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兌換真相幣中修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九日】因看到交流文章同修提到在使用真相幣講真相中出現問題,想把自己這幾年兌換真相幣的經歷詳細的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以為我們走好修煉的路,加強正念,平穩做好三件事。

一、開始接觸真相幣

自從師父肯定了真相幣能救人,我就用真相幣。開始接觸真相幣是同修拿來的戳子,一張一張的印上「法輪大法好」拿出去花。做了一段時間,覺的戳子上的語言太單調,而且戳子也不耐用,這樣就想到用打印機打印。於是找到A同修讓她弄,等拿到打印的真相幣,同修都喜歡,花的量就大了。我也有了想自己做真相幣的心。A同修就開始教我打印真相幣,我這雙拿農具的手,開始用鼠標,是鼠標不好使還是手不好用,真難呢!A同修不厭其煩的教我,我也增加了信心。肯學、用心,一步一步的記筆記,自己反覆練習。終於能自己操作了,在師尊的加持下我學會了打印。也開了一朵小花,我除了能打印真相幣,還能打印小冊子、大冊子、週刊、單張等等。

我用的是4980的打印機,速度很快,每次打印真相幣我的心都懸在嗓子眼,因為一卡錢就得叫來A同修給弄,有時我們都弄不了了就求師父,還真靈卡著的錢出來了。

二、大批兌換

現在是由專門的同修做真相幣,我專門的兌換。我們的真相幣字不多,都是明慧網下載下來的,再由懂技術的同修修改一下。開始錢上的字很多,商販不願意要。我們就改少一點,只有兩行,而且顏色和錢的顏色很匹配,讓人看了舒服。

開始我就拿著少量的真相幣和小商販兌換,並告訴他們真相和做「三退」,還和他們說花真相幣有福,生意興隆。他們有的信有的半信半疑,在師父的加持下事情有了變化。等下次再帶真相幣去換的時候他們開始搶,那個說老太你不能都給他,我也要。那個說你下次也給我帶點吧。我一一都答應他們的要求。後來一細問才知道,花真相幣的攤主生意是明顯的好,別人買賣平平而花真相幣的攤位很紅火。這一下就打開了局面,到了過年前都是幾萬幾萬的換出去。

我也得到了攤主的信任,信譽也蠻好的,不管我給攤主成千上萬元的真相幣他們只數沓,我們有一元一沓是一百元,五元的是一沓五百元,十元的一沓是一千,二十元的一沓是五十張也是一千元。每次都是A同修數錢,從來都沒有錯過。這也成就了我們的品牌。

有一次,一個新攤主要了五百元一元一張的,他打開一沓錢開始用點鈔機數,數完他說少一張,我堅定的說,「不可能!」然後我十張一疊,十張一疊的數正好十疊共一百元,數了兩沓一張沒差。攤主說老太太別數了,是我的點鈔機有問題,你這老太太比點鈔機還准呢,不用費事了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上次有一張十元的假幣你都沒廢話又給補上一張,我信得過你。

我體悟到真相幣是救人的法器,是師父肯定和允許的,世人能得到和使用那是他們的福份。我自己買東西都用真相幣,給家裏人壓歲錢都是真相幣,親朋好友結婚的份禮都是真相幣。開始弟媳怨姐給的都是帶字的錢,我回答說花真相幣有福,你要不要我就不給了。他們都說要、要,尤其我的大兒媳婦,給多少都要,愛花著呢。總之從我這花出去的都是真相幣。

