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就在我身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日】我是二零零九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前,我患有四十年氣管炎、鼻炎、咽炎、十幾年的失眠、精神抑鬱、眼睛見風流淚、附件炎、子宮肌瘤等十幾種疾病。修煉後不到兩個月,師父就給我淨化了身體,我感到無病一身輕,到現在十一年過去了,我沒吃過一片藥,也沒打過一次針,沒去過一次醫院,走路一身輕。走路老想跑著走,走多遠都不累,幹一天活都不覺的累,身體特別舒服,感覺自己無比幸福,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

師父的無量慈悲和大法的神奇伴隨我走過了十一年的修煉歷程。

有一次我們學法小組計劃去集市救人,一看天要下雨了,其他同修說今天不去了。我說:下不了雨!但是天很黑,我們就繼續學法,學著法我就像有甚麼事似的心急得不行,心跳的簡直學不下去了。我就對同修說:我想去集市!同修說:那就走吧。天陰的很黑,但是沒有下雨。到了集市一會,就給七個人很容易的講了真相、做了三退。我一下明白了是師父早都安排好的,師父把有緣人領到集市等著我去救。

師父時時都在我身邊,大法的神奇事多的說不完,以前都寫過幾次了,就不重複了,就寫最近的事。

去年七月,和妹妹還有妹妹的兒子開車回老家,大約一千多公里路。我倆都是第一次開車跑長途。妹妹從早晨連續開了七、八個小時了,很疲勞,換我開車。不到兩小時我也疲勞了,全身累得很難受,因妹妹開車時我也沒睡覺陪她說話。我叫妹妹把師父講法給我拿來聽,她說:在後面拿不到,孩子睡著了。之前是孩子拿著師父講法在聽。說完妹妹也睡著了。我鼓足了全身力氣在往前開車,開著開著累的我實在睜不開眼睛了,困的馬上就要睡著了,我心裏就求師父:心裏叫了三聲師父:師父!師父!師父!這時我已經就睜不開眼睛了,就是在高速公路上開著車睡著了。在這一瞬間聽見「啪」一聲響,車頭朝右擺動了一下,這時我們仨都驚醒了,我睜眼一看,車正好在馬路中間很正,這時我也一點都不睏了,之前的疲勞、累、睏的感覺全都一掃而光。妹妹說:怎麼了?嚇我一跳!我說:可能是我睡著了,車子跑偏了,是師父把方向給我打正了,把疲勞給我消除了。我就繼續開車前行。到家後好幾天我都是越想越後怕,我站在師父的法像前淚流滿面,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是師父給我化解了這一難,不然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到老家二十天後,一天早晨我和姑姑正在煉功,她說去廁所,說著她就出去了。我就跟出去。姑姑剛走到院子中間,她突然坐在地上起不來了!我追上去抱她也抱不起來,我倆都不知道怎麼回事?我還以為她腿有問題了。我想:「姑姑修煉雖然不到五年,但是很精進,身體很好啊!」我再仔細一看,是院子中間塌方了,過去的老宅子窯洞塌陷下去了。因那幾天老下雨。這時,她的腿和腳陷下去了,我怎麼也抱不起來她呀。我就求師父:師父幫幫我!師父幫幫我!我感到自己立刻有了很大力氣,把姑姑抱上來了。我知道是師父幫我把姑姑抱上來的。我倆剛往前走了幾步,我回頭一看,嚇我一跳!我剛才站腳的地方已是黑洞,不知甚麼時候也塌陷下去了,塌陷的深度都看不到有多深。是師父救了我和姑姑!師父一個月幫我化解了兩次大難,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最近幾年,我講真相是去周邊幾個集市,我們三、四個同修配合,到了集市兩人一組。

二零一九年的年底最後一個集市那天,我們四個同修到集市還沒發幾份資料就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我給他講真相他不聽,他說他就是管這個的。我心裏求師父:不要讓眾生對大法犯罪!我對那人說:大法弟子是好人,你舉報大法弟子對你不好!他說:我不怕!一會就來了四個年輕的警察,其中一個警察說叫我把口罩拿掉,他要給我照相,我說不拿掉。他大聲跟我喊,說:不配合是嗎?我說:我不是壞人!你不要跟我這麼兇。這時一個很面善的年輕警察對很兇的警察說:算了!到所裏再說。那個很兇的警察對我說:走到派出所去!我心想:去就去!到那給你們講真相去,講完了一會就回來。

