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修向內找 婆媳五年的矛盾化解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二零一二年,我喜得一個孫子。孫子長得很可愛,特別招人喜歡,無論家裏親戚還是不相識的人,誰看見了,都喜歡他。

一、婆媳矛盾激化

我搬到兒子家,幫忙照顧孫子,慢慢的,我對孫子產生了深厚的感情,難捨難分。和兒子、兒媳一起住的時間長了,矛盾就慢慢出來了。兒媳像變了個人似的,整天拉著臉,三天兩頭找茬,要趕我出去。

有一次,我給孫子買了一份理財保險,因為有十五天的考慮期,所以我就想算一算,這個保險是否合適,待確定是否合適後,再把保單給兒子他們。兒媳以為保費是兒子出的,我霸佔著保單不給她,就三天兩頭的罵,有時還往外跑,不回家。

兒子工作忙,有時一、兩個月才回來呆幾天。兒子一回來,兒媳就跟兒子吵、鬧、打。兒子跟我說:「媽,要不你搬出去吧。」我當時就想,兒子經常在外工作,兒媳婦也要上班啊,孫子誰管啊?我不幫你們,誰幫你們啊?你們怎麼不考慮這個問題呢?

沒想到,就在孫子兩歲的時候,他們帶著孫子搬出去住了,兒媳的工作也不要了。我對他們很是放心不下,特別是對孫子。他們不僅不讓我看孫子,還把我的電話號碼也屏蔽了。兒媳還常在朋友圈裏罵我,甚至連我娘家、婆家親戚都不理,拒絕所有關心他們的人,斷絕了跟所有親人的來往。

回想起來,和兒媳的關係,是我一開始就沒打好基礎。為辦婚禮的事,兩家心裏都不太痛快。我沒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把自己混同於常人了,導致難越攢越大,小難變成大難,最後很難解開了。這次,我是含淚忍下了。因為不希望別人知道,要面子,也怕傷害孫子,所以只好委屈的忍著。

過了一年,他們因為租房住,兒媳不上班,經濟困難,還欠了債,租的房子又小,生活不下去了。兒子來找我要錢,並讓我把房子過戶給他們。我提出條件,要求節假日帶孫子來看我們。我說:「我現在誰都放的下,唯獨放不下孫子。」我還在執著親情,還沒醒悟。兒子答應了我的條件,可是房子過戶給他們後,他們再也不理我了,把門鎖也換了,而且拒絕接我的電話和短信。我找到兒子,問他:「為甚麼不講誠信?」兒子說:「除非你答應不煉法輪功,以免影響我兒子。」當時我眼淚「嘩」的流出來了,沒想到他會說出這句話。我氣憤的說:「我要法輪功,不要你們,誰也別想拿這個說事。」因為當時帶著很強的爭鬥心、怨恨心,這種極端的做法既把他們推了出去,自己也沒有得到提高,還認為自己對大法很堅定,其實是做事走極端,一點修煉人的慈悲心都沒有。

我心裏很難過,我是個做事很講誠信的人,怎麼會生出這麼個沒誠信的兒子來?我認為這都是兒媳做的,因為兒子經常不在家。我的怨恨心出來了,但是我不想跟兒媳吵架,怕影響孫子的身心健康。有人告訴我說:「你兒子和兒媳吵得很厲害,孫子嚇得直哭。」我聽完後很揪心。

為了他們能過好,不影響孫子的身心健康,從此,我不再聯繫他們。只是每年我主動把孫子的保費多給一點,轉賬給兒子。就這樣,五年的時間,我斷絕了和兒子兒媳的來往。

二、學法實修,最終改變了婆媳關係

通過大量學法,我開始學會向內找,查找為甚麼我總是過不好親情關?總是被親情拖下去,開始梳理和兒子、兒媳之間出現的問題。我不能給大法抹黑,我不能讓常人認為修煉人的家庭關係這麼糟糕。在和兒子、兒媳的矛盾上,我開始認真查找我的所言所行,哪裏不在法上,是哪顆人心造成的,必須把這些人心找出來,去掉。

我認為,首先要轉變人的觀念,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修煉人,知道了和他們發生矛盾,就是我的錯。因為我是修煉人,就得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不能用常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師父說:「大家想一想,你是個煉功人,是不是得用高標準要求你呀?不能用常人那個理來要求你了吧。你是個修煉人,你得到的不是高層次上的東西嗎?那就得用高層次的理來要求你。你跟他一樣去做,你不就跟他一樣了?」[1] 明白了法理,我開始找我們之間產生矛盾的原因。發現,一開始我就把自己混同於常人,沒有處理好和兒媳娘家的關係。對親家做的一些出爾反爾的事情很反感,產生了爭鬥心、怨恨心。矛盾來了,沒有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由於修煉不精進,就是沒看到法的內涵,而是採取邪黨文化那套針鋒相對的鬥爭方式處理問題,也不兌現當初對他們的承諾,還強詞奪理。

