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身心健 遇魔難法上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五日】我從記事時起就咳嗽,不管冬夏,說咳嗽就咳嗽;還有嚴重的脂肪肝、類風濕,感覺腿從骨頭最裏邊冒著涼氣的酸、疼痛。九月下旬就穿毛褲,十月下旬就得穿棉褲,數九天棉褲裏邊或外邊還要加一層毛褲。睡覺時,冬天、夏天都得穿襪子,不穿,腿就抽筋兒,再加胃病。到了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又患了皮膚病,真是苦不堪言。為治療這些疑難雜症,從一九八四年到一九九五年,每天服藥,連年三十都不能停。片藥、丸藥、面藥、中草藥湯劑、針劑等等。

為治病,我學會了肌肉注射、針灸等醫學治療方法和自己為自己剃光頭。後來我學練了三種氣功,儘管我很虔誠,勤學苦練,但是,毫無效果,而且幾種病情逐漸加重。右腿軟,腳落地像踩在棉花團子上;血像檢查,有三項是「+」號,中風預測:危險。看著檢查結果,心裏很難過,那時我還不到四十歲,身體就這樣,將來怎麼辦?感到很絕望。

一、修大法 絕處逢生

就在我全國各地到處奔波看病、吃藥無效、心灰意冷、絕望之時,一九九五年十一月末,一位離休的老領導、鄰居阿姨,給我兩張看氣功講課錄像的票,我說:「您給別人吧,我都學了好幾種氣功了,也聽了好幾次氣功講座了,身體沒有任何改變。」她說:「人家說這個功法很好,叫法輪功,是佛家氣功,對祛病健身有奇效,但先決條件是得修心性,得心好,效果才好。」並說:「去看看、聽聽,聽聽講的是甚麼,覺的好就煉,覺的不好就不煉,聽聽看看也不搭啥,是不是?」礙於情面,我就去了。

在看完師父講法錄像第一講回家的路上,就覺的腿走路不那麼沉了,有勁了,腿和腳脖子也不疼了。看完九講錄像,我的世界觀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我這一生學的都是黨文化、無神論、進化論,看完師父的講法錄像,特別是學了《法輪功》、《轉法輪》和師父的其他講法後,知道了人的病是怎麼得的,病是甚麼東西,怎麼做才能祛病。知道了提高心性是提高修煉層次的關鍵,心性多高,功多高。我的心像開了一扇大門,豁然開朗。人生中所有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在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

一九九六年六月的一天,我找到了一個離我家不遠的煉功點。我們早晨在樓下集體煉功,冬天在辦公室和樓道裏煉功,晚上在辦公室學法,互相切磋。從正式到煉功點學法煉功後,不到一百天,不知不覺,我一身的頑疾全沒了。

從一九九六年六月到一九九九年八月,我手抄了兩本跟原書頁碼一樣的《轉法輪》,一本下鄉洪法時,送給了沒有大法書的農民了,一本珍藏到現在。那時每天上班、下班、去煉功點的路上都背《論語》和《真修》,我背完兩遍《轉法輪》。

二、修煉人,事事為他

單位書記說:「從明天開始,上班有車接你,你在家等著。」坐了幾天,看到單位有十來台大小車輛,一天得多少油錢哪,我要十多年才能退休,如果我一直不坐車上班,也能給單位節省不少錢。於是我對司機說:「我從明天就不坐車上班了,我要鍛煉身體,你千萬別跟一把手說我不坐車。」打那以後,我就步行上班了。

一九九八年,單位的住宅樓竣工了,單位分配給我一套朝向好、面積理想的樓房,沙發等家具已經搬進去了。住了一宿,第二天聽一職工說:退休的某主任想要這套房子,領導沒批。我聽後心裏很難過,人家在這個單位幹了一輩子,貢獻有多大呀!而我才來幾年哪,沒啥貢獻,這房我不能要,於是我就退了這套樓房。老主任住進去了,我心裏很高興。

我因修煉大法被中共迫害後,被降了大部份工資,發給我的幾百元工資就只夠吃飯的,後來逐漸的長了一些。可是要救眾生,項目、耗材等等都是需要錢的,又不能跟同修要,唯一的辦法就是節衣縮食,勒緊褲腰帶,用節省下的錢做項目救人。

二十多年來,我沒買過一件新衣服,只買過一雙夏鞋,一雙冬鞋。過去喜歡吃價格貴的食物,我就不讓家人買了。為了省錢,白菜、大頭菜的幫子、葉子從來不扔,切成細絲摻點別的東西就是涼拌菜,萵筍的葉子也涼拌著吃或炒吃,多數時間都是買成堆的菜,真的省錢啊。

數年來,做救人的事每月至少上千元,不節約錢不行啊。有時看著那涼拌菜,也有點不願意吃,但是一想到師父說的:「還得能吃苦等等」[1]、「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2],吃起來就覺的好吃了。我想雖然苦點,把剩下的錢救人,眾生能得救,我就感到幸福,就覺的我做的值,這就是我應該做的。

以上這些善行,都是我修煉法輪大法以後,道德水準和思想境界昇華使然,遇事先替別人著想,先他後我,無私無我,在任何環境下都要做個好人。寫出我修煉中的點滴事情,是想讓全世界的人看看修煉法輪大法的人都幹了些甚麼,他們實實在在的是在做最好的人啊!這樣的人不應該被迫害呀!