到了派出所,那個很兇的警察大聲說:坐這!我一看是個犯人坐的椅子,人坐上去以後前邊可以鎖上。我想:那是壞人坐的,我堂堂大法弟子怎麼能坐那上,這不是侮辱大法弟子嗎?我大聲說:我不坐!我不是壞人,我是好人。他很生氣的一邊大聲說:不配合是嗎?一邊氣急敗壞的好像在找甚麼東西要打我似的架勢。有人說不配合給她戴上手銬,當時的架勢很邪惡呀。我大聲跟他們說不配合,我是好人,你們不能迫害我。這時那個面善的年輕警察碰了一下那個很兇的警察小聲說:算了!算了!不叫我坐椅子了。又叫我上裏邊那個小黑屋裏去。我又大聲喊:我是好人,你們不能迫害我,我不進去。

這時他們的態度就緩和了,說大姐你進屋坐著說話。我說不坐,就站這說吧。他們說不迫害你,屋裏有凳子坐著說話。進去後,一個年歲大點的警察也進來了,他叫那幾個小警察都出去。他說:大姐!咱倆好好聊聊。我說:那你把那東西關掉。我看那放個可能是錄像或照像的東西。他說:行!就叫人拿出去了。他說:咱倆誰大呀?我說:你多大呀?他說我五十!我說:我大。他說:大姐!你給我煉煉功看。我說:行!我剛要給他煉第一套功法,他說:算了!先聊聊。咱姐倆無冤無仇的,是吧!好好聊聊。我說看你這人多善良啊,你本性不會迫害大法弟子的。

我就給他講真相。我說:我沒修煉前全身十多種病,啥也幹不了,修煉後所有的病都好了。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啊。過年了我給父老鄉親發個年畫和大福字,有啥錯呀?你們不去抓壞人,把我抓來幹甚麼?他說:國家明文規定不讓煉呀!我說:你們都上了共產黨的當了。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要人人都煉法輪功,不但身體好,倆口子也不打架了,鄰居之間關係和諧了,婆媳之間都和睦了。你說這多好呀!

他說:你說這個我認同。他說:大姐,我問你這東西哪來的(他指我包裏的資料年畫和福字)?你肯定做不出來。我心想:我們大法弟子個個是精英。我說:為了你好,這個不能告訴你。他又問:你是哪個區的?家住哪?我說:這都不能告訴你。他又問:你叫甚麼名?我說:不能告訴你。他說:你不是修真、善、忍嗎?怎麼連名字都不敢說呀?我說:叫我法輪功吧!他說:法輪功是你的代號。你告訴爹媽給起的名。我說:爹媽起的名也是代號。他說:大姐我跟你聊了半天你也不配合我呀。我想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我說:不能配合你,要配合你了,你把我們大法弟子迫害了,將來法輪功平反了,這就是你迫害我的證據!你可怎麼辦呀?他說:你就別管我了。我說:是大法師父給我們講課時告訴我們不要配合警察,配合你們就把你們害了,我聽大法師父的話,大法弟子都替別人著想。他說:你還聽過你師父講課呢?他當時的口氣顯得很佩服師父。我繼續說:這是大法師父對你們的慈悲。大法師父對你們太慈悲了,你們警察迫害我們,大法師父還叫我們講真相救你們。他又問:你師父叫甚麼名呀?我就站起來抬頭高喊:大法師父叫李洪志……

後來進來一個女的,坐我對面看手機。我說記住: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難來了大法師父會保祐你的。她說:你咋不求你師父保祐你出去呢?我說:該出去的時候,大法師父肯定保祐我出去。那屋裏太熱,我當時穿著長羽絨服,熱的困的想睡覺,我就躺在凳子上睡覺,心想可不能真睡著了,我就躺著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念了一會,師父的法打到我腦子裏:「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3]。

我躺在凳子上向內找是甚麼原因叫邪惡鑽空子了?不找不知道,一找嚇一跳,這些年雖然救人的事沒少做,但有的時候有完成任務的心,只注重發資料的數量和三退名單的人數。沒有注重救人的實效。還找到了有很強的怨恨心,妒嫉心,顯示心,爭鬥心,色慾心,利益心,看不上別人的心,還有就是不修口,經常背後議論別的同修等等人心。找到這些心後,我心裏對師父說:弟子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弟子一定改,一定改,一定要修去這些人心和執著,一定要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我心裏對師父說:弟子該回去了,要不然外邊的同修就要忙的營救我了,同修都在忙救人,不要浪費同修的時間了。

就在這時有一個警察進來喊我說:大姐!起來走吧!回家吧。我從凳子坐起來,走到警察們面前雙手合十說:謝謝你們,祝你們平安。我一邊說一邊走出了派出所的大門。我心裏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我堂堂正正的回家,繼續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救度眾生。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對聯〉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