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體檢後的反思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三日】那年我從邪黨的黑監獄出來不久,家裏人組團出國旅遊,讓我參加。按照旅行社的要求,年歲大的人需要到醫院做一個體檢。在家人的催促下,我就到醫院老年科做了體檢。醫生一測,說我的血壓是170/110mmHg,由於血壓高,醫生不但不給開體檢證明,還要我住院觀察,還說因為經過她診斷過的,她要對我負責任。

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我沒有任何高血壓的症狀,我沒有病。最後在我的要求下,醫生給我開了體檢證明,但特別將我的血壓記錄在其中,在病歷本中做了我不做任何治療的詳細說明。當時我也沒有甚麼想法。

回到家裏我就想:血壓怎麼會高呢?這樣的體檢報告怎麼跟旅行社講?他們知道了又會怎麼說呢?體檢證明交不交?由於思想翻來覆去的想,我的頭開始發暈、發脹,還出現頭重腳輕、心律不齊的症狀。雖然也想:我是修煉人,這只是個假相。但是,我自己就是搞醫的,由於人的觀念,心裏還是放不下自身出現的這些「高血壓症狀」,於是就開始做甚麼事都非常小心,怕有甚麼閃失。就這樣折騰了幾天,直到把心徹底放下後,一切症狀又消失了。我和家人一起去旅遊,直到回來,旅行社也沒有問過體檢的事。

這件事過後,我從心性上找到了自己存在的問題。

我是修煉多年的老學員了,按理說這個法理應該清楚了,不應該再出現當時那些想法,為甚麼還會那樣呢?

我們是在常人中修煉,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觀念要一下子把它全部去掉也不容易,它會在你的整個修煉過程中反映出來,就看你遇到問題後,用甚麼心態去面對。如果你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用正念去對待,不承認它,那它就甚麼都不是。如果你用人的觀念去對待,感受它、看重它,那麼它就會來干擾你,直到你把心徹底放下時,結果發現甚麼都不是。這也就是「相由心生」[1]。

師父說:「我們作為一個真正的煉功人,應該在很高層次上看問題,不能用常人的觀點去看問題。你認為是有病的時候,那可能說不定就導致有病了。因為你一認為它有病的時候,你的心性就跟常人一般高了。煉功和真正修煉的,特別是這種狀態,它不會導致有病的。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2]

二零一二年,我被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看守所按上邊要求帶我去體檢,到醫院一檢查,血壓230/120mmHg。把帶我去醫院的警察嚇住了,再複查血壓,還是特高。他們怕我出甚麼事,連手銬也不給我戴了,還不時的問我:頭昏不昏?有沒有哪兒不舒服?我說:「沒事,頭不昏,沒有甚麼不舒服。我是煉功人,不會有甚麼事。」

處在這邪惡的環境中,那時心裏想的是如何背好法、證實法;如何給警察講真相;向被羈押的人講真相。所以當時正念很強,對體檢出來的高血壓根本沒有去想過,那這高血壓在我這兒也就甚麼也不是了。那時獄醫、警察怎麼想,怎麼做,那是他們的事,我只管做自己該做的。

這次體檢結果,血壓沒有被非法關押時那麼高,為甚麼會出現頭暈、發脹、頭重腳輕、心律不齊這些症狀呢?是我把它看重了,起了人心。當我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徹底放下「我患高血壓」這個心時,那又甚麼都不是了。有了人心,就得去這個心,就得吃點苦、遭點罪。心性提高上來了,這些假相也隨之消失了。

從中我看到了修煉的嚴肅性:隨時都要把自己當作修煉人,遇到問題就能用正念去對待,遇到的難也就不是難,就是不承認它,否定它。我們在面對任何魔難時,首先從自己的心性上找一找原因,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只要做對了,師父都會幫我們,「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