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才能救更多的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九日】我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前開始修煉的弟子,今年七十三歲,前後兩次被綁架七年半。從黑窩回來後,不敢面對世人做證實法的事,迫害的陰影時時浮現在眼前,怕再次遭迫害的心很強。想到這些年學法沒跟上,人心又多,只有多學法去掉這些人心才能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一、去掉對孫子的情

我在家中成立了學法組,上午學《轉法輪》。晚上學師父的各地講法、背《洪吟》。通過大量學法,怕心漸漸的少了許多。

由於我被迫害過,家裏兒孫都不讓我走出去(講真相),他們怕其實我也怕。孫子從小父母離異就跟著我,現在已十六、七歲了,我有三個兒子,這個孫子是二兒子的孩子,他更不想讓我離開他,他說:「奶奶你練其它任何功法我都把你供起來,只有法輪功不行。你知道你被迫害我每天都提心吊膽的,不知你會甚麼樣,不知奶奶會不會回來了。聽說有被迫害死的,我就更著急。」聽他說後我心裏也很難受,是啊,不知有多少家庭的親人在盼著被邪黨迫害的同修能早日回家,和親人團聚。可是有多少人被迫害致死,使得家破人亡,這是深有感觸的。

我告訴孫子別擔心,奶奶會注意安全的,我一切都有師父管,你放心吧。孫子看我沒聽他的,就百般的刁難我,變著法跟我作對,說飯做的不好吃,就摔,就調樣給他做,屋裏每天都弄的跟抄家的一樣。怎麼辦,說又說不聽,說急了都敢罵我。漸漸的煩他,到後來怨他不懂事,恨他竟給我添亂。其實,我這不是對孫子的情嗎?不是孫子不好,是我對孫子的情造成的。我要放下對孫子的情,該說就得說,不能縱容。等我把這個心放下的時候,他去了外地。

二、從依賴同修中走出來

從修煉以來,無論甚麼事都不能自己去決斷,總想找同修,依賴同修,加強了依賴心。沒意識到是從小在家依賴父母養成的依賴心,到修煉以後它已形成了強烈的物質,在另外空間它操控著我。

同修看到我這顆心已經很強了,就和我交流,同修都各自找自己,被別人依賴是甚麼心?有的認為是自己有修的不錯的心,有的說是同修情。可我聽了之後,不是向內找自己,而是來了怨氣,就想:都不讓我依賴你們,那就不找你們好了,你們不就想不讓我麻煩你們嗎。找出各種藉口來不想幫我嗎?越想越氣,怨心、嫉妒心都出來了。

從幾年前,摔了個跟頭之後,我的上半身經常疼,總覺的胃裏像有東西在鼓著,觀念形成了。一有心性過不去的時候,那個部位就開始脹疼,擴散到兩肋,腰都直不起來。這時就想找同修,甚至到同修家去住,這樣好像是有了主心骨。

在去年的秋天,胃又接連著疼,找同修切磋、向內找、發正念,只是緩解,經常是睡覺中疼醒了。這時,邪惡不好的念頭不停的往腦袋裏打,這時我認識到是舊勢力想要害我,就告誡舊勢力,你往我腦袋裏打進甚麼念頭都沒用,我不會上你當的,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有使命的,我一定要跟師父回家,你說的不算,一切由師父做主。我不斷的排斥這些要害我的邪惡,不斷的加大力度學法,解體這些邪惡。

沒認清是自己沒修去的人心,被舊勢力利用這人心加大了魔難,渾身全都疼。五、六天晚上不能閤眼一個勁的疼,我實在挺不了了,怨氣又上來了,沒有正念,負念一個一個的往出冒,沒有了主心骨,覺的自己真的快不行了。打電話找同修,同修說有事去不了。我認為同修在推托,不想幫我。抱怨的心出來了,抱怨同修平時說的挺好,到關鍵需要你們的時候就不行了。不來就算了,不用你們行了吧!孤獨、寂寞、無助的心都上來了,還是找兒子吧!給兒子打電話,兒子聽我說話聲不對,急得一個勁的安慰我:媽你別急,我馬上就到。聽到兒子說的,心裏有了點安慰。兒子讓我去醫院,我也沒拒絕。到醫院也沒查出甚麼。等回來後,又接著疼了起來。怎麼辦呢?還是背法,在心中不停的背:「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1]。能背甚麼背甚麼,但還是沒停止疼,這時心就更不穩了,也真的承受不住了。就求師父,讓我走吧!我不活了,我實在承受不住了,我的承受力到極限了!心裏又怨起了同修,沒有善心,我都啥樣了,也不管我,平時說的好聽,關鍵時還是兒子,誰都不行啊!我不依賴你們行了吧!我不依賴了……喊出不能依賴同修這句話時,我突然明白了,找同修,同修不來這不是在去我的這顆依賴心嗎?同修說我依賴心太強了,自己也沒想改變從小養成的這種依賴心。在《加拿大法會講法》中弟子問師父:「弟子所有不好的心都能暴露出來嗎?」[2]師父說:「這是肯定的,我一定都給你暴露出來,就怕到時候你過不去。暴露出來,發現這不好的心,明知道不好的心,你別去遮蓋它,你一定要去掉它」[2]。師父這不就在給我把這依賴心暴露出來嗎?這時身上不那麼疼了,能坐下發正念了,當我悟到的時候,師父就給我拿掉了這壞東西。然後發完了正念就開始煉功,等把功煉完,渾身不疼了,多長時間都沒有這不疼的感覺了,我好激動,是師父把那個依賴心的物質拿掉了,這其中不知師父又為弟子承受了多少,不然很難走過來。

