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身體過關中實修、添正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八日】長期住院的父親身上有了濕疹,醫生說濕疹不傳染,但是母親和看護父親的護工也先後起了濕疹。我每次去醫院,雖然會默念大法:「好壞出自一念」[1]、「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2],但是出發點是因為擔心自己也被「傳染」上才這樣默念的,是有為的做法,而且怕心還很嚴重,還會採取常人的辦法,比如戴手套、回家必換洗衣物等等,結果還是出現了狀況,真像傳染了濕疹似的,手上、身上出現了疹子,又疼又癢。

可能自己長期學法煉功沒能做到用心、入心,很多時候是學法沒能得法,所以正念不足。一開始面對皮膚問題時擔心過多,雖然也加強了學法、煉功、發正念,但所做的一切都是希望皮膚趕緊恢復正常,求好的執著心特別強,越求越嚴重。

自己一向以煉功人身體好自居,卻經歷了最嚴重的一次身體過關,皮膚大面積起紅包,痛癢難忍,甚至手心手背雙腳上成片疊起的紅包還會時常有黃水滲出,白天晚上都得戴著手套,一年四季睡覺都是長衣長褲襪子手套,每天換衣物,甚至影響了正常的生活起居,讓我更沒想到的是這種狀況竟然持續了有一年半之久。

事發初期,心性沒跟上,實在忍受不了身體的痛癢,想吃藥先壓下去,表面上似乎是壓下去不少,但是吃藥後的副作用之一是嚴重影響著睡眠,最嚴重的一次是先生起床準備上班了,我還沒有睡著,看到有的過關的同修說睡不著就學法、煉功,可是我一學法、煉功又被困魔干擾,躺下又睡不著,用藥的那段日子可以說是苦不堪言。

除了身體的困擾,也承受著修煉人卻用常人的辦法解決問題的精神壓力,也明白了常人的辦法根本解決不了修煉人過關的問題。雖然還是有點恐懼皮膚的那種痛癢,但通過這一段的用心學法,我明白只有大法才能救自己,終於鼓起勇氣停了吃了一個多月的藥。

確實一停藥,皮膚問題越發嚴重了,但是經過這一段的起伏,和高強度學法聽法,看明慧交流文章,也是這種狀況督促著我,終於能夠靜下心來認真思考,師尊說了:「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3]那麼自己怎樣才能做到真正的「向內找」?如何才能「做到是修」[4]呢?

一、用心向內找

1、安逸心。其實在這次身體過關的前一年,就已經被點化過,出現過一次3個多月的皮膚消業。表面原因也是住院的父親先有了疥瘡,然後自己開始「被傳染了」。當時也是很難受,忍受不了時也用了一陣兒皮膚外塗藥,根本不管用。就加大力度學法煉功發正念,反正也是癢的睡不著,從此才開始了夜裏的12點發正念,一直沒能突破這個點兒發正念困的狀態,就站著發,走著發。那時還在上班,白天上班狀態很差,手上也有不少疥瘡,覺的自己影響了修煉人的形像,心性有限,嘴上說是好事,心裏其實真沒覺的是好事,覺的很苦。師尊慈悲,在兩次夢境中點化我,鼓勵我要有信心。那時我常常求師尊幫我過關,有一次看著紅通通的雙手我又求師尊幫我度過難關,沒想到一夜之間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就出現在眼前,手上那些紅包全都暗了平了,之後不久身體也恢復了正常,我明白是師尊幫我拿下去了。可是我這次過關後又慢慢被安逸心所控制開始懈怠,又開始慢慢回到了以前完成任務似的學法煉功發正念,好了傷疤忘了疼,促成了這次更嚴重的身體過關。

2、虛榮心。為甚麼兩次都是皮膚出問題,除了是最根本的業力導致外,自己好面子虛榮心強應該也是促使業力表現在皮膚上的緣由所在。也知道虛榮心是很強的執著心,是修煉人應該去掉的心,原來還以為不和常人爭名奪利就沒有甚麼名利心呢,但仔細想想這麼多年,在單位發的優秀獎狀和全體總結大會高調表揚面前,在同事禮貌的「忽悠」面前,自己不是也很受用嗎?在師尊的保護下,受益於大法,兒子身體健康,學業、事業順利,兒子小時候純真的修為,常讓很多大人都不由得發出讚歎,自己的心裏是很歡喜的,尤其當別人問起是如何教育孩子的時候,嘴上說的是「受益於大法」、「運氣好」,心裏的虛榮心、好面子心應該也是和常人沒啥區別的。另外,雖然自己不化妝,但對形像著裝並沒有看淡,也沒少為此花時間。

3、利益心。記得看過一篇明慧上同修的交流文章,說以為從不佔別人的便宜,利益心放的已經很淡了,後來逐漸通過學法修心,覺的和別人在利益上計算的過於清楚也是一種利益心,還是把利益看的重了。我自己利益心的表現和這個很類似。另外, 有時買東西時,也是為了各種優惠活動花了不少心思,浪費了寶貴的時間,這其實也是一種利益心的表現。

4、怨恨心。師尊說:「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5]這段法我背的很熟,但是發現這麼多年並沒有對照去修。母親從小對我和妹妹要求很嚴格,因為感覺不到她對我們的肯定,潛意識中總是執著的想讓母親滿意,努力的同時卻很難達到母親的要求,也是常常的感到委屈和不滿。修煉之後,也沒有在這方面好好找找自己的做法和想法是不是在法上。於是在這次過關中,安排了和母親明顯的矛盾,點醒了我在這方面的執著。

