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生活中修煉 證實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日】由於身體不好,我於一九九五年三月有緣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師父幫我淨化了身體,我所有的病全好了,走路時感覺自己就像樹葉一樣的輕。

一、三件事不耽誤 帶好小弟子

二零零五年我的孫子、外孫女相繼出生,相差十五天。姑娘婆家在外地,婆婆已經八十歲了,帶孩子的責任落在了我身上。兒媳一看也把孩子送來了,這樣,我一下子需要同時照看兩個孩子。

時間變的非常緊張,這種情況下如何修煉、如何擺正心態,是擺在我面前的一個首要問題,姑娘那時上下午倒班,有時我實在看不過來,就把我妹妹叫來幫忙,總這樣也不行啊,我就想雇一個人,說好了過兩天來。兒媳和她媽知道了,不同意,兒媳的媽媽比我年輕,沒有幫我帶一天孫子,我沒有任何怨言。後來,兒媳說孩子是她和她媽帶大的,我聽了之後,也沒往心裏去,一笑了之。

我想,孩子到我身邊是來得法的,累點苦點,我也要帶好他們,而且三件事一件也不能耽誤,時間緊,我就擠睡覺時間學法,出門就帶著真相資料,抱著孩子走哪發哪。

我買來了錄音機,天天播放師父的講法錄音,還有大法音樂《普度》和《濟世》,孩子們的主元神明白著呢,一聽法,就安安靜靜的。孩子睡覺,我就抓緊時間學法,幹家務。在兩週歲那天,兩個孩子就去了幼兒園,這樣我的時間比以前充足了,我就開始背法,用了幾個月的時間,我背完了一遍《轉法輪》。孩子在家玩的時候,我大聲讀法,問他們我讀到哪了,別看他們玩,都能說出來我最後讀的一句是甚麼。

孩子從小就在大法中成長,聽大法弟子的歌曲,善良懂事。外孫女三歲時,看神韻,看到邪惡迫害大法弟子時,就哭了,說警察太壞了,她媽媽下班後,她還告訴媽媽,說警察壞。那麼小的孩子,明白的一面知道。

孫子小時候跟我睡,一宿把好幾次尿,這樣我學法煉功一天也沒有耽誤過,天天堅持三點五十煉功,該做甚麼還做甚麼。我抱著外孫女去發《九評》和其它真相資料,每次進了樓門,上到二樓時,她就開始說「放」。

孩子們上小學前,就能背好多首《洪吟》中的詩詞,外孫女六週歲時,就已經能通讀大法書籍了,孩子們一直在大法中健康成長。

二、無怨無恨 善待兒媳

二零零九年,兒兒媳婦和兒子鬧離婚,我對兒媳說,我兒子哪做的不好,告訴我,我說他。兒媳就說性格不合,我勸她冷靜下來,孩子還小,讓孩子有一個完整的家。但兒媳就要離婚,咋說也不行,就是不想再過了。兒子不想離,說了好多好話也沒用。有一天,兒媳和兒子吵完後,用大相框狠狠地打了兒子,兒子胳膊上,背上的傷,第二年還看的清清楚楚,兒子怕我上火,沒讓我看,是別人看到告訴我的。我知道後,對兒媳說,打就打吧,只要你覺的心裏舒服,出氣、解恨、痛快就行。我當時一點沒有動心。我牢記師父的法:「人自己的業力就得自己還」[1]。 「人與人之間的打罵、欺負必有因緣存在,你看不透只能幫倒忙。」[2]

不管怎麼勸,兩人還是離了。我哭了一場,動了人的情,忘了自己是一個修煉人,面子心,屈辱心,怨心,都上來了,當時想這事怎麼就落在我家?我對你那麼好,孩子也不用你管,你怎麼樣都行,兒子本來有對像,而且條件都比你好,是你硬給撬過來了,現在說離就離,太不負責任了,丟下這麼小的孩子,多可憐啊!而且怎麼能下死手打我兒子呢?我心疼兒子的心上來了,瞧不起兒媳和兒媳母親的心也上來了。

真的是甚麼人心都上來了,排不掉壓不住,我不停的背法,師父的法打到腦子裏:「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1] 「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1]我冷靜下來,發現自己對兒子的情是那麼重,不願意讓兒子受苦,想讓兒子舒舒服服的過好日子,生活得好。發現了自己的面子心,認為離婚這事丟人,在親友面前抬不起頭來。說到底,還是一個私,想沒有後顧之憂。

