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我 修心去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五日】記得一九九八年,我上高中,那年暑假我的身體突然出現不適,渾身沒勁兒、頭暈、胸悶、氣喘,大熱天還出冷汗,整天只能無精打采地躺著,去醫院檢查也看不出啥毛病,驗血、心電圖一切正常。從西醫看到了中醫,後來又去看小道,說是在路上被壞東西嚇著了,爸媽去燒紙喊魂,但是毫無效果。在這種情況下,我走入了大法的修煉,那時,第一次煉第五套功法,就堅持單盤打坐了半個小時,手心、腳心全是汗,從此以後不好的狀況消失了。

放下對女兒的怨恨心

女兒年紀雖小(小學),但就喜歡和我作對,搞得兩個人整天吵吵鬧鬧的,以至於丈夫說:能看到你們兩個和平相處是我最大的欣慰。我想這孩子前世肯定和我是怨緣,老是針對我,倔頭倔腦的不聽話,所以我也總是以家長作風來壓制她。因為我是你媽,所以你就得聽我的,我說甚麼你就必須按照我的去做,不聽就罵,不行就打,有時她不服管還還手,這下我怎麼也做不到忍了,不得了了,敢打媽了?!我怎麼生了這麼個忤逆子啊!怨恨心、爭鬥心、面子心全起來了!這個狀態自己也知道不對,但我一直突破不了。

今年過年期間,因遭遇武漢肺炎,走親訪友、請客吃飯等一切活動全部暫停,家家戶戶足不出戶,公司推遲上班,學校延期開學,生活一下子變的簡單了許多,給自己大量學法提供了大好時機。通過大量學法,突然發現我能夠不去計較女兒對我的態度了,面對女兒的出言不遜,居然也能坦然對待了。有時她故意在家人面前說別人的話她都聽,就是不聽我的。有時她當著家人的面打我一拳,踢我一腳,我也能不動心,一笑了之了,這不是正好去掉自己的面子性、鬥爭心嗎?師父說:「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1]就自己的心一轉變,突然發現女兒也變了,變的聽話了,也尊敬我了。

向內找自己,原來為甚麼女兒不接受自己的建議,有沒有做到去善意的提醒呢?表面上看似語氣平和,但內心卻翻江倒海,強壓著怒氣,維護著家長的尊嚴。師父說:「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2]。再深挖一下,這強烈的控制欲,不是嚴重的黨文化嗎?師父一次次利用這個機會來修去我的各種執著心,提高自己的心性,而我卻一次次的往外推,向外找。

堵住的耳朵又一次神奇的好了

我的右耳朵又聽不見了,這是第三次出現這種狀況,明白信師信法的考驗又來了。一天兩天過去了,還能守住心性,可是一個月、兩個月,甚至三個月過去了,耳朵的情況並沒有一點改善,腦子整天混混沌沌,還時常伴有神經疼。煩躁、消極、無奈,甚麼心都起來了。有時還會冒出負面思維,是不是得中耳炎了?是不是腦子裏得了甚麼不好的東西了?就像師父講的:「作為一個修煉人,你老認為自己是個常人,老認為是有病,那怎麼煉?」[1]「作為一個煉功人心性就應該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執著心,同樣會給你帶來麻煩。修煉中要消業,消業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長功的!要不你的執著心怎麼去呢?」[1]這思想一出來,立刻認識到不對,都修煉這麼多年了,怎麼還會這樣想呢?馬上排除,這不是我想的,大法弟子沒有病,如果這是師父安排的,那我就承受,如果不是,那一定是舊勢力的安排,全盤否定,我是來證實法的,決不能出現破壞大法弟子形像的事發生。就這樣消極、排斥、平穩,又消極……狀態反反復復。

一天晚上清晰的做了個夢,夢見耳朵裏掉出來三顆髒東西,每顆髒東西裏面還有三個小鐵珠,掉在地上小鐵珠蹦得老遠,我拾起來去給媽媽看。醒來後信心倍增,慈悲的師父看著不爭氣的弟子著急,在夢中點化鼓勵我!果然沒幾天,從耳朵裏自動推出來一塊小指甲蓋大又黑又硬的髒東西,隨後大腦一下就輕鬆了,但是耳朵並沒有通,由於師父夢中點化,我不為所動。大概半個月後耳朵突然就通了,前後經歷了四個多月的時間。耳朵通了之後聽啥都是轟轟的,震耳欲聾,感覺就像另外空間傳導過來的聲音,我的耳朵徹底的好了!

珍惜師父給予我們的機緣,在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吧!

以上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