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實修 多救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七日】我從修煉那一天起就不看電視,對人世間的各種娛樂不感興趣,人世間的一切都是過眼煙雲。有時間就是學法、背法,甚至睡很少的覺。

真心修煉 師父鼓勵

師父的《真修》經文發表後,當我讀到:「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1]這時的我已是淚流滿面,哭的泣不成聲。師父為了度我們歷盡千辛萬苦,而我們不精進怎能對得起度我們的師父!

記得一天晚上似睡非睡,看到五顏六色的大法輪在天邊西南角處不停的旋轉,是那麼的真實、好看,我激動的笑出聲來,丈夫在一旁拍拍我說:「你幹啥呢?」我說:「我看法輪呢。」接著我又似睡非睡又看到同樣大小的法輪五顏六色不停的旋轉,特別壯觀,又高興的笑出了聲。他再一次拍拍我,我說:「我看法輪,你怎麼老拍我? 」他說:「你老出聲。」接著我又似睡非睡在同一處看到一個立著的橢圓形,一些大法弟子都在橢圓形的線條上站著,看到我站立在橢圓形頂端稍偏一點,滿面笑容的往下看著。

二十多年過去了,這個景象還記憶猶新。當時我不明白是甚麼意思,就問一輔導員,他說:「是你精進,師父在鼓勵你。」

可是有一階段我稍有放鬆,晚上做夢師父來我家,我看到師父很高興,想讓師父在我家吃飯,師父穿著白色短袖襯衫坐在我家地中間,在一張十六開紙的中間部位,寫了一行字,我在師父對面有一段距離坐著,沒看到寫的是甚麼,但有一種思維傳感,我知道師父寫的是甚麼。師父寫道:「學大法的實修時間是有限的」[2]。我在夢中還在想「學大法的實修時間是有限的」,醒後我知道是師父在點化我,看我這段時間不是很精進,讓師父操心了,師父時時在看護著弟子,弟子真的是對不起師父。在以後的日子裏我對師父說的:「修煉可不是兒戲,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情都嚴肅」[3] 。有了更深層理解,認真對待修煉,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

剜心透骨去執著

我和丈夫的情特別重,這麼好的功法就想讓丈夫也學。丈夫為了讓我高興,也跟著煉動作,因為他不學法,煉兩天就不煉了。我剛學法也不會修,他煉我就高興,他不煉我就不高興,整天非常糾結。有一天他說你不用管我,我坐末班車都趕趟。師父說:「如果學者自心不想如何如何,那甚麼問題也解決不了,還會出現矛盾。如不改正,會激化矛盾,從而嚴重的破壞學法。」[4] 通過學法我把心放下了。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早起,我正在打坐,丈夫站在我面前說:「我做了一個可怕的真切的夢。」我說我打完坐你再說。他站在我面前不走,我看了他一眼說:那你就上床打坐吧。他結印坐了半個多小時,之後他說強堅持,身上像冒火了似的,熱的不行,說完就開始講他的夢。他說:「我現在好像還在身臨其境一樣,太可怕了,發生大爆炸了,人們都在慌亂中奔跑躲藏,我也背著孩子無處躲藏,這時爆炸蹦起來的木板子插在我眼前,上面寫有四個大字『法輪大法』,當時我心中的一念就是,就『法輪大法』能救我啊。」我說這是師父在點化你讓你修煉,人心壞到這種程度了,人不治天要治,那個大災難來的時候,不知比這可怕多少倍呢!大法是來救人的,大法弟子都在救人,你以前承諾坐末班車就趕趟,這真是末班的末班了,師父太慈悲了!用夢來點化你,救你出苦海!快好好學吧。丈夫從那天就開始學法了。但是很不精進,特別貪玩,有時間就看電視,我心裏那個急呀!每當我回到家看他在那看電視,我就控制不住情緒,就不高興,老是督促他,給他撂臉子,還說一些冷言冷語的話:「你願煉不煉,你給我煉呢?!」他接受不了了。

