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讓我越來越純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三日】如今在中國大陸,幾乎每個地方、每個行業都已經爛透了,到處是所謂「潛規則」,到處是腐敗,世風日下,即使是以前相對純淨的校園也不例外。像大陸高考中的小門類教師,直接就反映出師德、師風的敗壞。

我是一名普通高中的小門類教師,同時也是一名法輪大法弟子,歷經了整個小門類老師和社會培訓機構之間相互勾結髮展的全過程。二零零零年左右,專業老師還是自己親自上課,培養學生考學校,也不收取學生任何費用,學生成績還相當不錯。自那以後,專業教師慢慢的開始把學生推薦給社會各個培訓機構,如果不是學了大法,我真不知道我將變的怎樣!是大法讓我在利益面前能認清是非與善惡,一步一步歸正了自己。

下面談談我在這個墮落的行業裏是如何用「真善忍」指導自己,使自己一步步變的更純淨的。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那時從不收學生一分錢的費用,學生也考得非常好,有時單位領導發給我們幾百元錢作補助,我們就很開心了。

可沒過幾年,我發現我的同事不知啥時候開始往社會上的培訓機構送學校的學生,後來才明白,這中間有「回扣」,慢慢的送學生到外面去培訓幾個月成了順理成章的事,甚至成了一種必然。老師都放棄了自身專業水平和教學能力的提高,只忙於送學生到各個培訓機構並從中漁利。

我仍以大法法理約束自己,總是把自己盡力教好學生當作工作的責任和擔當,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因此工作中從不遲到,認真負責,所以我的學生專業水平個個是高手。正因為這樣,就吸引了很多培訓機構來要我和他們合作。因為機構用我的優質生源很快就能出最好的成績,使機構很快能做大做強。

我選機構還是一心為學生著想,盡可能找教學質量好的機構。讓學生考出好的成績,事後總是有機構老闆塞紅包給我,我都做到不收取一分錢。一個常人都能做到「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何況我是一個大法弟子呢!所以在利益上我能做到坦然不動心。

到二零一四年以後,全國培訓機構的這種有償招生愈演愈烈,完全規模化、常態化。那時候,招收一個自己的學生,相關的同事、領導都會有一份不菲的收入,如果自己不拿有點怪怪的,不被人理解,別人也不會相信我沒有拿。當時我和一個同修切磋,他說這個社會已下滑到了這種程度,已經成了一種商業模式,儘量符合這種常人狀態吧。我當時想,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這麼嚴重,有很多學員被工作單位開除,有的流離失所,生活困難的很多,資料點也需要大量資金買耗材,因此雖然不主動去要,別人送給我的那份也理所當然的接受了,有時十萬元,十多萬元的都有過。

到近年,這個行業越來越極端,成績大都是虛假宣傳,機構與機構的競爭主要是回扣的高低。從開始的10%返點,到30%、再到50%、80%,後來發展到100%返點,因此機構只能用各種巧立名目加收費用,甚麼大班收費、小班收費、精品班收費、VIP收費,協議班收費等各種各樣的手段、名目來贏利,再到後來加收費用也返點,有的乾脆只賺後勤費用,幾百上千人的機構,後勤從每個學生那裏賺取一萬元,一年能賺千多萬!

可學生考試成績過線率有時僅僅30%,更甚者只有不到5%,學生家長負擔慘重!專業老師及其相關團隊要回扣成了理所當然,不斷挑戰道德和良知底線。

這時我開始從新用大法審視自己,認識到不能再這樣用常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了,不能以「幫助生活困難」的大法弟子和「做大法的事需要錢」作為藉口放縱自己,隨波逐流,甚至推波助流。

想當初剛得法的時候,學校出納帶我出去買教學器材,反覆啟發我、要求我虛開發票,在看到我不配合他的時候,他只好親自去開發票,讓每人分一兩百元錢,而我在無法推托的情況下,雖然收下了,但後來公費要買東西的時候,自己偷偷少開一兩百元發票,用這種形式返回去。

現在修了這麼多年,怎麼還能貪利呢!

