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後所悟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三十日】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我利用下班回家的時間到村莊講真相發資料,被惡人舉報,被綁架到附近的派出所。

當時,三、四個警察將我的胳膊拽住反扣,其中一人還用力的將我的胳膊再往上別一下,那一瞬間,感覺自己被像一個罪犯一樣對待,面子心、仇恨心、報復心一下子上來,對綁架我的警察大吼大叫起來:「你們這麼多人對付我一個弱女子,你們不怕遭報應嗎?」綁架我的警察說:「你一點也不弱。」我聽了一驚,心想:對呀,我有師父啊,我怎麼會弱呢?

接下來的強制採血、按手印、按掌印,我竭力的抵抗,但是隱約感覺已經陷入了一種常人式的爭鬥當中,正念出不來。之後,兩個穿便衣的人過來要對我進行審訊,其中一人面相很冷硬,我心裏隱隱的產生了一種怕,怕他們行惡迫害我。當時的我雖然聲調很高,但是內心正念是不足的。

我又開始給他們講真相,內心急切的盼望通過告訴他們現在遭報的那些官員的下場來警醒他們,讓他們停止迫害,放了我。那個表情冷硬的便衣說:「你說的我都知道。」他們沒等我說完就去吃飯了,留下兩個小警察看著我。

他們吃完飯,還是那個便衣上前來邊給我解手銬邊說:「送你回家。」我說:「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結果他將我解開手銬的一隻手反扭到背後將我背銬起來,我被他們扭送到醫院體檢,之後送至本地拘留所,被非法關押七天。

我知道在整個過程中我的話中缺少慈悲,一味的告訴他們壞人遭報的下場,怕迫害的心很重,卻沒有真正的為他的心,講出來的話帶有自己的目地。師父說:「真正的善,是修煉者在修煉過程中、在善修的過程中,已經修成的真善。面對眾生時,因為你有還未修好的人的一面,所以你不可能使修好的神的部份完全表現出來。必須時你就得理智的、清醒的像個修煉人,讓自己的責任、讓自己的正念來主導,然後你真正的善才能展現出來,這就是修煉人和神的不同。」[1]「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甚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1]「善的最大表現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體現。他能夠使一切不正確的都解體。」[1]對照師父的法,我真的很慚愧,修煉這麼多年,一遇到問題還是用人的辦法去爭鬥,而沒有按照法在不同層次上對修煉人的要求用善去解決問題。

事後,我靜下來仔細想想,在這次迫害發生之前,其實師父就在夢中點化過我,讓我看到了一幕:我去鄉村講真相,被村裏人舉報,有人要來抓我,我轉身就跑,接著就醒了。我知道自己即使有漏也不允許舊勢力利用他們來迫害,我會在法中歸正自己,不需要舊勢力用他們的那一套來考驗大法弟子。但是這一段時間感覺學法沒有甚麼提高,三件事按部就班的在做,但是做的很苦很累,好像在完成任務。在這種狀態下的做事已經脫離了法,沒有法的力量。自己也感覺心裏不穩,但是表面還在維護著修煉人的形像,其實是那個後天形成的虛偽的假我在起作用。

更關鍵的是修了這麼多年,氣恨、惡的因素竟然能這麼輕易的能在我思想裏、行為上起作用,我感到很吃驚。平日我在常人中很少和人發生爭執,更別提肢體上的衝突。自己覺的自己是常人中有涵養的那種人。而當面對被操控的警察強行綁架我時,尤其是肢體上發生衝突時,那種受侮辱、受屈辱的感覺讓我覺的難堪,面子心驅使我以牙還牙,完全忘了修煉人的心性標準。「但是修煉人在常人中受到屈辱、受到羞辱的時候,也不一定比這差。人與人之間心性中的摩擦,我說不亞於這東西,有過之而無不及,也是相當難的。」[2]

這些年證實法中,雖然堅持著每天做著三件事,但是總結自己的言行、所思所想,與法對我的要求相差太遠,實修不夠,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的關係沒有擺好。其實師父早就開示:「作為修煉的人,你們既然知道自己現在在社會中所做的這一切,甚至於包括你的個人生活,都在修煉範圍之內,那大家就更應該嚴肅的對待你們身邊所發生的一切,更嚴肅的對待你們這種沒有形式的這種形式的修煉」[3]。而我始終處於一種做事和修煉分離的狀態,個人生活中我行我素。身體上一直處於被不正確狀態干擾,學法不入心。半夜十二點的正念一直沒有重視起來,被困魔干擾的顛三倒四。

不在法上修,做再多的事都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而不是修煉人的狀態,長此下去,就會出現假我為完成任務做事的狀態,真我已經被埋沒的很深了。

我悟到分清哪個是真我,哪個是假我是非常重要的,能分清的同時就已經在解體邪惡的迫害了。同時發正念清除那個由後天的觀念,自私、惡、狠、鬥構成的假我。解體為私為我的舊宇宙的盤、機制;針對身體上的不正確狀態,有針對性的對照師父的講法:「我們就講最普遍的,人哪兒長瘤啦,哪兒發炎了,哪兒骨質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間就是那地方臥著一個靈體,在一個很深的空間中有一個靈體。」[2]發正念清除身體各個空間中由怕心、思想業、色慾心、求安逸心、怨恨心、妒嫉心形成的陰性物質場和靈體。夢中我看見在一個陰森的水洞裏,一個王八模樣的東西跑了,一個渾身毛茸茸的東西也跑了,我被從洞底救上來。我知道是那個被埋沒的真我復甦了。

正法修煉走到最後了,很多問題真的需要反思:阻礙我修煉提高的是否是自身的許多頑固的觀念?許多觀念是否還被假我維護著不想去掉?每天從學法中悟到了嗎?做事是用人念在做還是神念在做?求安逸心上來了,是否順著其去了,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用本性的一面來正法?如果長期沒有按照修煉人的更高標準來要求對照自己,本性的一面將越來越弱,真我會被埋沒。

個人修煉體悟,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