卡拿走後又退回來,也沒說出退卡的理由,我當時甚麼話也沒說就把卡收回了,我心裏明白,是同修在幫我去利益之心呢,雖然利益上損失了,但在修煉上卻有所收穫。

二、去急躁心

隨著講真相的項目越來越多,我又參與了一個講真相的項目,與同修B配合,B負責採購設備,我負責內容的製作。在配合的過程中,由於我與B兩家距離較遠,見一次面需要很長時間。為了避免被電話監聽,儘量不用電話聯繫。經常是浪費了很多時間,卻沒辦成要辦的事。後來商定用站內信箱聯繫,可是有時一個郵件發出後,3天、5天甚至更長時間也得不到回覆。我是個急性子,真是心急火燎的。而B恰恰是個慢性子,給我的感覺是她火上房都不會著急,真實的情況可能不是這樣。

有一次見面時,B對我說,我要有事找你時,我非常著急,但是你讓我做的事我就不急,我這是不是自私啊?我說只要不耽誤證實法的大事就行啊,你這樣的表現,也可能是幫助我修去急躁心。

還有一次,發出郵件十來天的時間,才聯繫上B同修。這期間我不像以前那樣火急火燎的,但又出現了負面思維。老是反映出一些不好的念頭,擔心同修這麼啦、那麼啦,我就不斷的排斥不好的念頭,漸漸的內心平靜了,同修也聯繫上了。

三、去執著自我的心

我在家裏排行老大,弟弟妹妹們都聽我的,恢復高考後考上了大學,文化低的父母也聽我的。在常人中動手能力又比較強,甚麼東西一學就會,諸多的原因,造成了我有一顆極其強烈的自我之心。總認為自己想的、說的、做的都是對的,不願意聽別人的建議,哪怕是合理化的建議也聽不進去,我做的事情,別人要提出一點兒意見,心裏就不舒服,一定會為自己辯解,說明自己是對的。

對於執著自我的這顆強烈之心,我自己也能意識到,但是修起來很吃力,好像怎麼去也去不掉似的。

在做某個項目的時候,在內容的選擇上,同修們提出了一些建議。一開始我執著自我,認為自己選擇的是最好的,最全面的,能讓不同階層的世人看到後都能明白真相。所以不管別人說了甚麼,我基本上是不改變內容。還心想我製作的,我說了算,反正你們有意見,也沒用。還認為提意見的同修是雞蛋裏挑骨頭,心想你們只管用就行了。

有一次,我去同修C處送這個項目的真相設備,C又和我提出她的想法,我說你也太執著自我了,加不加你說的內容,世人都能明白真相。她生氣的說,我有錢也不花在這個項目上。後來,她還是把同修拿來做真相的錢給了我,讓我用在這個項目上了。

回家後,靜下來向內找,我看到了自己執著自我的心,要比同修C更強。於是,我採用了同修C的建議,實踐證明了同修C的建議是合理的。以後再有同修提建議,我都能認真考慮了,使這個項目在救人效果上越來越好,也有越來越多的同修參與到這個講真相的項目中來。得到的反饋是越來越多的世人因此明白了真相,從而得到救度,甚至有的人因此走入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中來了。

還有一件事情,我們配合相鄰城市的同修做這個講真相的項目時,發現他們那裏有一個項目很好,希望他們能夠配合我們。同修B讓我負責聯繫,我給他們發了郵件,為了安全,內容寫的不是很明確。他們開始說願意配合,但進一步問明白要配合的內容時,不知甚麼原因,就不再回覆了。

那些天,我幾乎每天兩次去信箱瀏覽,開始時很著急,進而埋怨,覺的我們為了整體配合,那麼無私的幫助他們,他們怎麼就不能也無私一點呢?過程中發現自己有埋怨心,就抑制、抑制。