我下定決心,一定不再給大法抹黑,師父說過:「為甚麼在這方面不注意哪?隨著社會、隨著中共邪黨去腐敗哪?這問題不是很嚴肅嗎?!就從這一點上看,中國大陸的人還是人的狀態嗎?不嚴重嗎?!大法弟子應該截窒世下流嘛!不讓人類往下滑嘛,那為甚麼自己在這方面就老是走不出來呢!千萬要注意這一點哪!」「不管怎麼樣,大法弟子在這方面不要再出現這些問題。我不願看到你們在這些方面出現問題。」[1]我一定要嚴格要求自己,做個師父的真修弟子。

在去年,我幫學生多方面把關,找了一家認為相對來說算好的培訓機構,後來培訓機構基於我們優質生源的好成績給他所帶來的聲譽表示感謝,並表達他們合作的誠意,多次一定要把利潤中的七十萬元到一百萬元返給我。我每次都委婉的拒絕了。他以為我是虛偽,或者有甚麼顧忌,就又變換各種方式給我。最後我把他請到家裏,講了我全家都是修大法的,大法的要求是不能得這種錢的,所以我提出:到時候只按家長委員會簽的那個差旅費補助合同,我堂堂正正的得那部份是應得的那部份就可以了。我們的談話讓他明白了大法的美好,明白了別人勸他「三退」的幸運,也非常感謝大法弟子的坦誠和風範。

由於自己以大法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因此在這一行業有特別好的口碑。去年年底,以我妻子的名義和幾個朋友創辦了一個培訓機構。接著我做了一個夢:我在收藏古董,發現自己的清華瓷飯碗就是一個可以流傳的古董。我悟到,我們的這個培訓機構作為大法弟子一定要正一切不正的,為行業樹立起一個正的標桿,留給未來。

原來的合作機構看到我們新建的機構,想來入股,並要用他們的返點招生模式來發展,我們拒絕了。我們的目標是:一定要讓老師回歸純正,老師不能變成商人。大家確定招生中不給任何人一分錢的回扣,純憑口碑發展,把人家用來招生的成本專用到教師成本投入中,打造成績,讓學生家長受益。

在同行中,所有的人都認定我們的機構不可能有發展,可我們的學生人數增長迅速,奇蹟般上升。真是天道無情,常與善人。

而原機構看到我拒絕他入股,就變的極不友好,他就連原本應該按合同支付我的生活車旅補助的小小費用也耍賴。當我表明這大半年我全程參與管理中吃住車旅費全部自己支付,不用他支付了,這時他居然一反常態的奚落我。

我和同修切磋,我找出了自己一些隱藏很深的心:總是認為一筆這麼大數額的回扣不要,他應該有感恩於我的心,其實我應該明白,作為大法弟子,不收返點回扣,是真修弟子應該做到的基本要求,是修自己,為自己做好,不是幫他。

另外,我自己的孩子也參加培訓,按理培訓機構都會給予一定的優惠,我孩子沒有優惠,他居然還要對我惡語相向,因此心裏也很委屈。其實這也是一種變異的貪利之心和妒嫉心。後來從法理上明白了:也許是前世欠他的。我心裏徹底平靜了,對他那種莫名其妙的、無理的、無休止的嘲諷與責難已不放在心上,並最終用慈悲的心態化解了這一切。

如果不是修了大法,我不可能這樣對待,大法讓我做到了以德化怨,用高標準要求自己。

我以後一定會更嚴格要求自己,師父講:「因為你是修煉人了,你才碰到的;因為你是修煉人了,這些事情無論是正面的反應、負面的反應,都是好事。(熱烈鼓掌)因為它是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為你提高而準備的。」[2]

在大法中實修好自己,有大法作指導,我相信我們這個培訓機構也一定會代表這個行業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