特別是中國大陸公檢法司還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你們迫害這麼好的人,對他們抓打關判、酷刑折磨、活摘器官謀暴利,於心何忍哪?千萬別給共產邪靈當打人的棍子、未來的替罪羊,善待、保護大法弟子都會得福報的,我真誠的希望你們停止迫害行為,快快退出共產邪靈的所有組織,解除把生命獻給它的毒誓,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光明、美好的未來!

三、病魔襲 向內找法上悟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四日,早晨起來,頭暈,感覺頭重腳輕,走路要摔跟頭,幾次差點摔倒,我儘量控制自己、不讓摔倒。然後,頭左側耳朵後邊、裏邊、外邊都疼,還想嘔吐。我沒對家人說,怕他們擔心,我就聽師父的濟南講法,一天聽了三講。還做了一些證實大法的事。

第二天,還是沒有改變,頭疼的不敢咽唾沫。這次感覺和十年前腦出血的狀態一樣,但我馬上就意識到這絕不是病,就是邪惡迫害我,還是聽師父講法。增加發正念次數。這一天還是聽三講。還是沒有變化,心想,可能這些天睡覺少,今天早點睡,多睡幾個小時,明天就能好。

第三天早晨起來,還是老樣子。一咽唾沫,頭裏邊像要炸開一樣疼。早飯後我坐在床上,腦中有一個聲音說:「向內找,向內找,向內找是法寶。」我一下子明白了,是師父看我不悟,這是師父讓我向內找啊!家人都上班了,我一個人靜下心來,一個一個的往出找人心和不在法上的事。找出一堆,挑主要的說吧:

一是求安逸心。有時半夜十二點發完正念應該把功煉完再睡,可是心想:只躺幾分鐘就起來煉功,可眼睛一閉上再一睜眼天亮了,三點五十也沒起來煉功,結果,五套功法只煉一半。有時早晨一看,還差十分鐘六點,心想再躺五分鐘起來發正念,可再睜眼已經七點了。

二是不敬師、不敬法。多數時間一邊聽師父講法,一邊幹活,讀法時盤腿時間長了,放下來後,覺得累了,就躺著讀一會兒,再坐起來讀。

三是訴江以來,由於幾次修改自己的訴江狀,幫幾名同修寫、修改訴江狀,再加上做講真相的項目,忽視了學法,有時兩天都沒學法,產生了幹事心。

我對自己說:這是舊勢力看我學法少了迫害我,即使我做的不好,也絕不允許你們迫害我。我是李洪志師尊的弟子,我就歸我師父管。然後我就讀《轉法輪》,讀著讀著,頭疼就減輕了。我把頭疼的事放在一邊,就是讀、讀、讀,再累也沒躺著讀。讀完一講,頭就不疼了。這一天我把三講都讀完了。三天過後就像沒事一樣,一身輕。我想,我可能是向內找找對了。如果不是師父點悟我,說不定會出現啥事呢。謝謝師父!

從二零一九年一月到八月,邪惡給我製造了一個讓我難受的假相,就是從百會穴到上眼瞼隱隱作痛,每次睜眼之前疼痛,眨幾下眼睛就好一些,連眼珠眼眶都疼。我從三個方面發正念:一個是,如果是剩下的黑氣,你就往出冒吧,冒的越快越好。再一個是,如果是我曾經傷害過的生命來了,我向你道歉,對不起!但是你一定要和我善解,因為我修大法了,你就跟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就得救了。不但得救了,請你珍惜這萬古以來絕無僅有的聖緣,想明白了,就立即離開我,到我周圍的環境中等著。

第三是,如果是舊勢力操控著邪惡迫害我,我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包括你舊勢力的出現、你的存在、你安排的那一切,我全都不承認,就走我師父安排的路,別的安排全都不要。我現在又發出這樣的一念:沒有迫害,我與舊勢力和邪惡毫無關係,誰也不配迫害我。

四、遭受病業魔難迫害後的反思

1、高層次上的法並沒有完全學透,遇到問題就容易不在法上去悟。

師父說:「高層次上的法一定要學透,知道怎麼樣去修煉」[1]。二十多年來,法沒少學,背兩遍《轉法輪》,第三遍只背完第三講,迫害來了就停止了,屬於不精進,沒有毅力。如果學法真的學進去了,時時事事都能想到自己是煉功人,都按大法的標準衡量遇到的魔難,就不會把假相當真相,就不會用人的觀念對待所遇到的魔難。

2、對舊勢力並沒有全盤否定,所以它就會鑽空子迫害你。

從中共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以來,我們也都一直說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可是,遇到魔難時還是承認了舊勢力。所以,有病業出現時,同修之間就說:這是舊勢力在鑽你有人心的空子。我覺的應該這樣想:舊勢力不存在,沒有迫害,大法弟子與其它任何生命都沒關係,我們都是創世主的弟子,我們就歸師父管。情況就不一樣,它就不敢迫害你。

3、做三件事一忙,有時就顧此失彼,耽誤了學法、煉功、發正念的時間。

項目上很忙的時候,為了趕出一批東西,有的東西需要五、六道工序,才能完成,需要很長時間,有時覺的很累,就睡一會兒,還是求安逸。結果,學法、煉功或發正念的時間就錯過了。邪惡被銷毀的少就等於滋養了邪魔,邪魔就以各種病業的方式迫害自己。

正法已經到了最後,時間不多了,我要利用好這寶貴的時間,提高心性,正確對待各種魔難,在法上悟,正念闖關,努力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

如果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懇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