當我把這件事說給女兒聽時,我說了我這是埋怨心。女兒說,媽,我覺的你不光是埋怨心,你是覺的你讓人家幫辦的事,沒給辦心裏過不去。我說那是執著自我的心,女兒說對了,你這顆心太強了。之後,我再上信箱就自己抑制、抑制,儘量保持平和的心態。抱著行就行,不行就不行的態度,結果同修用比平時多很多的文字給回覆了。

同修講了這件事情的詳細情況,從中得知他們也有難處,還能克服困難盡力給予我們幫助,我真的心裏很感動,我回覆說能弄多少就多少吧。至此,這件事情得到了圓滿解決。不管是甚麼原因造成的同修遲遲不回覆,我心裏明白了,同修就是在幫我去掉執著自我的這個心,在此說一聲:謝謝同修。

四、去爭鬥心和愛生氣的魔性

除了與同修配合中,能看到自己的執著外,在與親人的接觸中,也能發現自己的執著。我有一個妹妹,家庭經濟條件很好,對我幫助也很大。她在佛教和法輪大法間搖擺不定。迫害之前學煉法輪功,迫害發生後,因為怕心和利益之心而改學佛教了。

後來,看到我的父親來我家後修煉法輪功,身體發生的變化,那真可謂日新月異。不到兩個月的時間,禿頂上就長出了黑髮,兩邊的白髮也變黑了,拄著的拐杖也扔掉了,皮膚紅潤有光澤。見此,妹妹對我說,父親來時像八十歲,現在像六十歲的人,我也要學法輪功。

我就為她請了大法書,學了一段時間。不久,我母親(同修)來我家,出現了嚴重的大面積腦梗,經過四、五天的搶救,最終醫治無效離開了人世。母親的離世促使妹妹又去信佛教了。

信佛教之後,由於受其背後的因素影響,妹妹對大法弟子的有些做法不解,說了一些顛三倒四的話。我很想給她講講真相,但由於她很強勢,與她講真相經常被她阻止,導致彼此爭執不休,最後總是不歡而散。其實,這時妹妹就是在幫我去爭鬥之心,我當時沒有意識到。

後來,我想還是先不講了,先自己做好吧,開始在生活上關心她,給她做她愛吃的食品,見面不再談論信仰問題。這樣,一段時間後,彼此之間的關係有所緩和。後來,她通過我女兒,間接的向我要法輪功煉功錄像和煉功音樂。她認可法輪功的功法,不理解大法弟子證實法的行為。她曾經私下與我女兒講,你媽媽爭鬥心很強,女兒和我說這話時,我還沒太在意,也不覺的自己有爭鬥心,認為是著急讓她明白真相而表現出來的狀態。

前兩天,我們兩家人去飯店聚餐,飯桌上女兒談到香港問題,因受中共輿論影響,講話立場不對,我就藉機講了幾句真相。妹妹又開始攻擊了,甚麼修佛的人心裏不應該有好壞,國家穩定很重要,國家亂了老百姓吃虧,別以為你們就是救世主等等等等。聽後,我說共產黨才是最大的動亂之源。爭執了幾句,大家趕緊把話題岔開了。

回家後,想了想,還是沒找到自己有甚麼問題,反而認為妹妹癡迷。早晨煉功時,就開始打嗝,喉嚨像被東西噎住了,感覺很不舒服。修煉前,我一遇到生氣的事,第二天保證就打嗝。我一下子想到頭天晚上與妹妹爭執時,我確實是動氣了。當時我女婿勸我別動氣,我還說沒生氣,看來是真的動氣了。不然不會出現打嗝這個現象,這不是有很強烈的爭鬥之心嗎?我馬上求師尊幫我拿掉這個強烈的爭鬥之心和愛生氣的魔性。

因為執著找到了,不舒服的感覺也消失了,感覺渾身輕鬆。後來悟到,妹妹的表現,其實就是在幫我去這顆爭鬥之心。在此,感謝我所有的親人、朋友,感謝我能接觸到的所有同修,在修煉這條路上,給予我的正、反兩方面的幫助,真心的謝謝你們。

以上是我在修煉中的一些經歷和點滴體會,如有不符合法之處,敬請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