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提高心性過好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二日】我來這學法點還不到一年,剛來不久,大家開始背法,念幾遍後大家輪著背,我也算是背過去了,輪到A同修那邊時,A同修文化成度高,但她在不久前出現一場腦梗的症狀,沒有背過去,她就氣的說:讓我再背一遍,我就不信某某都能背過去,我就背不過去,她說的某某是我。我沒言語,想背就背吧!

一、與同修的心性關

後來有好幾次在集體學週刊時,她只要念到哪個女學員寫的文章上有說她在家因學法煉功時,她丈夫對她又打又罵或是怎麼樣對她不好,這位同修就在念完這一段後特意的加上一句:要是三三(我丈夫),總不敢對某某(我)這樣,她直呼我名字,弄的我好臉紅,好羞人。

有一次,她念完學員的文章又說:要是三三,他總不敢這樣對待某某。她又直呼我和我丈夫的名字,我雖然有些難為情,但終究想到的是,這裏是學法點,如果我們鬧起來對學法點不利,也不想讓同修之間有隔閡,我連笑帶問:你怎麼曉得?她冷冰冰的連眼睛都沒抬,對著週刊來了一句:嗯,我就曉得。

還有,每當大家交流時,只要是我發言,她在那裏面目表情非常嚴厲,瞅著書一句話也不說,有時還找機會諷刺我。開始時覺的很尷尬,總覺的她也是修煉人,我也沒有哪地方得罪她,並且我很尊重她,她怎麼老跟我過不去呢?有時還時不時表面上或是在我不在時說我的壞話,甚至有好多次,當我往學法點走時想起這些事時,我都磨磨蹭蹭不想走,我怕見她,怕她在眾人面前數落我,可我又不願不去學法,說實在的有時真不想面對。

後來在不斷的學法中,悟到在修煉過程中,為了提高你的心性,同修之間也會互相間當一次魔。師父還講:「我們這一法門就是直指人心,在個人的利益上,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當中,能不能把這些問題看淡看輕,這是關鍵問題。」[1]「人往往認為自己追求的東西都是好的,其實在高層次上看,都是為了滿足在常人中那點既得利益。」[1]「我們失去的實質是不好的東西,是甚麼呢?就是業力,它和人的各種心是相輔相成的。比如說我們常人有各種不好的心,為了個人利益,做了各種不好的事情,會得到這種黑色物質──業力。這和我們自己的心是有直接關係的,要想去掉這個不好的東西,首先得把你這顆心扭轉過來。」[1]

寫這篇稿子有十天了,我不敢拿出來,怕這位同修看到後會不高興,猶豫了十天,還是不要寫了吧!我就拿打火機燒,看打火機打不著,又換了一個,還是不行,我一下悟到,這不是師父點化我嗎?還是那個放不下的人心在作怪,我不能燒,就這樣我拿出來了。我放下了,再有同修出現類似情況,我就笑笑,反倒覺的輕鬆多了。

二、闖過病業關

有一次,我喉嚨疼的不能吃飯,我就喝拌湯,過幾天拌湯也嚥不下去了,我就喝米湯,再後來連水都嚥不下去,丈夫勸我喝藥,我說你不要害怕,這是師父給我消業。他也沒辦法,見此情景他垂頭喪氣的瞅了幾眼。再後來就疼,我兩手托著下巴下面的淋巴,還連帶著牙疼、偏頭疼我坐起來倒下去,眼淚伴隨著口水順著胳膊直流,那個疼呀,沒法形容,因為我一直信師信法,師父說:「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已經是後半夜,也不知是暈過去了,還是疼累了,不知怎麼睡著了。一覺醒了天也大亮,我跟忘了一樣,做好早飯,叫醒丈夫和孩子一起吃早飯,一口氣吃了一個大饅頭,丈夫問我喉嚨還疼嗎?我才想起來喉嚨疼的事。

還有一次,左後背就像火烤紅的鐵板貼上一樣又疼又硬又燒,有半年之多,我堅持每天學法、煉功,後來我又咳的厲害,甚至整夜不能入睡,我求師父,讓我半夜少咳嗽,不然干擾家人睡覺,後背疼的時候好像後背有個硬幣那裏有一個洞,一股風經常轉,像法輪一樣。我一直相信師父就在身邊,怕甚麼!有一個多月我好了。

我個人認為,同修不要感覺哪兒不舒服就認為得了大病了,那是師父給你淨化身體,有師父在、有大法在,不要怕,師父給我們安排的是最好的,一定要百分之百的相信師父、相信大法,才能體現出法的威力法的神奇。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