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煉中提高心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修大法的,那時我的身體患有多種疾病,關節炎,頸椎病,腎炎,咽炎,鼻炎等等。多處醫治無效,在一九九一年練了一種假氣功,身體不見好,就放棄了。一九九七年有位鄰居給我送來一本《轉法輪》,她說;你好好看看這本書吧,可好了。我只看了十來頁,就感覺頸椎開始痛了,牙床也腫起來了,心想這幾天也沒洗衣服,也沒幹重活呀,怎麼又痛了呢?後來聽同修說:是師父管你給你消業呢。後來有了學法小組,我每天都堅持學法煉功,到處去洪法,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飛,走路一身輕,思想上沒有雜念,晚上睡覺都覺的往起飄,做夢都在空中飛,一打坐能定下來,看到師父的功身,法身,還有許多仙女穿著各種裙子在跳舞,這些美妙的景象至今記憶猶新,真是美妙極了。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流氓政權開始迫害打壓法輪功,不讓煉了,到處抓人,我出去躲了一個多月,後來有人告密,公安局找我作筆錄,街道也來找,叫我寫「三書」,那時就以為永遠不讓煉了呢,就寫了保證書。但心裏知道大法好,根本放不下。後來在師父的慈悲的點化下我找到了同修。天天學法煉功,做三件事,去掉許多怕心和各種執著心。

去怨恨心

十多年前的一天,婆婆說:「我過生日你還沒給我錢呢!」一聽這話我有點火了,這幾年過生日在飯店吃飯,別的子女拿一百元錢,我們拿二百元,還有一次拿五百呢,每一次我們都多拿。我把這事和老伴說了,他不相信,說我撒謊,婆婆也說我撒謊,我心裏這個氣呀,怨恨心全起來了。一次兒媳給我五百元過生日,老伴就衝我要(因他的錢也花光了),我說這錢早有安排,因我那時沒有工資,他就和我吵起來了,婆婆向著她兒子也和我吵起來了。

我一下子想起我是煉功人,師父講:「在遇到矛盾時,可能就會表現在人與人之間心性魔煉當中,你能忍的住,你的業力也消了,你的心性也提高上來了,你的功也長上去了,它們就熔合在一起了。」[1]想到這我的心就敞亮多了,下午我回家給老伴留下了二百元錢。

進屋一看客廳地上一片水 ,衣櫃下面衣物全泡了,鞋櫃裏也是水,我找到樓上住戶,他親屬把廁所閥門關掉了,因他家沒人住。當時還想,幸虧我回來了,不然還不知漏到甚麼時候呢。打坐時,我突然想到這不是自己有大漏嗎?心性關沒過去才造成他家漏水的,這不是師父在點化我嗎?!現在想起來真是後悔莫及。

我們搬到外地後,有時家務活沒幹完就去講真相,老伴他也不幫我一把,對老伴產生了怨恨心。有一次他和我發火:「我才不養你呢,我才不管你呢!」這句話說的讓我很傷心,怨恨心就起來了,看他哪都不順眼,怨恨心越積越重。

沒幾天我就開始牙痛,牙根也腫起來了,臉也腫起來了,讀法吃飯都礙事了,三顆牙都鬆動了,這時才想起找自己,是怨恨心太重了,師父說:「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讓你放下。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1]心裏想,可不能再有怨恨心了,這樣,牙疼了幾天就好了。

過了幾個月因為一點小事,老伴連續兩次對我發火,還氣的夠嗆。我心想我不和他計較,就這樣一想,感覺從頭上掉下來一個東西似的,心裏立刻亮堂了,是師父幫我把身上不好的物質拿掉了。

和兒媳在一起生活時,有時看不慣的事總想和老伴說一說,覺的說了心裏才痛快點。老伴說:「你跟誰也不要說,跟我也不要說,能幹你就幹,要忍。」當我說他有甚麼不對的事,他就讓我向內找,向內找。我一下明白過來了,覺的他說的對,比我這個修煉人的境界高。