由於自己認為一貫正確的邪黨文化的做法,給兒媳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壓力,所以從一開始,兒媳就怕見我,怕接觸我,做事小心翼翼。兒媳總說:「媽,您特別強勢。」兒媳的提醒我從沒放在心上,對兒媳說話常帶有責備、命令、看不上的口氣,滿腦子邪黨文化卻不自知。總認為他們懂的東西太少了,社會這麼複雜,他們都不知道怎樣保護自己。我總是說:「你們甚麼都不懂,我是為你們好,我這麼付出,都是為你們好。」對他們總是放心不下。所以,甚麼事我都是大包大攬的,包括我自己的家。

我還發現自己那種說一不二、那種強勢、把自己的觀點強加於人的做法是自私、自我的舊勢力的理,是邪黨文化。而自我很強的人往往是很難有善心的,也很難能理解別人、站在對方的角度想問題,而且還喜歡顯示自己。這種舊勢力的理就是要以我為中心,要自己說了算,喜歡別人服從自己,佔有慾很強。從人的表現形式上就是放不下這個情、那個情。

師父說:「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1]我開始轉變觀念,站在對方的角度看問題。對照法理,找出自己的執著心,排斥它。當然要徹底放下,卻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比如:我嘴上說放下他們,平時還可以做到,可是每到過年,所有的親戚們聚在一起、唯獨缺兒子一家的時候,心裏總有點不是滋味。每年轉保費給他們的時候,總要關心的問一句:「你們是否挺好?」可每次得到的都是很不耐煩的一句:「你別管了。」就掛斷了電話。剛開始,我心裏不是很舒服,總提醒自己,這是在過關,一定不生氣,不動心,不被他的言行帶動,我一定要過好這一關,以後不再管他們的事了。

又要過年了,自己認為沒有了爭鬥心、怨恨心、面子心等,對他們不太執著了,他們怎麼做,我也不放在心上,心想:我已經放得差不多了,他們應該會來過年吧?事與願違,他們還是沒回來,和以前一樣,連個電話都沒有。我又想:是不是我上輩子欠他們的,他們來討債,就是討債我也該還清了。

我進一步深挖,發現我的這些執著心只是從表面去掉了,根本就沒從根子上去掉,所以效果不好。而且我發現,還有最根本的最根子上的東西沒有找到。

隨著學法的不斷深入,我明白了,我們修的是一思一念,帶著任何一顆人心都修不上去的,而我這個親情沒有徹底放下,時不時的還會翻出來。我這麼努力。為甚麼就改變不了他們呢?還是我沒有做到真正實修,骨子裏還固守著自己的東西──情。

由於長期帶著人心修,舊勢力就會鑽空子,就會強加迫害。舊勢力操控兒子兒媳干擾我修煉,想利用親情使我修不成。我一方面大量的學法,不斷的排斥各種人心,自我、強勢的心、爭鬥心、顯示心、怨恨心等,在法上歸正自己。另一方面我開始發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清除兒子兒媳背後干擾他們聽真相、破壞我們婆媳關係的邪惡生命、邪惡因素。

又一個中國年到了,有人告訴我說兒媳腿摔的骨折了,我聽後心裏生出了慈悲,心想:兒媳自己帶孩子沒人幫忙,又沒工作,這次不知花了多少錢,是不是又借錢了?既然她來到我家,和我結了緣,不管是惡緣還是其它緣,我一定要變成善緣,一定要幫她度過難關。

突然想起我訂的車到了,約好明天交錢提車,這輛車排了4個月的隊,指標也將到期了。但馬上想到車不重要,人重要,還是把錢給他們吧。於是,我拿起電話打給兒子問:「她的腿怎麼樣了?花了多少錢?借錢了嗎?我把買車的錢給你們吧。」兒子說:「就是骨折,不用,沒花多少錢,走的醫保,你買你的車吧。」我要求去看他們,他們拒絕了。我也沒動心,就轉了一萬元錢給他們買營養品。隨著大量的學法,我把時間、精力都放在了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上,完全把這個情放下了。

五年了,沒見過兒媳和孫子一面。就在去年夏天,兒子突然帶著兒媳、孫子來看我們,兒媳低著頭躲在兒子後面不好意思進門,我很熱情的把她拉進來,讓她坐下,就像從來都沒有發生過那些不愉快的事一樣。兒媳很鄭重、很慚愧的流著眼淚給我們老倆口賠禮道歉,說:「我也不知道為甚麼會這麼做,還在外面罵你們,這不是我的本意,請你們原諒我,我以後一定會做好的……」又對兒子說:「對不起,不讓你看爸爸、媽媽,讓你痛苦了好幾年……」

我知道,是我修煉不精進,她被舊勢力操控了,我發正念清除了她背後操控她的邪惡生命和因素,同時向內找,在法上歸正了自己,她就清醒了。本來她就是來幫助我修煉的,幫助我提高的,我應該感謝他們。我說:「都是我的錯,我沒有站在你的角度上看問題,我說話的態度太強硬,讓你接受不了。事情過去就過去了,不要放在心上,以後咱們好好相處,有困難儘管提出來,我會盡力幫助你們的。咱們能成為一家人,這是多大的緣份啊!咱們一定要珍惜。」

一段長達五年的婆媳矛盾,就這樣通過我學法實修、向內找而化解了,我的心性在實修中提高了上來,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