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利益誘惑我堅守了「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八日】去年冬季職稱評審,我校分到了四個副高名額,根據積分我進了推選範圍。前兩天評審結束,文件公布了晉升副高的人員名單,在單位推選的四人中,唯有我落選了。當看到文件時,我腦子嗡的一震,心裏像打翻了五味瓶:怕同事、同學、朋友瞧不起,怕家人接受不了,也為自己浪費了一個名額而感到自責……這種情緒一直攪擾了我一天一宿。

第二天,當我手捧《轉法輪》拜讀時,師父的諄諄教誨點醒了我:「大家知道,我們這一法門不避開常人社會去修煉,不避開、不逃脫矛盾;在常人這個複雜的環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問題上吃虧,被別人竊取利益的時候,你不跟別人一樣去爭去鬥;在各種心性的干擾中,你在吃虧;你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中,魔煉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種不好的思想影響下,你能夠超脫出來。」[1]我知道自己僅差一篇論文或一個優秀,甚至托人處理一下關係,就可以勝選,就可以每月多掙一千多塊錢。可是面對利益誘惑,我謹記師父教誨,按真、善、忍做人,時時堅守了「真」。

不隨波逐流買假論文

當今社會人們的道德急速下滑,整個社會處處充斥著造假行為,學術界更是如此。在近幾年的職稱評審中,因為論文積分佔比重較大,所以學校的老師都紛紛找人花錢買論文或論著發表,我校教師凡是參加職稱評審的幾乎都買了論文或論著,唯獨我們三個大法弟子沒有這樣做,所以在每年的職稱評審積分中,我們都會被別人落下。學校也有一些跟我們比較好的同事一再勸說我們:加上一篇論文你們就可以晉升職稱,怎麼要放棄這機會眼睜睜的吃虧呢?對於別人的勸說和不解,我總是笑笑說:我是大法弟子,我們的師父讓我們按真、善、忍做人,花錢買論文這本身就是一種造假行為,我們不能那樣做。

我們三個大法弟子一直決定除非自己投稿發表,雖然當今社會要想自己投稿發表論文是一件極不容易的事,但是即使失去利益我們也要做到「真」。

放棄別人讓給的優秀

在沒有遭受迫害以前,因為自己出色的工作幾乎年年被評選為優秀教師。因為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自一九九九年以來,尤其是二零零一年以來,在市六一零的高壓下,教體局及學校領導停止我們大法弟子當班主任,甚至不讓我們教主科,我們更沒有評優的資格。面對種種不公,我們幾個大法弟子沒有怨言,依然盡職盡責的完成領導分派的各項工作,學校領導老師也都感受到了我們的真誠善良,對我們的工作也很肯定。

一次,學校一位業務很棒的同事,因為看到我工作出色卻不能被評選優秀,而她連年都是優秀,就跟校長說要把她的優秀讓給我,校長就同意了。當我拿到那張優秀考核登記表時,我猶豫了,我知道這張考核表意味著甚麼,我只要填寫了,那麼在職稱評審積分中我就多得一分,而這一分之差就可以使我順利晉升職稱,可是最終我還是選擇了放棄,因為我不想為了眼前的利益,違背了大法真、善、忍的修煉原則,我把這個優秀還是還給了同事。我對同事和校長說:「雖然我覺的自己工作也很出色,可是這個優秀畢竟不是我自己的,謝謝你們的好意了。」

拒絕家人找關係

去年冬天,未修煉的丈夫,聽說我在職稱推選的範圍之內,就跟我說:咱是不是要找找人呀?不然能評上職稱嗎?我深知這是一個關係社會、人情社會,不處理關係似乎甚麼事情都很難辦。拉關係走後門已經是很平常的事情。記得我的一個同事對我說:「你甚麼都不去處理,你以為天上會掉餡餅嗎?」可是作為大法弟子,我們的師父就是要求我們做到「截窒世下流」[2],不隨波逐流,因此我拒絕了家人的要求。

師父說:「常人社會的大洪流、大染缸的污染,人們認為是對的事情,其實很多都是錯的。人不都想自己過好日子嗎?想過好日子,可能就要損害別人的利益,可能就助長人的自私心理,可能就佔有別人的利益,欺負別人,傷害別人。為了個人的利益,就在常人中去爭去鬥,這不和宇宙的特性相反了嗎?」[1]

我很慶幸自己能成為一名大法弟子,正是法輪大法的指導,才能讓我抵擋住名利的誘惑,在滾滾紅塵中清清白白的做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普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