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修的很苦到修的很甜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三十日】我雖然多學法,可是忘了找自己,和外人交往中有了矛盾還好,多少還向內找自己;可是到家裏,雖然忍著心中的不平,但心裏卻一直怨恨,心裏一直覺的修的很苦、很累!二零一七年初,有警察找上門,從那時起,才真正徹底的明白了「有問題向內找」[1]的法理,從那以後真的樂樂呵呵的修,再遇到先生的無理,謾罵,譏諷,不再覺的難過了,都當成了好事。

過了沒多久,連這種樂呵呵的感覺也沒有了,只是每天平平淡淡的做著該做的三件事,無論生活上,還是講真相的時候,把好事壞事都當成了好事,找自己哪裏有問題,哪裏不符合法了。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份,遇到了一位同修,在她的幫助下,又有了很大的突破,這才真正的清楚的明白了如何修煉,從家人的態度到講真相的效果,都有了很大的變化!能夠認清了哪些話是後天形成的觀念,哪些是執著,哪些是外來干擾!

記得有一次,我媽媽做過一件事,但是過後她就是不承認她做的,我很理直氣壯的說她如何如何,爭辯起來,她氣的夠嗆,開始翻臉,我才停止了不說話。當天整晚我都在找自己:到底哪裏的問題,一定我還有問題,她為甚麼不承認,發現原來自己一點兒都不慈悲,總覺的自己認為的對,覺的是對她好,讓她提高,把自己的感受強加給別人,認為她修的不好,顯示心在作怪!沒有真正站在她的角度,心平氣和的對她講,而是用了批鬥的形式和她爭,那不就是被邪惡鑽了空子,被控制了嗎!這時趕緊發正念清除,全部滅盡!第二天,見到她,趕緊向她承認錯誤:「我錯了,是我的不對,沒有考慮你的感受,只顧自己,是私心呢!被邪惡控制了,我應該發正念清除它才對呀!」她聽我這麼一說,馬上說:「你悟的真好!是的,我也明白了。」就這樣又恢復到了以往的平和當中。

還有一次,晚上先生回來後,把牛奶滴到床上,我沒有幫他擦,反而說,你自己擦一下不就完了嗎?於是他開始發起脾氣來,一頓數落,罵罵咧咧,反正都是我如何不好。我當時就知道自己又錯了,真的很自私,覺的自己在學法,不想耽誤時間,卻反而更耽誤了時間。我停下來學法,趕緊發正念清除他背後搗亂的邪惡,他隨後就說:「你不是就想讓我死嗎?!」我一聽,這不是邪惡利用他的嘴在說話嗎,我繼續發正念,他又說,「明天我要和你離婚,一天也不想和你過了。」一會兒,他就跑到單位去了。第二天,我向他承認錯誤,他也說,是他自己太執著了,也不對,就這樣一場風波就這樣過去了。

從師父的講法中,我知道了怎樣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怎樣不承認它!就是聽到,看到,還是自己遇到,就想是否符合大法,就按法的要求去做,有問題先找自己,這就是已經在否定舊勢力了,已經不承認它了,連它存在的本身都不承認了!

現在看來,過去就是不會修,雖說明白的有些晚,但是我很慶幸自己能真正的知道了正法修煉的內涵,感受到了師父時時刻刻都在保護弟子呢,就差自己的正念!

有一次,在打電話講真相的時候,遇到一個市局的警察,講了很長時間,也沒讓她明白,她說:「你這號,明天我就給你封了。」我對她說:「你不能這麼做,這是用來救人的,我只是告訴人們真相,希望百姓都能平安的走向新紀元,我又沒做壞事。」但是第二天,這號真的不能用了,第三天,手裏所有的卡都不能用了,還有其他同修的,有很多都不能用了。當時真的很難過,由於自己做的不好,也連帶著影響了同修。仔細挖根,到底哪裏不對了,在同修的提醒下,發現自己就是在灌真相,而不是講真相,想到師父在《洪吟》中的詩句「講真相 發正念」[2],徹底的明白了,在講真相的時候,一定記得發正念!清除阻礙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明白後,趕緊請求師父「把封了的卡全部解封,那是用來救人的,不能因為我做的不足,影響了大家救人,不能讓這個警察對大法犯罪!」次月初,那些卡真的都解封了。

真的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都是師父在做呀!我們只是動動手動動嘴而已。謝謝師父!

個人體會,有不符合法之處,請給予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致大法山東輔導站〉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清醒〉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6/8/185436.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