通過剜心透骨的向內找,我想明白了,兒子可能上輩子欠人家的,通過這件事,還了業,這不是好事嗎,發生在我身邊,就是讓我放下那顆心,他們也是眾生啊,無論發生多大的事,都把法擺在第一位。

心性提高上來了,魔難一下變小了,我心裏平靜了,對兒媳還和以前一樣,像甚麼也沒有發生過。每逢節假日,我都會給她打電話,說回家吃飯吧,她說,媽,我有事,不回去了。家裏的親友看不過去,都說,不理她,不讓她看孩子。我沒有那樣做,因為我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把恩怨放下,對誰都好。我體諒她,把她當閨女一樣對待。無論離開還是沒離開,這裏都像她的家一樣,向她敞開著。

四年過去了,二零一三年下半年,兒媳回來了,跟兒子復婚了,她說,我捨不下這家人啊,他們對我太好了,這家人太好了。現在兒子一家和和睦睦,相敬如賓,兒媳非常認同大法。

當你把那顆心放下的時候,「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三、轉變觀念 修去看不上姑爺的心

女兒高挑、漂亮,賢惠又懂事。但偏偏處的對像,不讓人滿意,家還在外地,和我心目中理想的姑爺相差太遠了。我一想自己是修大法的,明白姻緣是神定的,找誰最後都是定的那人,一看他對大法也認同,就勉強同意了。但心並沒有真正放下,不太喜歡他。

女婿在生活習慣上和我們不一樣,因為我的心沒去,所以看不慣他,他幹甚麼都不順眼,覺的和我女兒太不配了。越是這樣,就越表現給我看,吃飯時他把擦完鼻子的紙放在桌子上,下班回家也不洗手,我說你洗手了嗎?他說在單位洗了,我一聽就生氣了。

晚上學法,法打在腦子裏:「我們作為一個真正的煉功人,應該在很高層次上看問題,不能用常人的觀點去看問題。」[1]我怎麼忘了自己是煉功人呢,這不是站在常人角度上了嗎?這不是看不上別人的心沒有去嗎?瞧不起別人的心嗎?這不是惡者嗎?在用自己的觀念衡量人,我馬上大聲說:「這不是我,我不要這些心,去掉它,滅掉它。」

還有一次,我去接孫子,那天放學早,我打電話告訴姑爺,今天我們不坐你車了,我們直接坐公交回去。不一會,他把電話打過來,沒好氣的說,這次你也不怕花一塊錢了。我平靜的說,我也不用花錢啊,我有老年卡。他不吱聲了。回家後,我後反勁,這都哪跟哪啊,怎麼這麼不會說話,這麼不懂禮貌,我的姑娘、兒子從來沒這樣跟我說過話,我越想越氣,十年穀子八年糠的都翻出來,心裏這個不平衡,這時,師父的法出現在腦子裏:「都是常人中的狀態,誰今天惹你了,誰惹你生氣了,誰對你不好了,突然間對你出言不遜了,就看你怎麼對待這些問題。」[1]我馬上悟到,這不是好事嗎?!這不是在幫我嗎?!為甚麼我心裏難受?不就是有一個愛聽好聽的,不讓人說的心嗎?悟到了,那個心「唰」一下就沒了,我得謝謝他才對呀!

有的時候遇到煩心事時,我就在心裏一遍接一遍的念:「不要抱怨 守住你的善」[3]。「別把人世當故鄉」[4]。直到心平靜下來,這些年,自己的執著心就像師父講的扒洋蔥一樣,一層一層,扒一層還有,扒一層還有,我心裏默默的跟師父說:師父啊,弟子一定做好,不管有甚麼執著,即使像花崗岩一樣,我也要把它炸掉,在法中修上來,跟師父回家。

在家庭生活中修煉,一不注意,就容易混同於常人,我告訴自己首先是修煉人,點點滴滴都在證實大法,不把常人中的名份尊嚴擺在前面,不以長者自居,事事為別人著想,親朋好友看到我寬容大度,處處為他們考慮,都發自內心的認同大法。我曾做過這樣的夢,在夢中一道道的門,一個門,一道鎖,我邊往前走邊啪啪的開鎖,就這樣開到最後。

弟子每次做的不好,就很慚愧,又讓師父操心了,我始終記住師父講的「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5]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一章 概論〉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解開你的迷絆〉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五》〈別把人世當故鄉〉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