一次他上他哥家呆了十天,躲著我。我在家心裏剜心透骨翻騰的不知如何是好,那個苦哇,精神都要崩潰了,排不掉壓不住,發正念不管用,和同修切磋。同修說是情,別人不煉你怎麼沒這樣呢?後來我冷靜下來向內找,老管著他這不是邪黨文化嗎?不想學的能是他嗎?他明白的一面急著呢,舊勢力擋的死死的,再說我修二十多年了,能拿我的標準強加給他嗎?在法中悟到,強迫也不是修煉,得去掉這個急躁心。我這不是被情干擾了嗎?長此下去不把他推出去了嗎?我這不是在幹壞事嗎?再說他得法了,有師父管,我有甚麼資格管人家,人各有命。師父說:「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5]我想他回來我一定向他賠禮道歉。

丈夫回來後,一天我說:我和你說點事。他站在那,我說:我對不起你。我知道我錯了,我不應該拿我的標準去要求你,我太自私了,沒有想到你的感受,給你造成這麼大的傷害,我對你的情太重了,就想這萬古不遇的大法你要不好好修就太可惜了,只想著自己的感受,這樣下去我也修不上去,還把你給毀了,我這不是幹大壞事了嗎?隨其自然吧,有師有法,我一定得改。

在以後的日子裏,我就不斷的背:「修去名利情 圓滿上蒼穹 慈悲看世界 方從迷中醒」[6]。用法衡量,放淡了很多執著心。丈夫也改變了,電視基本不看了,知道主動學法了,《論語》也背下來了,五套功法基本不耽誤,有時也講講大法真相,到農村去告訴村書記不能迫害煉法輪功的人,他們都是好人。有時開玩笑說:沒有你我可能就下去了,這個功我知道好,我是不能放下,但我知道我不精進。向你那麼精進我還做不到,有時我問他在外面你知道修心性嗎?他說知道。有時我覺的他某些方面比我做的都好,大法能改變一切人心,只要學、只要看,就在變。

用心利用各種方式救人

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要證實大法,救度眾生。講真相救人成了我生活的一部份,一有機會想到的就是救人,不落下有緣人,大法弟子的每一個善舉都能藉機講真相。比如:買菜不挑不揀,買菜付款不抹零,對方說幾角錢不要了,我說你們也挺辛苦,我兜裏有零錢我都會給他們,他們說現在還有這樣的好人。我就會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接著講真相,他們都非常高興的三退。

一次我去早市買菜,就聽有個賣菜的人在那喊:「我都餓的不行了,我家還不來人換我。」我聽到後就到小吃鋪買了兩張大餅給她送去了。我說:「快吃吧,剛才聽你說餓了。」她當時感動的說:「多少錢?」我說:「不要錢。」她高興的說:「謝謝!」我告訴她我是煉法輪功的,給她講了真相 ,並告訴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欣然的接受了。

一天買菜,別人都在那挑來挑去的,我到那裝了兩半塑料袋菜,稱秤時賣菜的人說:「你和別人怎麼不一樣啊?」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你們賣菜也不容易,接著給她講真相:法輪功是被冤枉的,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現在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在學,中共的歷次運動都是造假。她非常接受,退出了少先隊。還說:你們人真好,那些人挑菜挑的我都鬧心了。

一次坐車,我讓了三次座,車廂裏的人都被感動了。我也是六十多歲的人了,我看到走路不方便的、帶小孩的或比我年歲大的人,我就站起來把座位讓給他們坐。那天我上車剛坐下不久就到了站了,就有年歲大的上車,我就站起來讓座。到下一站有空位我就再坐下,到了再下一站又有年歲大的上車,我就又站起來了,等到有人下車有座位了,有人就喊我坐那,可是又有年歲大的上車,我就又站起來了。車廂的人看在眼裏,就聽有人說:「三次讓座。」再到站有下車的,有人就主動喊我:坐這兒。我坐下後她說:你真好,站起來三次讓座。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大法師父讓我們做好人,處事為他人著想。電視上說的都是假的,你看自焚點著火幾分鐘滅火器就到場了,就把火撲滅了,不可能的,是在拍戲騙老百姓的,修佛人不殺生。她聽明白後做了三退。