從這些天遭受魔難的過程,我看到了自己強烈的怨心,一點小事就生氣,不隨自己心願,怨氣就上來了,心胸小,從不為別人著想,總想自己怎麼不如意,為私為我的心,有不服氣的心、嫉妒心。這些人心我會在今後的修煉中,把它們修下去,把一切不正的都在法中歸正。

三、講真相中修去怕心

一天,同修找我去大街上發真相資料,開始我還有點猶豫,想自己行不行啊?轉念一想,我不是大法弟子嗎?猶豫甚麼?有師父保護怕啥!說是說,到了大街上嘴張不開,不知和世人說甚麼。看著同修很自然的就把小冊子、光盤遞給世人。我試探著找年紀大的,善良的去說,那心裏跟揣個小兔子似的「怦怦」的跳,總算發出去了。我就找年老的發,發一段時間以後,敢說話了,怕心少了點。後來就不分年齡、不分男女,只要是有緣人,我都發給他們真相資料,一點點突破自己。每次出來求師父加持,讓有緣人來接真相。

後來由發真相資料到講真相,不管三伏天還是三九天,從不間斷。越做怕心越小,心常念:「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3]。用法激勵自己,用正念抑制人心。

一次我和同修發真相小冊子,她在前邊發,我在後邊,我倆拉開了一段距離。發著發著我看到路邊被丟棄的小冊子,一連幾天都看到這個情況,我覺的不對,怎麼會這樣。我和同修交流這個問題,認為不是世人丟棄冊子問題,而是我們這有了問題。覺的自己在師父的加持下,越做越順,生出了歡喜心、顯示心、做事心。是我這出了人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阻礙世人不看真相,才使得真相冊子被丟棄。得改變方式,不能讓眾生對大法犯罪。師父說:「是因為世風在敗壞,人類道德的低下給人類帶來了危險,因此大法是為了救度眾生而傳世的,所以真修弟子是有救度眾生的責任的。」[4]我明白了,讓世人明白真相三退是主要的,一邊講真相一邊給大法資料,他既明白了真相又做了三退。

我又和一個同修配合,我講她發正念,我倆配合的很好。在出來講真相之前我都求師父加持,讓有緣人都來我們跟前聽真相,有的世人明白了真相不停的說謝謝,這時我們就告訴他:是大法師父讓救你的,你就謝謝大法師父吧!還有被邪黨迷惑太深大聲謾罵的,也有瞪著眼睛指責的,甚麼人都能遇到。我把這當作修煉過程,守住心性不動心,他們在無知的情況下對大法犯罪,他們太可憐啦。我用「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讓自己的講話語調、善念發揮更大作用。

在和同修配合中,偶爾也有過摩擦,有時她離我遠了,我已講退兩、三個人,記住名字。有要真相資料的,就說馬上就拿來了,等了一會她不來人就走了,這時就起了怨心。還有幾天,我心裏很不是滋味的想:同修的兒子從外地回來了,說在家做飯,講真相都不出來了。難道招待兒子比救人還重要嗎?師父講:「其實大法弟子嘛,做甚麼事都先想別人,站在別人的角度想想,再看看全局,就知道咋做了。」[5]用師父的法對照自己,不是自己這出問題了嗎?我們修煉了,家裏的人不修煉是常人不也得救嗎?同修的兒子回來,借助這有限的時間和他們講真相。我不但不為她著想,還用人心去埋怨。又想我講真相時離我那麼遠,是我在講又不是你講,怕甚麼?表面是為大法,其實是我講真相時沒人給發正念,解體邪惡的力量減少了,救人的難度大了。想到的都是自己這是多大的私啊!不能包容同修,擴大容量,怎麼能配合好更有利的救人呢?我認清了怨的敗物是後天形成的,它不是我,發正念滅掉它,用法歸正自己。

法理清晰了,心裏舒暢了,在以後的講真相中我們配合的越來越好。從開始每天幾個人,到後來的十幾人,多的二十幾人。

台曆下來了,我們就去農村發,有的村子三四百戶,小點的也有一二百戶,七、八個人帶著各種真相資料。我們倆人一夥包一條街,挨家挨戶講真相,見門就進,不落下一戶,大家沒有怕心,每伙都能講退三、五十人。漸漸天冷了,有的世人看到我們手凍紅了,拽過來給我們暖手,有的讓吃了飯再走,有的要留我們住下,明天再走。我們都很受感動,世人真的在覺醒。我們知道這都是師父給鋪墊好了,我們只是跑跑腿。

通過幾年的講真相,修去了許多人心,特別是怕心。由怕不敢走出來,到不論颳風下雨,嚴寒酷暑都阻止不了我去救人。這都是在師父的保護下闖過了各個難關,在今後有限的時間裏,更好的學好法,修好自己救更多的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加拿大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4]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阿根廷法會的賀詞》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