三、假幣

我們大量的紙幣從哪來,每個人都換零錢攢著,還有專門在市場換的。

有一次我兒子幫我兌換了些零錢,從我這拿走了兩萬,他給我退回一百元說是假幣,我一想這錢都是從A同修那拿來的,就把假幣退回去了,弄的A同修不高興了,很有想法。我心裏也有想法,沒過好這一關。緊接著又出現了兩張假幣,一張是胖攤主的,因為他們返還我整錢(一百元一張),我都單放著。我去超市買東西,正好抽出一張是假幣,被退回來,我就去找胖攤主,他不承認,他媳婦還告訴他:「以後再收錢可得小心一點。」我吃了一個啞巴虧。在市場上當著好多人的面讓他們看著,我告訴他們吸取教訓,可千萬別再收假幣,造成多大損失呀,並當面把一百元給撕了,這是第二次。第三次又是另一個攤主,給了我一張假一百元錢,那天沒有別的攤主,就是他換了錢,我去找他問,他發誓說:「要是我的讓我雙眼瞎。」並把錢當我面撕碎了,我說不要因為一百元發那麼狠的毒誓,對你不好,他隨手遞給我兩張五十元的,我只要了一張,退回給他五十元。回家後我靜下來找自己:為甚麼接二連三的出現假幣呢?是不是我對錢沒有放下,太執著了?再說「假」就是不真,是欺騙,當初那一百元給A同修退回去了這不是對他的傷害嗎?即便是他的,我也不該那樣做,當時要是真把錢放得很淡,不執著於錢財,隨手撕掉不就完了嗎?何必留下隱患,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問題呢?我肯定不真了,和宇宙特性的法理「真、善、忍」的「真」字擰了勁了。接下來我找呀找,找的好苦呀,最終找到了,我和商販換零錢說是親家打牌用,親家開了個棋牌室。雖然表面應付過去了,矇騙了世人,他們不再問了,可騙不了師父。騙不了舊勢力,它可是不眨眼的盯著大法弟子呢。修煉人的漏大了舊勢力就要往下拽你,因為修煉無小事。師父在講法是這樣講的:「今天在這關鍵的歷史時刻,那一分錢、一點點,都透著一個修煉人的境界、心態、執著、圓滿和不能圓滿。」[1]悟到了,明白了法理,第二天我就把五十元錢給攤主退回去了,告訴他把昨天的毒誓作廢了吧,那可不是鬧著玩的。因為這些人我在幾年前都給他們做了三退,他們也都知道我是好人,所以我們一直交易的很好,用大量真相幣救度了很多有緣的人。

後續:

出現「假幣」也不是偶然的事,雖然我損失了二百元錢,因為我當初在市場讓大家看看那一百元「假幣」,好多人都看了,還有過來摸的,拿驗鈔機驗的,很多人也有了識別、鑑別的能力,前些日子我看市場貼出了幾張告示:說有一個人和年輕婦女專門在市場用假幣購物,被很多人識破了,免受了損失。他們有人見到我說:老阿姨,你真做了件好事,上回你那張假一百元讓我們提高了警惕,這些日子就沒有上當受騙,謝謝您啊!我說不用謝了,我花錢給大家買個教訓吧!他們說:「您真是個好人啊!」我說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大家千萬別上當啊!這一下大家都相信我了,信譽也蠻好的,有的攤主有時資金倒不過來,就欠著我的,少則幾千,多則上萬。有時一拖就是十天半個月,最長的一次是我的腿受傷了,大約有一兩個月出不了門,我心裏也很坦然,沒把攤主欠我的四、五千元放在心上,反正錢不是資料點的,是我自己的,不存在造業或者被邪惡鑽空子的問題。我又想起師父說的:「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2]就是真的失去了,就算我前世欠人家的,這世結賬了。

腿好了又能騎電動車,我又能去兌換真相幣了。欠錢的攤主見了我說:「你可來了,這麼長時間拖欠你的錢也還不上。」我說我出車禍了,被汽車別倒了,現在好了,你放心吧,咱們打了這麼長時間的交道,每個人的為人咱們都清楚。你不會為四、五千元錢跑了吧?你今天沒那麼多錢沒有準備,明天再帶來好啦。攤主很高興,第二天我又去了,給好幾個攤主帶去了一萬元的真相幣,他們都等急了,都在盼我呢!

我們地區整體力量很強,同修普遍修煉狀態比較精進,正念也比較強,我自己每次兌換真相幣之前都在師父法像前求師父的加持和保護。同時我也一直認為這件事情不是我在做,而是師父和同修盡職盡責的在做,而且把寶貴的經驗和技術傳給同修,一路帶著走。做到遍地開花形成整體,大家都在花真相幣,兌換零錢。因為需求量較大,A同修的任務重,她就把大家都調動起來,進行分工合作,有整理紙幣的,有把陳舊紙幣用手寫的,A負責打印,我和B同修是負責大量兌換真相幣,B同修是負責一個幼兒園採購的全部真相幣。我是負責市場真相幣流通的。

真相幣有真相幣的作用,雖然只有十來個版面,但都很新穎,有三退保平安、全國起訴江澤民,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別看就一句「法輪大法好」那可是金光閃閃的,光芒萬丈,是邪惡膽寒的,是令邪惡懼怕的。同時也在解體著邪惡,救度著眾生。

真相幣的作用也是很大的,記得打真相電話時就碰到這樣的事。電話接通:餵?聽說過三退保平安的事嗎?對方回答沒聽說過,可我在錢上看到過三退保平安的內容。我說那你退了嗎?他說沒有。我說為了你和你的全家的平安我給你取個好聽的化名退了吧。他回答說可以,謝謝你。我緊接著說,你的家人是不是也在身邊?他說是。請他來接電話。我說我用某某名字給你退了吧,他說我們倆口子都入過團隊,那就都退了吧。一張真相幣退了兩個人。最後他們開玩笑的說,你最好拉來一車真相幣我們幫你花。雖然是一句笑話,但是也說明了真相幣的作用。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