母親在去年12月下雪的時候摔了一跤,造成腰椎骨折,需要人幫助料理生活,家裏只有我退休了,我就承擔了照顧母親的事情,週末妹妹來換我。當時我因為雙手也都是形態不一的包和水泡等,先生在家幾乎承擔了所有的家務,恰在這個時候母親摔了跤,安排我不得不去該幹甚麼幹甚麼。在家的時候還總是戴著手套,在母親家需要一刻不停的準備至少兩頓飯收拾掃地擦地採買,哪裏還顧得上戴手套,哪裏還顧得上我的手沾水時的疼痛,只要有時間還坐在母親床前讀讀同修的修煉故事。自己覺的在克服身體過關的難受,努力照顧著母親,而母親對我卻時常表示不滿甚至嚴厲的斥責,幾乎每天都有心性的考驗。這件事情之後和先生同修交流了很多次,在和母親的關係中我確實應該好好找找自己的問題所在了。總是希望得到母親的肯定,希望努力後得到回報,聽到批評就渾身不舒服,這些不都是常人的私心和執著心嗎?遇到矛盾不是提高的好機會嗎?師尊講的業力轉化的法理自己真的學明白了嗎?讓我在過關的瓶頸中遇到這些事能是偶然的嗎?母親對我們姐妹的態度當然也不是偶然的,那為甚麼總是有怨氣和感到委屈呢?越修越覺的要去掉的執著心還很多。

由於母親性格嚴厲,我成長的環境比較嚴肅、緊張,所以一直幻想著結婚後自己的家一片祥和。先生修煉之前就是常人眼中的模範丈夫,但脾氣不太好,修煉之後遇事有時還是會著急上火,本來這不算甚麼大事,但是我一看到先生發脾氣時嚴肅的樣子,就似乎感覺一下子回到了未成年時的娘家,半天回不過神兒來,委屈怨恨就會一起湧上心頭。很多年後我倆聊起他幾次大發脾氣的場景,我發覺自己依舊是莫名的委屈,並沒有對照大法向內找自己的問題。先生開玩笑說:給你提高的機會你總是錯過。

二、如何「做到是修」

除了前面剖析的執著心,自己的懶惰心、依賴心以及對家人的親情等等執著心,也是常常考驗著我。師尊說:「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4],這次身體過關,促進自己對照法理向內找,才知道這麼多年很多時候學法沒入心,學法沒得著法,那心性自然就上不來,也就談不上事事對照和做到了,所以才會被執著心長時間干擾著而不自知,才會促成這次的魔難。

度過了過關初期的迷茫,也找到了自己的很多執著心,但是怎樣才能去掉這些執著心,提高上來,「做到是修」呢?師尊每次講法都強調多學法,「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6]法能堅定正念那我就多學法,多背法。以前一直覺的背法太難了,背了後面的忘了前面的,後來看到同修的背法體會,就是每天往下背,不回頭複習,這樣至少每天背的法也是用心得到了,只要堅持就能背的越來越多,得法得的也會越來越多,感覺特別有啟發,就學著做了,現在快背完七講了。然後零碎的時間背《洪吟》,做家務的時候腦子也可以背著兩句,儘量的讓自己溶於大法中,儘量的排斥對皮膚問題的各種常人觀念,儘量的不去感受皮膚的難受。

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在我最困擾的時候給了我巨大的幫助,記得一位同修在監獄裏肉身被摧殘的非常嚴重,極其痛苦的時候,她就讓自己24小時都在法中,清醒的時候都在背法,只要稍稍有不在法上的念頭,就發正念滅掉它,就是這樣憑著對師尊的堅信,度過了通常不可能度過的身體難關。師尊說:「所以念我的書就能夠消它,念書的時候打出來的都是功,打出來的都是法,就可以起到消業的作用」[7]。於是我從早上一睜眼,還沒有開始感受到皮膚的痛癢時就對自己說:一思一念不要放鬆。然後心中就默默的開始背法:「一旦出現,就是看自己能不能戰勝這壞思想。能堅定者,業可消」[1];在忍不住總想觀察紅包的狀況時就反覆背法「除非將來他不再去琢磨它了,完全放棄這種執著心的時候,它會慢慢的散掉」[1],「你要不在意,不把它放在心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不管它!」[8];在忍不住特別想撓的時候就反覆背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法正乾坤,邪惡全滅」[9];在感覺到怎麼總不好很不舒服很辛苦時就反覆背法「吃苦受難是除去業力、消除罪過、淨化人體、提高思想境界、昇華層次的大好機會,是大好事,這是正法理。」[10]在對住院的父親和遠方的兒子有著常人般的牽掛時就反覆背法:「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還有很多很多……就是感覺針對自己的每一個問題都有針對的法引導著如何去做,而且每當有失落畏難情緒,每次都是師尊的大法讓弟子再次振作,從新努力,每次只要能夠排除雜念來到師尊的法像前用心學法煉功,學法煉功時就幾乎感受不到皮膚的困擾,還常常會感到被能量包圍著,每天打坐的時間也是從之前的45分鐘可以做到90分鐘,讀書學法也是儘量堅持雙盤用心。

就是這樣在大法的引導下,用法破迷,以法去執著,不斷的強化著正念,克服著頑固的常人觀念,雖然由於自己的恆心不足進步的很慢,就像螺旋式的在往前走,但終於走過了這一關,現在只有手上還有一點也在明顯好轉中的印記,像在提醒著自己:不要再次好了傷疤忘了疼,要把魔難當作精進的階梯。

感恩慈悲的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威德〉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7]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在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上的建議 〉
[8]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9]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發正念兩種手印〉
[10]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