這樣的例子很多,我想大法弟子做好了就是真相,更有說服力,師父要我們多救人,我就用心救人。我背包從不斷小冊子和護身符,講明白就給他一份小冊子或護身符,告訴他們用甚麼辦法把家裏人都救了。我講真相不求數量,要的是質量,一個人聽明白了,他就是活傳媒。能救更多的人。

我用手機講真相已有八個年頭了,開始是短信、彩信、自動撥打,然後手機對講,手機對講可是魔煉心性的好機會,有感謝的、有罵人的、有說髒話的,還有的講到天災人禍讓他保平安時,他不但不聽,還說你先死去吧等等的話。初期的時候我心動的很厲害,感覺心臟都在怦怦跳。在這過程中找出很多人心,怨恨心、爭鬥心、急躁心。對方接受的好感謝時,又生出了顯示心、歡喜心。和同修在一起,同修退的多時,又產生了妒嫉心、攀比心等等人心。通過不斷的魔煉,這些執著心去掉了很多,當對方罵人時,不但不怨他,還覺的他很可憐,替他惋惜,心想怎麼辦呢?就再一次給他撥打過去。首先說:「我不怪罪你,你也是受謊言矇蔽的受害者,平安是福份,有騙錢的、沒有騙保平安的,你是善良人才能聽到這個消息。」有的就聽下去了,聽明白了,做了三退,最後說謝謝!我說謝謝大法師父吧,是大法師父讓我們救人。只要對方想聽我就儘量多講,並告訴他多救人功德無量。一再叮囑家人親朋好友怎麼辦理三退。

遇到老年人不識字、聽不懂的,我就一便一便教他們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讓他們跟我多重複幾遍,直到念會為止。告訴他們常念這九個字,身體好,來災難攤不上,百年之後上天堂,好不好,都高興的說好!並告訴他們現在就開始念,免得忘了。對方一再說謝謝。我說謝李大師吧,有的就跟我說謝謝李大師。

有一次給一女子撥打電話,我講了一會兒對方沒動靜,我不知她是否在聽,我就問了一句聽明白了?她低聲說:您講。講一會兒又問她您聽明白了嗎?她還低聲說:您講,我知道她聽進去了,我就方方面面的給她講,江澤民為何迫害法輪功,法輪功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洪傳的盛況,自焚真相,藏字石,三億多人退黨大潮以及江澤民被告上法庭的事,當講到三退的時候她有些顧慮了,我說這個電話很安全。我給她舉了一個例子:我說有一天講了一個男子聽說話像是當幹部的,我問他入過黨嗎?他非常智慧的說,我是優秀、優秀、再優秀(黨、團、隊),我說知道您說的意思了,給他取了一個化名做了三退。她聽後,她也很痛快退出了黨、團、隊。

東北的冬天很冷,無論嚴寒酷暑、大雨傾盆,我基本不間斷出去打電話。記得一次下著瓢潑大雨,鞋和褲腿都濕透了還打著雨傘在那講。手機講真相能彌補面對面講真相的不足,甚麼樣的人都能接觸到,在用手機講真相的過程中,遇到有緣人,我就把手機停下來,面對面講,救人急呀!師父著急,弟子更應該著急,同修們!時間不等人啊!只要走出家門,師父就會安排有緣人來聽真相。我們都是在天國和師父簽約、帶著使命助師正法的大法徒。師父說:「甚麼樣的生命配宇宙大法來度?」[7]同修們願我們共同精進修好自己,多救人,兌現我們的史前大願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驚醒〉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退休再煉〉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如何輔導〉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圓滿功成〉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也棒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