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怕被人說的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一日】我是二零零三年得法的。在十七年的修煉道路上,能夠平穩的走到今天,全憑師父的慈悲保護,我就把修去「怕被人說的心」的過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我自己的性格是做事情考慮的比較周全,說話也不是那麼太隨便,自以為這樣可以少留下被人說的話柄。但是事與願違,這些年經常聽到一些說我如何如何的信息傳到我的耳朵裏。可是我一直沒太在意,還是按部就班的做著三件事。

直到有一個階段,短時間內收到了三條被說的信息,其中,有當面說的,也有背後說的;有我熟悉的人說的,也有我不熟悉的人說的;有有影的事說的,也有無影的事說的,並且說這些話的人都是有影響力的同修,甚至有些言詞還很尖銳。這真是:越怕人說,就越有人說。

同修們的話深深的刺痛了我那顆隱藏已久的怕被人說的心。當時我的心裏就開始翻騰起來了,並且鬧心還鬧的很厲害,那真是翻江倒海,心裏想:我也沒做錯甚麼,為甚麼要這樣不負責的亂說,這不僅是不修口的問題,更重要的是對自己、對同修都不負責任嘛。

當自己心裏承受到極限時,也會找到對法的理解相近的同修傾訴自己的委屈和遭遇的不公。同修們都與我在法上交流,說:在修煉的道路上,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這其中一定有我要修的。我自己也通過多學法不斷的找自己,並反覆背誦師父《洪吟三》中的「少辯」和「誰是誰非」這兩首詩詞。

這樣心裏稍微平靜了一些,心裏想:一個人做錯了事,被人說而不動心,算不了甚麼;而沒做錯事,被人說而不動心,才是境界。一個修煉人,不能只滿足於沒做錯事,師父對大法弟子有更高的要求:「我們的目標是達到超出常人的層次,向更高層次邁進的。」[1]

今天通過此事,讓我認清了怕被人說的這個執著心,它不是真我,真我「和宇宙是同一性質的,是善良的,是真、善、忍這種物質構成的。」[1]而怕被人說的假我,是後天形成的,為保護自我而產生,它的本質就是為私。我一定要修去它。

話是這麼說,多少年來形成的執著要一下子去掉,它可不是那麼容易。有時通過學法和與同修交流後,心裏似乎又平靜了許多,可過幾天,又會從新翻出來。當面說我的同修的表情時刻顯現在我的眼前;聲音、語氣時刻迴響在我的耳邊,像一把尖刀時刻刺痛著我的心,像一個陰影籠罩在我的身邊而揮之不去。這樣的狀態持續了近一個月,期間三件事也在做,但效果可想而知,特別是救人的效果大打折扣。

師父看我悟性太差,這麼長時間還不能提高上來,就進一步點化我。有一天,師父的法「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猛然間打入我的腦子裏,頓時恍然大悟。

我心想:這不是師父安排這樣的環境去我的執著心嗎?我不但不悟,反而還糾結的不行,這是修煉嗎?要是一個佛遇到有人說,又會怎樣呢?這個怕被人說的心是修煉人所為嗎?師父不是說讓我們「修得執著無一漏」[2]嗎?帶著這麼不好的心,能去天國世界嗎?想到這裏,我真是覺的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為自己的悟性太差而羞愧的無地自容。這時我覺的這個怕被人說的心已經連根拔出,瞬間被宇宙大法熔化的沒了蹤影。

又過了幾天,很短時間內,又聽到了兩條說我如何如何的信息,這時,我心如止水,沒有一點不舒服的感覺,我知道自己已經在法中提高上來了。

說來也真是神奇,自那天起,我身心輕鬆,出現了這些年來的最佳修煉狀態。特別是救人的效果得到了很大改善;救人的數量也大幅度的增加。進一步驗證了: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救得了眾生。

在此,感謝師父的巧妙安排,讓我看到了怕被人說的這個執著心,並修去它。同時也感謝所有無私的幫助我的同修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迷中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