其實都是師父借他的嘴在點化我,讓我儘快提高上來。我向內找,矛盾也就化解了。

在講真相中提高心性

三年前有一次我們同學集會,我想我得告訴某同學「法輪大法好」,因她在社區工作被毒害很深,還撕過大法真相資料。我說你不信,你別反對,對你不好,(她已做過三退),會遭報的。這一句話惹怒了她,她說我詛咒她。當時我也覺的這句話說的不恰當,我再三解釋,是我的不對,當時她就要回家,我把她拉回來,她跑到另一個屋子去和別人說這個事,還氣的不行。

是我做的欠妥,她在幫我提高心性。我就真誠的向她承認錯誤,道了歉,請她原諒。

在回家的路上我們又有說有笑,好像甚麼事情都沒發生似的。師父把矛盾給我化解了。

不嚴格要求自己招來魔難

二零一八年正月初五,我在同修家學完法回家,看公交車來了就快跑幾步,離路邊還有兩米遠,右大腿一下就疼得不敢著地。離家只有三百米,但一點都走不了,打車到了家,很艱難的上了三樓。我立刻找自己:原來是年三十晚上,兒子他們張羅玩麻將。每年他們都玩,為了不讓他們掃興,我只好陪著他們玩,但我心裏不願玩。可今年不一樣,我心裏像長草了似的很想玩,提前把家務活做完了,和他們玩了兩次,結果招來了迫害。

修煉是嚴肅的。我就發正念解體它,並向師父承認錯誤,正月初六就好了。初七我去同修家學法就行動自如了。這是一次深刻的教訓,明白了修煉人平時做甚麼事情都要按法的要求去做。

發生在身邊的神奇事

一次去二弟家玉米地裏幫忙扒玉米,剛往前扒不遠,感覺身後有一陣熱浪襲來,一看玉米秸稈著火了,是二弟想點火試一試玉米秸稈能不能點著,因當時風大,就把火引起來了。我們都嚇壞了,一大片玉米地,別人都沒收完玉米,火要燒連營怎麼辦?二弟趕緊往玉米堆上蓋土,我說:快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時,只見正往上躥的大火不一會兒就自消自滅了,在師父保護下沒有發生意外。弟媳、姪女都說:「太神奇了!」

二零一零年,家鄉漲了一次大水。妹妹(同修)家屋裏水位特別高,就差一尺多就到棚頂了,除了有一床被沒有濕,其它的被都濕了。她的大法書放在倉房裏,用紙盒裝著。水退去後,裝經書的盒沖到西屋炕上的淤泥上。妹妹叫我拿到外面去曬,我手上都是泥,我就叫老伴去曬,他打開盒子一看說:「不用曬,一本都沒濕,連盒底一點泥都沒有。」真是太神奇了!

二零一七年,家鄉又漲大水,整個縣城都淹了。大弟家在農村養了十頭近200斤重的大豬,漲水時,怎麼也趕不出來,就放棄了。他家房西面有一條大河,河水已沖到離豬圈只有三四米遠,水圍著他家流一圈然後向後邊流去,繞過房基地及菜園子,水從低處向河床很高的地方流去了。

過後人們都去他家看,都覺的奇怪,為甚麼水不往低處流,卻向高處流呢?我去告訴大弟這是你們全家「三退」得的福報,是師父保護了你們家啊。

一次搬家,走時把大法東西都帶去了,可要上網發「三退」名單時,找不到名單了。回原住處的路上,我發正念用搬運功把它搬回來,並求師父加持弟子,後來在不用的錢包裏找到了,我走時錢包是空的,這49人名單找到了。還有一張7人的名單在上衣懷兜裏,當時我急得不行,覺的愧對眾生眼淚都流出來了。怎麼辦呀?師父幫助我把名單找回來了。

年輕時我曾煤煙中毒非常嚴重,但沒有死。想必就是因為我是來世得大法的。我很幸運同師父同一年出生,又幸運的得到這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大法,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平穩的走到今天。我一定珍惜這萬古機緣,不給自己留下遺憾。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