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清真相救世人 修好自己益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九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大法之後,大法弟子大面積向眾生講真相救人。講真相的方式不拘一格,起到很好的效果。我經常到樓道裏張貼不乾膠或散發真相小冊子、傳單資料。外出辦事有時也帶上資料,走到哪,發到哪。有時專門到不同的地方去散發和張貼,避免總是集中在一個地方,使更多的人都能看到真相。

在樓道裏發資料,要經常到住宅小區裏去,樓群的住宅小區到處都是攝像頭。由於白天我還要工作、上班,因此有時就週末或晚上發資料。雖然知道大法弟子都是有功能的,攝像頭對我們不起作用。但在未修好的人這面還是會產生各種顧慮和怕心。每次發資料,我都對周邊的攝像頭發正念。進出樓道注意觀察是否有攝像頭,儘量避免被照到。

有一次,我剛進入樓道,一抬頭,就看見一個攝像頭正對著我,有時是發完資料後下樓發現了攝像頭。無論照沒照到,我就發正念清除攝像頭和自己思想中不好的舊勢力邪惡因素,告訴自己做的是最正的事,與迫害無關。慢慢的自己對攝像頭的執著放下了許多。後來發現住宅區很多攝像頭都是個人安裝的,主要是看管車輛或商鋪外賣的物品是否丟失等。

師父說:「大法弟子有大法弟子的路。如果你走正,干擾就會少。我一直在說,你走正,就不會出現問題;帶著人心做,雖然做的是大法的事,也難免會出現問題。但是這個標準、尺寸哪,做到是很難,沒有這個基礎還是很難做到,所以會出問題。」[1]「但是反過來我又想,大家都知道,中國大陸的產品在全世界人們心目中是最糟糕的,是不是?我聽說那攝像頭,安上去一千個,五百個都不好使,(眾笑、鼓掌)剛把那個弄好了,那邊又壞了。它那個質量,它那些東西,再加上人浮於事,反正中共邪黨幹甚麼事都是糗事。」[1]聽了師父的講法,我認識到,講真相安全與否,是由自己的修煉狀態和對法的認識決定的,不是邪黨說了算。

在樓道裏張貼真相時,我一般貼在樓道展板或報箱上,不在樓道的窗戶上或個人家的大門上貼,避免常人反感。張貼時把不乾膠貼正,不慌不忙。遇到有人上、下樓,就正常跟在後面或在前面走上樓,等人進了門再張貼。每次都順利貼完和散發了資料。由於到樓道散發資料經常爬樓,有時上到四、五層樓高,但都沒有累的感覺,反倒十分輕鬆。

到樓道裏發完資料出來後,感覺像到魔窟裏完成了一次探險,心裏卻十分愉悅。我意識到樓道裏發資料,就是一場正邪大戰,主戰場就在樓道裏,也在我的思想中展開。在決定進還是不進樓道或小區的門裏,就開始了。很多小區裏我都沒有去過,有的樓道裏很髒亂。有的小區還有門衛看著過往的行人,稍有慌亂,就會引起門衛的注意。當發完資料後,我明顯感到大法的法力加持著我掃除了一片陰霾,不好的思想也同時被清除了。

現在很多人都知道和了解了真相,張貼的不乾膠有的一直保留著。有的「法輪大法好」 、「慶祝五﹒一三法輪大法日」、「大紀元退黨聲明」不乾膠貼了一個月到幾個月不等,還有的不乾膠長達半年之久。

我有時利用下班時間整理同修的退黨名單,整理好後傳遞給大紀元退黨網站。有的名單字跡不清,需要仔細辨認;重複的名字需要再發一遍;重複的錄入名字又十分的枯燥。這份任務沒有街頭同修退黨的轟轟烈烈,卻是不可缺少的配角。做好配角的要點就是不要對主角發牢騷,以突出自己多了不起。我意識到,在修煉中本沒有主次之份,修煉誰修誰得。不向內找,不好好修,就當不了主角,甚至連配角都當不上。

整理資料很花費時間,有的同修整理的名單清清楚楚,名字基本沒有重複的,有的稍微差些。由於很多勸退的是老年同修,有的不識字,更寫不好。再加上街頭勸退時間有限,因此記錄也匆忙些。名單中字體實在不認識的,我就重新與同修確認。整理名單時,我都核對人數,姓名是否有誤。發到網上後隔幾天再確認一下是否發表了,避免錯誤和遺漏。

有一次,發送到網上的一份名單被編輯回覆了意見。大意是有一個名字需要與同修確認是否有誤。我向內找,為甚麼自己沒有發現,被編輯退回了呢?我發現自己對同修勸退不信任,懷疑同修名字是自己起的名字。同時也告訴同修勸退時用名一定要經本人同意。退黨是嚴肅的,聲明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行了。我意識到自己從事的不是簡單的常人工作,是神聖的,特別是更要注意安全。

每次網上法會徵稿,同修都會送給我一、兩份稿件,讓我幫助打字,上傳。有時看到同修寫的稿子,我心裏直嘀咕,這能發表嗎?這不是白忙活、浪費時間嗎?可我還是堅持把文稿打完,因為發表與否並不是目地。在打字過程中,我感受到同修的正念正行,自己彷彿也和同修經歷了同樣的修煉過程。特別是同修有的執著,也時時提醒著我:這是錯的,需要修去;這是對的,需要堅持。打印完稿件,對同修先前的牢騷沒有了,有的只是為同修高興和感激。

修去黨文化

在修煉中,我發現自己還有很多黨文化思維,影響著救度眾生。比如:糊弄事、弄虛作假、爭鬥心、固執等。

在講真相中黨文化的「糊弄事」表現為:講真相不注重效果、做資料不注意質量、發資料不考慮影響、做事走過場,覺的自己參加了就行了,沒有被落下等等。在常人的工作中有時也會表露出來,如草草的撰寫和上交報告,做事對付不講成效等。

「弄虛作假」。本來完成了一份工作,說成兩份,誇大其詞,不說實話。工作中有時領導詢問工作狀況,自己怕領導責問,不講實話,避實就虛,做事不坦蕩、不誠信。

「爭鬥心」。在邪黨多年灌輸下,中國人的爭鬥心很強。遇事要分清對錯,好壞都要堅持到底。由於爭鬥心的作用,自己有時十分固執。事事堅持自我,不肯改變。有一次,太太說:「同修說你固執。」當時我想,我才不固執呢?後來我細細琢磨,自己在修煉中明白這是執著,卻一直不去,這不就是固執嗎?明知而故犯,這是多麼大的執著!與修煉的要求背道而馳。固執不就是爭鬥的後果嗎?有時知道太太明明說的對,自己十分清楚,還要堅持一下,不立刻改正。她說的話,我不願聽,就不改正,也因此引發了很多家庭矛盾,後果十分嚴重。

黨文化的流毒害人不淺,認識到就改。

今後修煉中我一定嚴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請師父放心!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