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後」青年最近實修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八日】我是一名「九零後」大法弟子,就自己最近的修煉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一、師父夢中點化

最近姥姥(同修)做了這樣一個夢:我和姥姥在一起,姥姥發現不遠處有一片汪洋大海和泥石流衝過來,就拉著我跑,可跑著跑著,我躺下不想跑了,姥姥就自己跑,跑了一會,回頭一看,洪水和泥石流馬上到我眼前了,就又跑到我身邊,一把拽起我,這時前面是洪水沖出來的一條深溝,姥姥拽著我一步邁過去,我倆拼命的跑。

路過一個村莊,姥姥看到這裏的眾生危險就在眼前,於是情急之下,想到讓自己的嘴變成一個大喇叭,發自內心的大喊:「眾生啊,快跑啊,泥石流、洪水來了,快跑啊!」聲音好像穿過了宇宙一樣的洪亮。看到路邊有一戶人家,姥姥就破門而入,告訴屋裏的人:「泥石流來了,快跑啊!」可是無論姥姥怎麼急,那人卻根本不知道著急,也不相信。

姥姥又跑到路上,看見兩個人,告訴他們:「洪水、泥石流來了,快跑啊!」其中一人說,這哪有甚麼洪水、泥石流啊?也不相信。我和姥姥很無奈又繼續往前跑,跑到一個山坡,看見從地底下鑽出一股黑色的柱子,散發著有毒的黑色氣體,誰吸入就會死,此時姥姥手裏拿著塑料袋,一半扣在我頭上,一半扣在自己頭上,在袋裏面呼吸到的都是新鮮的空氣,看著黑氣從我們前面繞過去,朝其它地方去了,這時我和姥姥回頭看看,只有寥寥的一些人跟上來。

這時前方突然出現了一個像蒙古包形狀的房子,我們推門進去,過來一個人讓我們把腳心伸出來,檢查根基怎麼樣,別人檢查完了,都很開心,而我還在迷糊著睡覺,那個人怎麼弄我的腳心,我也沒感覺。一會兒,門外傳來「砰砰」的敲門聲,姥姥問是怎麼回事?有人說外面的人想進來,那個人說:「進不來了,晚了。」不久,敲門聲漸漸的聽不見了。

那時正好是晨起煉功的時間,姥姥看我偷懶不想煉功,就把她剛才做的夢告訴了我,我們煉完功後,我想到夢裏的自己,危險就在眼前,我還迷糊著,被同修拽著跑,最後檢查腳心也沒感覺,我想腳心有覺醒和叫醒的意思吧。

想想最近的一段時間,自己非常執著於瀏覽常人的新聞,看見網上說備物資、備糧食啊,自己也在網上和超市,瞞著姥姥買各種物資和糧食,還執著於使用優惠券,買到便宜東西,還沾沾自喜,這不是利益心嗎?還跟同事分享買甚麼樣的大米保質期長,今天又有甚麼新聞了等等,顯示自己。結果是學法也少了,不入心,煉功也跟不上,三件事哪件也沒做好。以前為了讓自己不執著於看手機、看新聞,就買了個老年機,智能機只放在單位,回家後就是看書,現在智能機又拿回家,晚上睡覺、早上睜開眼,都翻手機,沒事就拿出來看兩眼,還看上了電視劇。

有天早起煉功時,想到師父的一段法,煉完功,我就找到師父的講法:「那麼我們在修煉過程當中如果沒有達到圓滿之前我們一直都會有常人中的思想,常人中的表現。」[1]「我講的這個道理大家可能聽懂了。噢,原來是這樣,人在修煉當中可能自始至終都有不好的思想存在,從今以後我不管它,不怕了,它願意怎麼想怎麼想。不行!因為你是個修煉的人,你自己在表面上要不約束自己,你又等於不是在修煉,就是這樣一個關係。」[1]

我認識到自己沒有注重修煉自己的一思一念,沒有主動去修它們,很多時候放任了常人的思想,去隨和它,不堅定,主意識不清醒。看新聞中講的還想自己會不會挨餓啊,會不會漲價啊,我會不會失業啊,我的生活怎麼辦、家人怎麼辦?採取一些人的措施讓自己少吃點苦,沒有把這當成是修煉提高的機會,去掉常人的思想,不承認它,把常人的東西一放到底,相反的自己在人心的帶動下越來越混同於常人。認識到後,就注重修自己的一思一念,發現常人的思想立刻歸正,不去隨和它。

學法時,讀到師父講的:「過去那個修煉的人用繩子爬進去之後,把繩子割斷,就在洞裏修煉,修煉不出來,就得死裏頭。沒有水、沒有食物,他就是在這樣一個極其特殊的環境下採用的一個特殊的修煉方法。」[2]我想到以前的修煉人可真苦啊,修煉不出來就只能死,如果是我換成這樣的修煉方法,還會不精進嗎?答案是不會,因為在那種狀態下,不精進的話,修煉不出來,就得死。

我繼續挖自己的思想念頭,那我是為了甚麼而修煉?師父說:「我們很多人抱著一種真正得道的心,那當然是修煉的目地,修煉的最終目地就是得道、圓滿。」[2]我沒有想到如果不精進、修煉不出來,死了算甚麼,不能得道圓滿、不能同化大法,才是最痛心的,而是想不精進、修煉不出來,我就得死,怕死。原來我是為了私、為了我而修的,這不是假修嗎?

這種心反映到現在的修煉中就是不精進,沒有緊張的環境下,覺的生活還挺舒坦的,修煉就鬆懈了,當環境惡劣了、出現問題了,就開始抓緊學法,目地是擺脫這種不好的狀態、擺脫痛苦。原來我一直抱著這樣不純的目地、抱著有求之心在修煉、在利用大法,內心對不起師父,認識到後,就擺正修煉的基點,修煉的目地是為了得道、圓滿,是達到無私無我,是同化大法,而不是為了私、為了我,那等於白修、假修。

二、在工作中修心

在單位,看到主管與同事表達她的看法時,心裏很不舒服,我覺的她很強勢,把自己的認識看的絕對,想強加給別人,反過來看看自己,不也這樣嗎?在發表意見時,覺的自己認識的對,希望別人認同自己,執著於自我,還有個顯示心。有時在單位受了委屈,回家哭著要辭職,想換個舒心的工作,姥姥說,你就是辭職了,到別的單位,也有一百個這樣的主管在等著你,後來想到師父講法:「雖然你是大法弟子,你的社會工作不是修煉,但是你的修煉會反映到你的社會工作中去。」[3]我知道在單位工作的不開心,原因不在工作的本身,而是我有執著心要去,應該向內找自己,提高自己的心性。

有一次,主管拿的自家種的無花果來,我看到自己桌子上放的都是裂口的,很多都不能吃了,再看看同事的,都是好的,不裂口的,有幾個稍裂口的也能吃,就我的最不好。我心裏就不平衡了:認為她總是對別的同事比對我好,自己每天打掃衛生,髒活累活都我幹,同事幹的活都沒我多,不表揚我就算了,還對我這樣,這能吃嗎?太欺負人了,越想越生氣。

通過學法想到常人怎麼做,都是常人的事,常人有常人的狀態,有常人那一層的法,做的好與不好都有宇宙的理去衡量和約束,我和常人生甚麼氣?自己向外看,去挑常人的毛病,生氣時不就是自己的心被帶動了嗎?而且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也有可能是你以前對人家不好,應該向內找自己,我找到自己有怨恨心、妒嫉心、名利心、求回報的心,執著自我,把自我的認識、感受放在第一位,我認識這背後是一個很強的私心。找到這些心後,再遇到矛盾漸漸地想不起生氣來,覺的生氣很累,幹嘛要生氣啊?真如師父說的:「為這口氣活著,大家想一想,活的累不累?苦不苦?值不值得?」[2]

在辦公室掃地時,曲別針掉地上,我就順手掃垃圾桶裏,後來讀同修交流文章中,單位用的螺絲釘掉地上,同修都會撿起來,我覺的我也應該把它撿起來,放在原位,哪怕是很小的一個東西,是屬於單位的,都不應該浪費,更不能佔為己用。以前騎的電動車、用的手機沒電了,就在單位充,覺的在單位充電方便,而且大家都在單位充,其實背後隱藏著利益心,不想浪費自己家的電,現在我就在家充。

想到去利益心,最近還發生了一件事,我去買綠豆,看到綠豆的價格覺的挺貴,還是買了些,等打完價格一看,少算了我不到十元錢,我看到後,就想當沒看見、不知道,可是我明明知道啊,我這不是在自欺欺人嗎?這是在給我去利益心呢,我又返回去,找到打價格的人,問她是不是打錯價了,她看到價格就說:「你這個人啊,打錯了,你就結賬走唄,你真是個好人啊。」一邊給我從新貼價格,一邊說:「你真是個好人啊。」貼完價,又回頭抓了一把綠豆給我,我說:「我是修大法的,煉法輪功的人都這樣。」當時覺的自己利益心去的挺好。

回到家後,我就想為甚麼少給我打價格了?修煉沒有偶然的事,是我本身有利益心,一開始我看到毛綠豆的價就覺的貴,但還是買了,結果別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少收我點錢,我看到後動不動心?你雖然找回去了,是因為我知道在去利益心,也不能欺騙別人,所以後來大姨又抓了一把綠豆贈送,覺的這是人家主動給的,就沒拒絕,別人主動給,你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你也可以不要啊,沒嚴格要求自己,這利益心還是沒去徹底,下次一定把握好。

有時在街上看到長得好看的人,想多看兩眼,我認識到這是色心,馬上歸正自己。有時執著於看電視劇,師父講:「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4]我認識到常人中也有常人的法,而變異的現代觀念連常人中這一層法的標準都達不到,我怎麼還給自己灌輸這些不好的東西呢?再想看電視劇時,就能夠約束自己。

以前覺的人的心有好多啊,利益心、爭鬥心、色心、妒嫉心、怨恨心等等,還有覺的修煉好難,現在學法認識到,這些心的根源就是私,它們像是私的不同的面貌,本質就是私,找到根源,就覺的這些心像沒有了生存的土壤一樣,去掉它們也覺的容易了。

想著自己在修煉的路上走走停停,從懵懵懂懂不會修煉到學會遇到矛盾向內找,是大法改變了我,是師父的慈悲苦度,也有同修們的幫助。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